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情殇:冷王的罪妃

第七章 洗**1

情殇:冷王的罪妃 花轻 1027 2010-06-02 07:47:30

    天亮起来的时候,含笑还没有醒来,可怜的房门被人一脚踹开,含笑被惊醒,哗的坐起来身来,看向门外,莫离率着向个宫人站在门口,怒气冲冲。

  

心知不妙,含笑急忙下床,问:“莫大娘……”

  “大娘也是你叫的吗?”莫离冷声质问。

  含笑缩了缩,急忙跪下:“莫嬷嬷。”

  “哼,你还真是有勇气啊,看来我是白费心思了。”莫离冷冷的哼道,看了一眼简陋的屋子,对身后的一个宫人道:“花妍,以后她就交给你了,好好招待她!”

  名叫花妍的宫人稍年轻一些,看起来也就二十出头,是宫里比较有地位的姑姑,地位仅次于莫离,也是从鲁那来的。只见她慢慢的走过来,蹲下身去,伸手抬起含笑的下巴,看了看,意味深长的笑了笑:“莫嬷嬷让你跟着我,你有意见吗?”

  “罪女不敢!”含笑发硬,声音都变了调。现在,整个皇宫的人都可以欺负她,她就像一只过街的老鼠,人人喊打……

  花妍松开她,站起来,高高在上的瞪着她道:“那最好了,暴室可不是人人都能进的。”

  暴室!果然不是谁能进的。含笑闻言苦笑,那个惩罚犯错宫人、妃嫔的地方就是她的归宿吗?父王大概怎么也想不到,他建暴室惩罚不听话的宫人,最后竟然变成了女儿的牢笼。

  对于她的反应,莫离很高兴,露出一丝笑容来对花妍道:“花妍,马上带她去暴室!”

  “是,莫嬷嬷。”花妍低头应了,看看无动于衷的花妍,伸腿踢她一脚:“还不走?”

  含笑慢慢的站起来,随花妍走,永巷两旁高墙林立,寂寞无声,只余金属撞击的声音回荡在空气中。三天滴水未进,此时的她已经虚弱到了极点,脚步渐渐慢下来。

  花妍回头看着她,皱起眉头,眼中神色复杂莫测。

  抬头看到花姑姑在等自己,含笑牵强一笑,努力加快脚步。可是,自小娇生惯养的现在实在是太虚弱了,怎么走也走不快。

  永巷的尽头出现一顶明黄的龙辇,上面郝然坐着面色冷然的炽磬,花妍急忙一把拉了她侧身立到巷墙下,垂着头等待龙驾经过。

  炽磬坐在龙辇上,目光在看到那一袭罪衣的时候变得森冷,抬手,队伍停下来。炽磬问:“要去哪里?”

  “王,莫嬷嬷让奴婢带她进暴室。”花妍有礼的欠欠身子。

  斜睨她身上黑色的囚衣,醒目的罪字,炽磬冷笑:“暴室,那不是太便宜她了吗?”

  暴室还算便宜她了?那要什么样的惩罚才能泄他心头之恨?含笑垂着头,虚弱的站在巷道旁,背靠着墙,才不致于晕倒。

  炽磬望着瑟瑟发抖的含笑,忽然莞尔一笑:“罪女,从今天起,作朕的洗**!”

  “罪女还不谢恩?”花妍机灵的捅捅她。

  含笑勉强挤出几个字:“谢王恩典……”她太紧张了,紧张得让原本就虚弱的身体不堪一击,话未说完,人就顺着墙软了下去,两眼一黑,失去了知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