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情殇:冷王的罪妃

第六章 莫离送毒

情殇:冷王的罪妃 花轻 984 2010-06-01 08:57:01

    不知过了多久,含笑醒来,周围一片潮湿和黑暗,身下的床板硬得硌肉,身上的被子重得令人难以呼吸。惊恐的感觉传来,她颤声问:“这是哪里?”

 

 房内空落落的,没有人回答,只有她的声音回荡在空气中。

  一个人也没有,这里到底是哪里?

  含笑摸索着起床,宿醉的后遗症还没有完全消失,头疼得厉害,一动便眼冒金星,浑身虚软。忘了脚上拴有铁镣,一下子从床上跌下去,手臂蹭在坚硬的地板上,生生的疼。含笑忍不住哎哟一声叫出来。

  “吱呀——”一声,门开了,一盏昏黄的宫灯给黑暗的屋子带来一线光明,含笑抬头,望向光源。

  竟然是给她穿上罪衣的那个老宫女。老宫女莫离慢慢的走进来,面色平静,看不出情绪。

  借着光源打量四周,含笑松了一口气,原来是最下等宫奴的房间。呵,她现在已经不是含笑公主了,是罪女!罪女怎么可以住在景灵宫呢?

  “醉了三天,竟然没死,暮和家的人,果然命大。”莫离蹲下身来,望着趴在地上的含笑,慢慢的说,声音无尽嘲讽。

  含笑怔了怔,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在鲁那旧臣的心里,暮和家的人都罪该万死。

  冷笑一声,莫离站起身来,打量了一下简陋的屋子,恨恨的说:“我真想不通,王为什么要留下你。”

  “我也不明白……”含笑苦笑摇头,低低的呢喃。不过,她心里很明白,他不会放过她,现在只是个开始而已。

  “王留下你,只是为了虐待你!”莫离低头,望着她倾国倾城的容颜,皱眉,内心一阵厌恶,“与其继续受罪,不如一死了之!”

  含笑低头不语。

  莫离从袖中拿出一个小瓷瓶放到破了个大洞的木桌上,提着宫灯转身离开。

  室内再度暗下来,含笑慢慢的爬起来,拖着沉重的脚镣摸到桌边,打开火折子,点燃桌上仅遗的半截蜡烛。微弱的烛光再度照亮这个简陋到极点的屋子,含笑松了一口气,幸好她曾学过怎样在逆境中生存。

  伸手拿起瓷瓶,旋开盖子,冲鼻的味道令人皱眉,滴了一点儿在地上,“滋”的一声,地上马上窜起青烟。含笑脸色大变,这竟然是毒药!

  莫离为什么要给她一瓶毒药?她也希望她死吗?

  含笑面色苍白,紧紧的咬着唇,犹豫的看着那瓶毒药,连苦笑也笑不出来。死了就一了百了了,死了就不用恐惧度日了,要死吗?

  不,她现在还不能死!这个世上还有她的牵挂!不管前路有多艰难,她都要撑下去,只有活着,才能再见见他……

  良久,含笑终于心一横,抓起瓶子打开门就要往外掷,顿了顿,又关上门,把那瓶子藏到了床底下。

  无所事事,虚弱的身体直冒冷汗,含笑灭了灯躺到床上,在黑暗中睁大了眼睛。

明天,等着她的又会是什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