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情殇:冷王的罪妃

第七十七章 恨意涛天

情殇:冷王的罪妃 花轻 955 2010-07-07 08:00:00

  怎么回的景灵宫,含笑都不知道。

脑子里浑浑噩噩,满是宴上受辱的场面,压得她透不过气来。伤吗?痛吗?她已经没有了感觉,只想一觉沉沉睡去,永远不要再醒来,面对不堪的现实……

花妍看着了无生机的含笑,鼻子发酸。今天一宴,她总算明白了,这后宫根本没有含笑的活路!这个可怜的女人啊,她才十九岁,要怎么才活得下去啊!

心疼的端来温水为她擦身换衣,含笑任花妍摆布,不反抗不迎合,像一朵即将凋零的花。为她盖上被子。

含笑听话的闭上眼睛,花妍不放心的唤:“娘娘?”

没反应。

“娘娘?”花妍加重了语气,神情已经很紧张了。这段日子,含笑受过很过伤害,却没有哪一次像现在这样颓废,像是放弃了所有的牵挂。难道她连活下去的力气也没有了吗?

含笑慢慢的转过头来,望着花妍恍惚一笑,那种抽离现实的恍然如梦,令花妍暗暗心惊。

“花妍,你下去吧。让我好好睡一觉……”含笑轻轻的说,眼角干涩,却是连流泪的力气也没有了。

“娘娘你睡吧,奴婢陪着你!”花妍吸吸鼻子,强忍着眼眶中的泪不落下来。

含笑点点头,闭上眼昏昏的睡过去。

真希望一觉睡过去,永远不要再醒来。什么爱恨情仇,都让它们去鬼吧!

*****

贵妃娘娘龙胎不保,举宫哀痛。红鸾殿里,李暇伤心欲绝,整个人都失去了生气,没日没夜的躺在病床上流泪不止。

炽磬陪了李暇整整三天,才从红鸾殿里出来。疲惫的揉揉太阳穴,炽磬慢慢的顺着御花园往凤仪殿走。

这个时候,他只想回到嫣儿的身边,一诉衷肠。

已经是八月了,初秋时节,御花园依旧繁华如春,仿若走在季节之外。而人的心,却在这深宫中快速的苍老。

明明是复仇,为什么复了仇,却又觉得那么累?

杨林默默的跟在炽磬身后,提心吊胆。宫里出了这样大的事,王却异常的平静。七年前,李嫣不幸小产,在处理的过程中血崩不止,差点儿命散黄泉。幸得高人所救,才从鬼门关溜回来。如今李暇又重蹈覆辙,王的心里,肯定不好受。依他的性格,把含笑生母挫骨扬灰也不足解心头之恨,三日不问世事,如今,他会怎么惩罚含笑?一想到那个柔弱无助的女子,杨林就摇头叹息,心有不忍。可是又无可奈何。

路经太液池,炽磬的脚步顿了顿,凭栏望水,声音充满无奈的痛:“杨林,朕是不是做得太绝了,才留不下子嗣?”

“王多虑了。这是意外。”杨林谨慎的说。

“不,这不是意外,这是阴谋!”炽磬挥手忽然大声吼道,一拳击在湖边的杨柳树上,惊得树上栖息的鸟儿也喳喳叫着飞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