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情殇:冷王的罪妃

第七十八章 悬梁自尽

情殇:冷王的罪妃 花轻 984 2010-07-07 09:00:00

  “王,您的意思是……”杨林有些迟疑的问。

“是含笑杀了朕的孩子!”炽磬咬牙切齿的说。

杨林心惊肉跳:“王,她毕竟是前朝公主,邻国的人都在关注着她与王的关系……”

“放心,我不会杀她,我要留着她,慢慢折磨,让她生不如死!”炽磬满是血丝的双眼,闪过嗜血的光,“暮和皇后的遗体可否挖出来了?”

“已经挖出来了,在等王的命令!”杨林说。

炽磬松开拳,树上留有一个三寸深的拳印,摸摸脸上冰凉的白玉面具,他的声音阴冷带着大仇将报的畅快,“很好!朕要她亲眼看着自己的生母遗体是怎样被挫骨扬灰!”

晴天白日的,杨林突然觉得身上窜过一股寒流,看炽磬的目光变了变。王,已经不再是善良可亲的鲁那王了!

他以为一切都在自己的掌握中,却不知,含笑已经等不到她动手了。

一睡三日,含笑从不曾醒。就连吃喝拉撒也免了。

花妍心里害怕,想去禀告炽磬又怕引来更多的责罚,去太医院讨药,李暇早已下过令,任何人不得给景灵宫帮助。花妍又怒又急,只得折回去另想办法。

她没想到,她才走了一会儿,景灵宫那边已经出了大事。

含笑缓缓的坐起身来,从箱子里翻出一套用金色绣凤的大红嫁衣,小心的穿上,施了脂粉,戴上她曾经最喜爱封妃那日炽磬还她的象征公主身分的白玉牡丹,揽镜自照,微微一笑。素手抚上如玉的脸庞,对镜自言自语:“阿星,上穷碧落下黄泉,我都来找你,身穿嫁衣嫁给你……如果你死了,记得在奈何桥上等一等我,如果你还活着,那就在梦里等我……”

白色的缭绫翩飞,跃过横梁垂下来,轻柔飘飞似白虹。

莲上轻移,裙裾结成盛放的牡丹花,提脚,爬上高高的四方凳,亲手结上死亡的符号,纤细的脖子伸进去,倾城一笑,闭上星眸,用力踢翻脚下的凳子,双脚腾空。

死了就一了百了了。死了就可以去做自己想做的事,不再受制于人。死,真是一件好事……

空气一点儿一点儿的被隔绝在胸腔外,大脑慢慢丧失了意识……

“啊——”刚刚回来的花妍被眼前的景象吓得大声尖叫。

距景灵宫不远的太液池边,凭湖兴叹往事的炽磬闻得声响,剑眉一皱,已经飞身而起,瞬移到景灵宫外。

~~~亲爱的读者们,感谢你们一直支持花轻,明天这个文就要上架了。从明天起,花轻每天三更,一天六千多字,请大家继续支持哦!

生死关头,到底是谁救的含笑?

小毛头横空出世,谁是他的父亲?

谁的恨意消了,谁的怨在滋生,谁才是最后的称王者?

美男师父、殷离、炽磬……美男齐聚,男主未定,花轻还在纽结中,结局一对一。

花轻的读者群119108125,欢迎大家加入,请敲门,书名或主角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