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情殇:冷王的罪妃

第四章 罚酒

情殇:冷王的罪妃 花轻 919 2010-05-31 09:24:39

    含笑趴在地上,单薄的身体止不住的哆嗦,双唇紧咬,等待判决,不敢多言——多言又有何用?炽磬的爱妻李嫣三年前应诏入中都,因不愿受辱,在中都十里外的云湖投湖自尽,炽磬大恸,大病一场,从此三年不近女色。父债女还,他怎么会放过她?

 

 日光慢慢的暗下来,宫人取出夜明珠,照得仪元殿亮如白昼。所有的人都尽量放轻呼吸,仪元殿静得连绣花针落地的声音都听得见,无形的压力压得含笑几乎要虚脱。

 

 “哈哈哈……”

 

 炽磬忽然仰头笑了起来,笑得众人莫名其妙,含笑更是紧张到了极点。

 

 “你们以为朕是那么残暴的人吗?”炽磬充满磁性的声音回荡在空气中,伴着笑意,这出插曲似乎让他很开心。

  一笑,气氛便缓和了许多,妃嫔们僵硬的表情也缓和了下来,讷讷地跟着笑,争先恐后的献媚:“当然不是,我们的王何等英明……”

  “王是最英明的君主!”

  “……”

  左手拥着美人,右手拥的还是美人,江山在身稳坐,夸得炽磬心头大悦,一扫眼中的阴鸷,大度的抬手道:“起来吧!罪女,朕就罚你喝光这一壶美酒,如何?”

  只是这么简单?含笑紧绷的身形松懈下来,叩头谢恩:“罪女谢王不杀之恩!”

  直起身子,从宫人手中接过刚才的银酒壶,一晃便知里面琼浆过半,微微仰起头,酒壶倾斜,金黄色的液体便从壶嘴流出来,流到她的檀口中。

  一股辛辣的感觉袭来,直冲脑门,含笑忍着,麻木的大口大口的吞着酒,如牛饮水,直到一滴不剩。辛辣充斥着脖子、腹腔,让她咳个不停,眼里呛起水汽,含笑强忍着不敢落下泪来。

  这琼浆,是百年老窖,香浓而味凛,常人喝不过三杯即要醉的,她竟然一气饮了半壶还多!炽磬望着她苍白的小脸,强撑着不倒却已摇摇欲坠的身形,恍惚想到那一年,嫣儿离开她的时候,亦时这般苍白,这般凄楚……

  炽磬明亮的眼神暗了暗,大发慈悲的一挥手:“把她扶下去!”

  含笑怔了怔,不敢相信他竟然就这样放过她。

  芙蓉赶紧说:“罪女还不下去?来人,把她拉下去,不要扰了王的兴致!”

  含笑方长长的舒了一口气,一直强撑的意识松懈下来,虚软的瘫倒在地板上。

眩晕的感觉袭上来,模糊了视线,半块白玉面具的遮掩,令她看不真切他的面容。只觉得,有一种熟悉的感觉浮上心头……

  终是两眼一黑,晕了过去……

  ~~~~~~~花轻初来乍到,请路过的亲们多多支持,不胜感激~~~~~~~~

  一天二更,如果票票多晚上再加一更哦!月票月票,来得更猛烈些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