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情殇:冷王的罪妃

第四十七章 留宿仪元殿

情殇:冷王的罪妃 花轻 949 2010-06-22 08:06:45

    望着李暇,炽磬忽然有了心虚的感觉,这种感觉让他很不爽,眉头一皱,不悦的说:“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暇儿,你觉得可能吗?”

  

  李暇怔了怔,一股刺痛从心底升起来。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只有姐姐,才是他心中的沧海巫山!原来竟是这样,难怪他看不到她的存在,看不到她的好。所以,才会一直冷落她,空封一个贵妃头衔,却从来都不给他一点半点的欢爱,连在她面前,也从不脱下那半块白玉面具——他把他的一切都留给了姐姐!

  

  她的发怔,让炽磬以为是想通了,走到她身边,在她身旁坐下,伸手握住她冰凉的双手,柔声安慰道:“殷离说得没错,水能载舟,亦能覆舟,决不能为一已私仇而坏了名声。暇妹,你就不要再闹了,等过了这阵风头再说。”

  

  “真……是这样吗?”李暇轻轻的问,目光忧伤得让人心疼。

  

  炽磬郑重的点点头。

  

  李暇恍惚的站起来,福了一福,哽咽道:“暇儿知道了,是暇儿失仪,请姐夫责罚。”

  

  她的谨小慎微让炽磬轻笑起来,揽她入怀:“呵呵,暇儿,姐夫怎么会怪你呢?无论你做错什么事,姐夫都不怪你的。这虽是宫中,但亦是咱们的家,不需要那样谨慎,要那样,就太对不起你姐姐了。”

  

  还是姐姐的庇佑!李暇垂下眼睑,掩去眸中的愤恨,温顺的依入他的怀抱,感受着他的温暖,他的怜惜——可惜这是哥哥对妹妹的怜惜。

  

  “姐夫,没想到做了君王,更加身不由已。”李暇若有悟的说,“朝臣们什么都替姐夫想到了,那他们有没有想到后宫的路贤妃和柳充华?”

  

  炽磬愣了愣,大笑起来,伸手抬起李暇的下巴,戏谑的笑意溢满白玉面具下的星眸:“原来暇妹是在恼这样呀?你放心,朕留她们不过是为了稳定时局,这后宫还是暇儿说了算!”

  

  李暇脸一红,垂着眼睑,闷声道:“姐夫,这也要她们服才是啊!后宫那么的妃嫔,其中不乏姐夫的宠妃,暇儿虽也想替姐姐治理好后宫,但恐怕心有余而力不足……”

  

  这娇羞的模样,如此熟悉,熟悉到挑动了内心深处的弦,白玉面具下的容颜松动了一下,目光也柔下来。

  

  今天已经有人对他迟迟不宠幸新妃而不满了,如果先宠了她们,那岂不是辜负了暇儿的一翻心意?罢了罢了,嫣儿即把暇儿托付给他,他就要好好照顾她,留在身边也是好的。睹物思人,就当她是嫣儿吧!

  

  “暇儿,今晚你就留在仪元殿吧!”炽磬轻轻的说,温热的气息喷在她头顶上,温暖怡人。

  

  李暇点了点头,轻轻依入他的怀抱——不能住进凤仪殿,在仪元殿获宠也是一样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