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情殇:冷王的罪妃

第三十章 又见殷离

情殇:冷王的罪妃 花轻 1047 2010-06-13 07:57:13

    凤仪殿,含笑正在抄写经书,面色详和。阳光透过翻飞的窗帘打进来,照在她光洁的小脸上,自有一股灵动的智慧在流转。

  

  殷离在杨林的指引下进得宫来,看到的就是圣女跪抄经文的场景,不觉一怔。

  

  察觉到有人进来,含笑以为是炽磬,放下笔,站起身从木桌后退出来,行叩拜大礼:“罪女参见王。”

  

  罪女?这是什么名字?殷离皱起眉头:“我不是王。”

  

  杨林道:“罪女,这是王新封的恭亲侯,奉王之命给王后安放镇颜绿珠。”

  

  含笑松了一口气,慢慢的抬起头来,目光在看到恭亲侯真面目时僵凝。

  

  殷离也认出她就是那天在街上被抓的女子,也呆了呆,旋即对杨林挥手:“本侯放珠,不得打扰,请杨总管在殿外等侯。”

  

  “是。”杨林弯了弯腰,又迟疑了一下道,“王吩咐过,没有王命,不得放罪女出此殿……”

  

  “那刚好,本侯看她还识得经文,正好由她为王后吟诵往生咒。”殷离说。

  

  杨林只得退下,替他们关上殿门。

  

  殷离并不急于放珠子,而是望着含笑迟疑的问:“你是那天的那个女子吧?”

  

  “是,没想到救我的竟然是恭亲侯。”含笑自嘲的笑笑,觉得这个世界真是小,转来转去遇到的都是炽磬的人。

  

  慢慢从怀中摸出半块玉来,殷离慊意的笑笑:“这个,还你吧!”

  

  含笑摇摇头:“不,恭亲若不嫌弃就留着玩吧,反正罪女也用不到那样的好东西了。”

  

  殷离淡漠的心,就像被什么尖利的东西给袭击了一下,泛起尖锐的疼痛来,迟疑了一下,把玉收起来,转移话题道:“原来你的名字叫含笑,是个好名字。”

  

  “含笑?不不,我的名字叫罪女。”含笑垂着头,叹了一口气,低低的说。

  

  蓦然想起母亲曾在佛堂上香,对着神明喃喃自语:“信女感谢神明,小女生下来便笑容满面,乃大吉之兆……可是,暮和也配有这样的女儿吗……”

  

  那时她才十岁,第一次听到母后用那么伤感的语气对神诉说,心中的震惊无法言说,不知道一向疼她的母后和父王之间发生了什么事。直到炽磬的军队打破皇城,她才知道母亲所遗憾的是什么——暮和女儿,的确不配有些祥瑞。暮和的女儿,注定要一生为他赎罪。

  

  殷离怔了怔,把她眼底的忧伤尽收眼底,不知该如何安慰她才好。犹豫了半晌,外面已经有人来请他:“恭亲侯皇上请您到红鸾殿用膳。”

  

  “好,马上就来。”殷离扬声打发了宫外的宫女,叹口气说:“你且放心,我会尽量帮助你离开这里的。”

  

  一股狂喜涌上心头,含笑不可置信的抬起头望着他——是她听错了吗?他竟然说要帮助她?在知道了她的身分之后,他竟然要帮助她?

  

  “卿本无辜佳人。”殷离只留下这一句,便开棺把镇颜绿珠放下李嫣口中,封好棺盖后挥袖离开,白衣飘飘没入阳光中,殿门重新关上,隔绝了含笑的视线。

  

  含笑呆呆的站在水晶棺材旁,半天回不过神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