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情殇:冷王的罪妃

第七十五章 李暇流产

情殇:冷王的罪妃 花轻 940 2010-07-06 07:41:52

    这细微的变化怎能逃过李暇的眼?低垂眉眼掩去忌妒,放下酒樽,再抬眼,眼中已是一片温和的笑意,目光有意无意的扫了路蕙雪一眼。

  

  路蕙雪笑道:“素闻莞妃舞艺惊人,不知我等可否有幸一观?”

  

  含笑谦虚的摇头:“哪里,贤妃过奖了!”

  

  “正好本宫也诗兴大发,不如就请妹妹来一舞,大家以舞为题各作一诗,如何?”李暇提议道。

  

  “好主意!”

  

  “呵呵……”

  

  “……”

  

  许久未曾参加过盛宴的妃嫔们纷纷叫好,含笑不得站起来,舞上一曲。

  

  丝竹声一起,含笑脚尖一踮,挥动宽大的衣袖舞起来。单薄的身姿轻盈如飞燕,低身锵玉佩,举袖拂罗衣,美如做仙子飞天。

  

  甘露殿里所有目光都齐聚在她身上,炽磬玩味的目光渐渐变得深邃。

  

  李暇忽然对炽磬说:“王,我去一下!”

  

  炽磬点点头,目光直勾勾的盯着殿中央翩翩起舞的含笑,其实根本没有听到李暇说了什么。

  

  李暇站起来,在莫离的擅扶下走下台阶,从殿中穿过。

  

  含笑正舞到高潮,一个收手不住,手中广袖扫在李暇身上。李暇脚步一歪,摔到地上,肚子撞到桌角,“唔——”一声闷哼,李暇捂着肚子晕了过去。

  

  含笑吓得脸色发白,不知所措的愣在原地。所有的人都惊呆了,怔怔的看着这场变故。

  血,暗红的血染红了青色的裙裾,往地板上蜿蜒……

  

  “啊——”

  

  殿里的妃嫔们被吓得惊慌失措,更有甚者,惊叫出声。

  

  炽磬脸色大变,冲下去,把李暇抱在怀里,朝着发愣的宫女怒吼:“快请太医!”

  

  ***

  

  一场好好的宴会就这样无疾而终,李暇已经送入内殿,太医和宫妇焦急的在内殿外殿穿梭,气氛紧张至极。

  

  终于,为首的太医擦着额上的汗珠走了出来。莫离面无表情的跟在后面,手里端着一盆血水,里面似乎还有暗黑色的物体。

  

  “太医?”炽磬紧张的问,目光在瞟见莫离手里的盆里,脸色大变,险些站不稳。

  

  太医急忙跪下:“臣无能!请王节哀!”

  

  “这……”炽磬根本不能接受这个事实,如在梦里一般。

  

  “我的孩子……”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把他的神智惊回,旋即从内殿传来李暇悲痛欲绝的哀嚎。

  

  那样凄厉的惨叫令在场的人都为之悚。

  

  一直跪在地上的含笑瞪大了眼睛,身形摇摇欲坠,不敢相信自己竟然成了刽子手!

  

  炽磬直直的瞪着地上瑟瑟发抖的含笑。她的父亲害死了嫣儿,她害死了他的孩子!

  

  怨,像邪恶的鬼魅在空气里滋生,山雨欲来风满楼……炽磬那血色眸光里,用尽一生也无法洗尽的伤痛,就这么清晰的裸露在眼前,连含笑也忍受不了那全身笼罩的痛,轻轻地垂下了眼眸。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