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凤凰谋:一品皇后

临阵换曲

凤凰谋:一品皇后 珊人无妙计 1149 2011-11-28 12:53:57

    鼓呐声继续,郎嫣娇羞的掩了掩面上的红晕,妩媚的凝了东方荆一眼,娇躯一弯,随着绕梁的乐声身体摆动起来。

  天泉花,和上次一样的跳法,和上次一样的歌声,没有什么大同小异,可这股子平静,却让凌苓觉得很不对劲。好像太平静了,只愿此平静,不是暴风前的平静就好。

  她才刚这么想完,突然,一声细微的叮咚声传入耳膜,她敛眉往前一看,只见对面,一位太监的后头,一只女子的纤手悄然伸出,那只手里拿着好几颗琉璃珠,珠子一颗颗落地,激起轻弱的声响……

  珠子?

  凌苓蹙眉沉思,没一会儿,只见那一粒一粒的珠子正以缓慢的速度朝大殿正中央滑去,糟了,原来是打的这注意?

  东方荆自然也看到了那一粒粒细小的琉璃珠滚动在光滑的地面,并且还耀眼夺目的正往郎嫣的脚下进军。他笑得愉快,弯月般的眼眸兴致昂扬的转向角落中的某人,见她满脸菜色,如临大敌,顿时心情大好。

  默默站在鄂公公后头的小德子睨了自家皇上一眼,很鄙视的翻了个白眼,复又充满同情的望向正跳舞跳得起劲的郎嫣,叹息般的摇摇头:哎,还是给连累上了,您可真倒霉。

  “好,跳得好,跳得好。”高高在上的男人开怀不已,连赞叹声都渗出浓浓的愉悦。

  这一番夸奖,让郎嫣更像是被灌了活气灵芝似的,跳得也更加卖力。但坐在太后旁边的姜慕葶却气愤得紧拽秀拳,满脸阴狠。

  美丽的清眸狠狠朝自己派去的婢女使了个眼色,那婢女受命,又从袖子里掏了掏,最后竟掏出一只瓶子,瓶子里湿黏黏的,正是厨房用的菜油。

  如今舞才跳到一半,敌人已是花招百出,而偏偏事情的受害人却还浑然不知,径直沉静在君主的“荣宠”中魂不守舍,这让身为随伺丫头的凌苓可谓着急不已。

  眼见那粘稠的油汁裹着晶莹的琉璃珠,已经快滑到郎嫣的脚底下了,凌苓心中一急,恍眼间看到了一旁吹呐的一队乐师,灵机一动,连忙小心翼翼的跑到乐师队伍最后头的一位吹笛师傅旁,从怀中掏出了一袋银子……那些银子是梅汝让她收好的,喻在贿赂身边的太监宫女。没想到这会儿还派上了用场。

  她将银子整袋塞到了乐师的怀里,那乐师眼眸睁大,显然不解其意,趁着一次换乐接器时,凌苓趁机小声的在乐师耳边说了两句,那乐师一脸挣扎,却又听这小丫头说但凡出事,后果她付,加上一袋银子的犒劳又的确很吸引人。

  最终他总算点了头,小心翼翼的将银子收好,将笛子交给了凌苓,偷偷的绕到列队太监的后头去了。

  拿到笛子,凌苓站到刚才的笛子乐师位置上,趁着再一起换器,活泼的笛声骤然响起。

  这是什么声音?跟曲子原本的配乐不对。

  郎嫣皱着眉,脚下动作不敢停,勉强偏头,不解的看向乐师群方向,只见群最后,那个奏得最起劲的,竟然是她的随伺丫头凌苓。心中顿时一阵疑惑,这是怎么回事?自己该怎么办?换上的曲子是“双蒂子”恰好也是她精通的舞曲之一,可临阵换曲,这……这……

  心中纵使疑虑重重,但对上凌苓那坚毅的眼神时,她内心挣扎了一下,最后牙一咬,豁出去了,换曲就换曲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