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情殇:冷王的罪妃

第二十五章 炽磬心软

情殇:冷王的罪妃 花轻 1020 2010-06-11 07:55:53

    次日一大早,炽磬就带着李暇去了京城外三十里的地方。那里是炽磬训练士兵的专用场所,除了建盖宽阔的练兵场,还派了好几个他最信任的得力助手在那儿训兵。

  

日子如流水流逝,凤仪殿守死人的日子倒变得平静。在花妍的暗中帮助下,含笑每天悉心打扫凤仪殿的卫生,抄写经文,除了饮食简陋一点儿,倒也没什么不好。

  又一日,含笑正在跪在黑水晶棺材前,趴在地上抄写《往生咒》,炽磬忽然闯了进来。

  含笑被吓了一跳,急忙跪拜:“罪女叩见王!”

  “你在干什么?”炽磬冷眼扫了一眼地上的纸张,蹲下来随意捡了一张一看,诧异的望着她:“你在抄写经文?”

  “是。”含笑低头答道,半月与经文相伴,已经令她的心境宁和下来,面对炽磬时,不再只是恐惧,还有怜悯。

  风中翻飞的窗纱偶尔放进几道光芒,日光打在她光洁的额头上,一身白色的孝衣丝毫不损她的美貌,反而令她圣洁得像仙子。

  炽磬恍惚了一下,松开手中墨迹未干的纸张,站起身来,回望四周,已经挂满了许多木刻的经文,大多是《地藏经》、《往生咒》之类。显然,她在用心赎罪。

  望着半透明的水晶棺材里,容颜依旧的李嫣,炽磬叹息一声,似是喃喃自语:“嫣儿真能得到往生吗?”

  “王,一定会的。”含笑脱口而出。

  这些日子,从花妍口中,她听多了炽磬与爱妻李嫣的故事,深知他不止是一个残暴的君王,还是一个痴情的男子。否则,又怎会恨她至此?她不怨他,要怨只能怨当年,父王不该活活拆散了这对鸳鸯,导致了李嫣自杀的惨剧。

  “何以见得?”炽磬剑眉一挑,心情很好的在案桌前坐下来,翻看案上已经书写好的经文,眼中闪过一丝赞赏,她的字迹工整秀丽,抄写得很漂亮。

  含笑鼓起勇气,说:“《缨络经•有行无行品》又问目连:‘何者是行报耶?’目连曰,佛言:‘随其缘对,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王后娘娘是贞烈女子,为情而殉,天公怜见,定能上得天堂,不再受轮回之苦。”

  她竟然还引用了《缨络经》,炽磬讶异极了。不过,她的说法倒正中他心意,目光中渐渐带了温和的笑意:“罪女,你真是聪明啊!”

  含笑一怔,对他突如其来的夸奖深感惶恐,一时不知该如何应对。

  通常,被仇人夸奖都没什么好事,含笑刚有了警惕,炽磬就冷冷地发了问:“那你说,暮和做了那么多伤天害理的事情,是上天堂呢,还是入地狱?”

  含笑呆了呆,脑中闪过父王亲和的一面,和残暴的一面……心底的伤痛被重新扯起,回忆褪了色,而伤痛却依旧在。

  望着她陡然变得苍白的脸色,和逐渐放大的瞳孔,炽磬不解的皱起了眉头。

  也不知道她到底回想起了什么,含笑竟然低声吐出两个字:“蓄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