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情殇:冷王的罪妃

第五十五章 逼问花妍

情殇:冷王的罪妃 花轻 1007 2010-06-26 11:10:57

    在太液池边散步到清晨,含笑才踏着朝露回到景灵宫。一夜未眠,却不显疲态,反而很兴奋。

  

  ——这是她最后一次留恋皇宫!

  

  花妍大惊失色,上前扶着她道:“长公主,您昨晚去了哪里,让奴婢好找!”

  

  “没事,我去太液池赏月了。”含笑轻轻的说。

  

  “没遇到什么人吧?”花妍紧张的问。

  

  含笑张张嘴想说,看到花妍那么紧张又摇了摇头:“没有。我是半夜去的,大伙儿早睡了,哪会遇到什么人啊!”

  

  “哦,那就好那就好。长公主,奴婢伺候您休息吧!”花妍松了一口气,道。

  

  含笑点点头,随她走进寝宫,宽衣,躺到床上。

  

  “花姑姑,听说六国即将进京朝贺,是吗。”

  

  花妍愣了愣:“谁说的?”

  

  含笑回过头来,笑笑:“这六国是伏乾的同盟,新主登基,自然要来朝贺了。你忘了那日在御花园向王请旨出宫,恭亲侯曾提过。”

  

  花妍方松了一口气,微笑道:“恩,就在明天!”果然是明天!明天,便是玄仪进宫的日子,也是她离开的日子!

  

  含笑欣喜若狂,极力掩饰着狂跳的心,轻轻的闭上眼,不敢泄露了心思。

  

  替她盖好被子,花妍刚走出宫去,就有红鸾殿的太监来:“花姑姑,贵妃娘娘有请!”

  

  惊诧飘过心头,花妍点点头,随太监去往红鸾殿,心扑通扑通跳个不停。

  

  “参见贵妃娘娘,娘娘金安!”花妍一看到李暇不善的脸色,和身后莫离的阴晴不定,在心中暗叫不妙。

  

  “花妍,你知道本宫让你待在含笑身边的目的吗?”李暇手捧一杯香茶,慢慢的抿着,轻言软语地问。

  

  花妍跪在地上道:“是监视。”

  

  “那么你就说说吧,最近她可有什么异常?”李暇说。

  

  花妍刚想说没有。莫离就阴阳怪气的说:“花妍,你可要想好再说。虽然咱们同为鲁那旧仆,但若欺上瞒下,一样是死罪!”

  

  花妍被她一吓,脸色发白:“奴婢知道。”

  

  “说吧!”

  

  “是。长公主一直没有什么异常,只有昨天晚上长公主趁所有人都睡着,去了太液池。”花妍说。

  

  “她去太液池干什么?难不成还想勾引王?”李暇愤怒的把茶杯重重放到木几上。

  

  “这个不清楚,不过,她今天早上问了奴婢一个问题。”花妍被吓得浑身一抖,难道贵妃娘娘也忌讳含笑的美色?

  

  “什么问题?”这次是莫离问,年近四十的她,满心满眼都是对旧仆的忠心和对含笑的恨。

  

  “明天六国朝贺,她好像很想参宴。”

  

  六国朝贺?李暇冰冷的神色浮起一抹高深莫测的笑意。她曾听说,几年前的六国皇子都同时到中都提亲,要求迎娶含笑公主,但被暮和以公主年幼为由拒绝。这次六国使臣再来,是为庆贺新主登基,她不难过反而期盼,难道其中有她的旧爱?

  

  如此,她不妨伸手推她一把。

  

  宫中的女人,少一个是一个,尤其是美貌的女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