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情殇:冷王的罪妃

第三十六章 一个问题2

情殇:冷王的罪妃 花轻 867 2010-06-16 08:10:28

    怕吗?当然!可是含笑不敢直说,也不知道该怎样答。就算他有温柔的一面,那也仅限于沉睡时,他怎么可能是她梦中的那个人?

  

  是现实的压力让她生出幻觉了吗?近来真是越发思念那个人了。

  

  “行了,朕今天心情好,不为难你。”炽磬罕见的露出笑容,玩味的望着她,“只要你回答朕一个问题。”

  

  “罪女知无不言。”含笑松了一口气,小心的谨慎的竖起耳朵恭听。通常刚刚睡醒的狮子也会抖捒一下精神再吃人,她还想活着出宫去,不能大意。

  

  炽磬问:“你为什么怕暮和?”

  

  含笑怔了怔,回想起昨晚的梦境,勉强扯扯唇角,涩涩的道:“父严女惧。”

  

  很正当理由!明显的在撒谎!

  

  炽磬望着她眼中的闪躲,觉得好笑至极,明明连撒谎都不会还要隐瞒,明知他是怎样的人还敢欺骗,到底有什么内幕是他所不知道的?

  

  炽磬倒也没为难她,站起来身来,修长高大的身躯就像神一般屹立在她面前:“不想说?还是不敢说?没关系,朕有的是办法。”

  

  含笑惊恐的抬起头,望着他逐渐阴沉下来的脸色,睁大了眼,恐惧如风中的火焰一样蔓延开来,她,又激怒他了吗?

  

  先前还笑得温婉的美丽仙女陡然变得惊恐得像见了鬼,炽磬的心像被什么狠狠的撞击了一下,有轻微的疼痛,皱起剑眉。这样怕他,他是恶魔吗?一想到自己在心软,炽磬懊恼的甩甩头,不不,他怎么能同情她?她是仇人的女儿,是他赐名的罪女,同情谁也不能同情她!恼怒的沉下脸,炽磬大步离开凤仪殿:“今天罚抄金刚经,抄不完不许吃饭。”

  

  还是被罚了。不过,惩罚破天荒的轻。

  

  连炽磬也不知道为什么这样轻易的放过她。罚完就后悔了,然而君无戏言,而且他一时也想不出其它方法,只得懊恼的往御书房去。三个女人都没受到恩宠,今天的后宫,恐怕不会平静。

  

  含笑望着他高大的背影,心中暗暗高兴,罚抄经,太简单了!

  

  直到殿门重新关上,含笑才站起来,缓缓的走到李嫣的水晶棺材旁,重重的叩了一个头:“谢谢王后在天之灵。”

  

  天真的她以为这是李嫣的回归,改变了她的命运,连惩罚都变得无足轻重。却不知,是她的真诚打动了他。

  

  不知不觉中,异样的情愫开始在心底滋长,如同泥土下的种子,等到了适当的时机,便会破土而出。至于是迎向阳光,还是暴风雨,就不得而知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