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侍君侧,冷宫代嫁妃

第三章

侍君侧,冷宫代嫁妃 醉太平 1480 2009-12-16 20:00:06

    明月朗照,清冷的月光映射在那缓缓开启的庄严宫门上,说不出的肃然。

  

  几条人影沉默着慢慢地从那庄严的宫门里走出来,走在最前头的****脚步突然一顿,停了下来,转身对身后的宫服少年淡淡说道:“公公请留步,就送到这里吧!”

  

  “是,宰相夫人一路多保重。”宫服少年朝她略略弯了弯腰,便循着来时路走回去。

  

  ****望着庄严的宫门在眼前缓缓地合上,眼里浮现着浓的化不开的忧愁。

  

  “……对不起……”轻得听不见的声音悄悄地飘散在夜色中,****深深地望了那庄严肃穆的宫殿最后一眼,不再留恋地转身,坐上等候在一旁已久的马车。

  

  ——对不起,为了整个家族的安危,只有委屈你了……韵凝……

  

  马夫一声吆喝,寂静的深夜里只有那‘骨碌碌’的车轮声。马车的背影渐渐地消失在夜色里。

  

  夜,渐渐深了。

  

  柳韵凝端坐在窗边,出神地望着窗外的明月,慢慢地,一抹自嘲浮上眼角。

  

  ——原来……原来如此……

  

  不是她听错了,而是,他喊的,的的确确就是‘蕴甯’,由始至终,他想娶的,就是‘柳蕴甯’。

  

  ——原来,这就是被亲人背叛的感觉……

  

  门,又一次被打开了,她略微歪了歪头,看向那暗如水墨的夜空。

  

  靴子踩在地毯上的声音由远及近,柳韵凝转头,直直地望向那个向她走来的帝王。

  

  房间依然是喜气的红,她依然是坐在新房里等待的新娘子,眼前的帝王却已经没有刚才的柔情。

  

  他开口,冷声问道:“柳蕴甯去了哪里?”

  

  “……”她低下头,掩住眼底的自嘲。

  

  ——还真是直接哪……

  

  “朕在问你话,柳蕴甯去了哪里?”

  

  心口一窒,她抬头,眼神带着不自知的悲哀,轻声问道:“你想要娶的皇后,是谁?”

  

  ——是柳韵凝?还是……柳芸甯?

  

  “……”他眯起了眼,冷言道:“干卿何事?”

  

  干卿何事……干卿何事……呵……好一个干卿何事……

  

  她想笑,唇角却无力扬起,“在这里有的只有柳韵凝,没有柳芸甯。”由始至终,都是!

  

  “所以朕在问你,柳芸甯去了哪里?”

  

  “可是……”喜气的新房里,红烛燃烧着它的热情,灯火摇曳,映照在她的脸上,明灭不定,“我不知道。”

  

  “不知道?”他的黑瞳中蕴满了风暴来临前的宁静,“你既然敢冒名顶替,又如何会不知道?你以为有着一张跟柳芸甯相似的面容朕就会认不出来么?”

  

  垂下脸,她依旧道:“我不知道……呃……”

  

  她的话音未落,一只有力的手已经卡在她的颈项上,随着那只手的用力她的脸色渐渐地发红,死亡的气息渐渐笼罩在她的心上。

  

  “是谁的主意?”

  

  “……”她闭着眼,艰难地呼吸着。

  

  ——心脏好难受,她会死在这里么?就这样死在这里么?

  

  不,她不要,她不要这样——

  

  几乎是发自本能的,她抬高手紧紧地捉住他掐在她颈项上的手,用力到指尖都发白了。

  

  ——放开,放开我……

  

  “说,柳芸甯去了哪里?”仿佛是从遥远地方传来的声音,她听得一点儿也不真切,脸色越涨越红,渐渐地变成了青紫色,而她的沉默不语,更是令帝王的脸色更加的阴沉了。手一个重重的用力,她被狠狠地摔到地上了,额头重重地撞到了床脚。

  

  “……咳……咳咳……咳咳……”喉咙涨得难受,生疼生疼的,仿佛快要着火般,被撞到的额头也火燎火燎地疼痛起来,她一手撑在地上,一手抚着颈项,梳得整整齐齐的发鬓也有些微的散乱,模样看起来好不狼狈。

  

  “是柳蕴甯的主意,还是真如你二娘所说的那样,一切都是你在搞鬼?”

  

  ——他如何也不敢相信,他欢欢喜喜地迎娶回来的妻子,竟然从一开始就被调包了,跟他拜堂、跟他成亲的,竟然都只是一个替代品!

  

  ——竟然如此来戏弄他!

  

  不可饶恕!

  

  怒火在厉眸中狂烧着,他冰冷的视线像是一张张开的巨大的网一样,将她紧紧地、紧紧地包围了起来。

  

  咳嗽渐渐地停了下来了,她垂着脸,望着地上冰凉的青砖石,沉默着。

  

  她静静地看着地面,他冷冷地盯着她,在他们之间蔓延的,是重到让人感到窒息的沉默。

  

  良久良久,她只是仰起脸,依旧静静地看着眼前的帝王,“你可曾记得……十年前对一个小女孩说的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