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凤凰谋:一品皇后

郎清的不能容忍

凤凰谋:一品皇后 珊人无妙计 1055 2011-11-10 10:00:00

    回到静王府,郎嫣叫了王府大夫为她看诊,大夫开了几帖药后,吩咐她小心调理,如今有些风寒,但小心调理应该不会落下大的病根。

  郎嫣听后很抱歉,非说是自己害得她染了病,还说未来几天的药都由她命人熬好给她送过去,凌苓没有拒绝,只是恭敬的谢了恩,态度上始终保持着该有的疏离。

  回到房间,疲了一晚,她是真的累了。身子软趴趴的,仿佛真有点不对劲。倒也是,这么冷的天,又是在夜晚邪风最盛时下了凉河,怎么可能不出点毛病呢。

  感觉到身子越来越冷,浑身开始不自禁的哆嗦。凌苓苦笑一记,随即拎起屏风后的木桶,打算去打些水烧热了先沐个浴。

  可刚推开房门,便不期的对上一双天真无邪的瞳眸。侍婢亭儿看着凌苓这拎桶的架势,不禁疑惑:“姑娘拿着桶这是要去打水吗?主子回来了,说是让你去正厅呢。水就让亭儿为你去打吧,别劳累你自己动手,要不让主子知道了,又得说我们的不是了。”郎清对凌苓的尊重但凡是有眼睛的人都看得出来,亭儿虽是笨了点,倒也不至于没长眼睛。

  凌苓也不推辞,道了谢,任凭亭儿将木桶接走。自己则拧起眉,便往正厅方向而去。

  郎清找她必定是为了今晚的事,当时在人群中她也看到了郎清,当然……也看到了他眼中的……鄙视。没错,是鄙视。她没看错,那样厌恶的眼神的确是这个做哥哥对这自己同父同母的亲妹妹郎嫣发出的。

  之前她一直不懂为什么郎清院里的下人都是些没心眼,办事糊里糊涂,却心思单纯的小姑娘,可经过刚才她想她明白了。原来这个表面对府中任何事都漠不关心的二世子不是真的不关心,而打从心底里的讨厌。

  他讨厌这屋里的每一个人,讨厌他们的阴谋诡计,讨厌他们的满肚子坏水,讨厌他们个个都用怀揣着目的的眼神接近别人,利用别人。

  所以他要他自己的院儿干干净净,在他触目可及的地方,他不要看到任何阴谋,任何陷阱,他的院子换言之也是这繁杂的静王府中,唯一的一片净土。

  而郎清也不止一次与她说过,他希望她能好好的与他哥哥在一起,用最单纯的心思面对他哥哥,万不希望她也跟着沾染上这府里的恶习。

  所以今晚的事,他既然看在眼里,就必定对她起了疑虑,甚至怀疑了她是否内心变质,或者他也已经开始怀疑她的身份了,甚至已经在调查她的背景了。

  羽国人的身份,终身奴籍,这种连郎茜都能调查出来的事,郎清若真想知道,不到一盏茶的功夫便能查到。

  只是,但愿他查到的不要比郎茜更多就好……

  带着满腹心思,她终于走过回廊出现在正厅门外,顺眼望进,厅里没有下人,只有郎清独自坐在首座上,喝着一杯还冒着热气的清茶,见她进来了,也没看她一眼,只是安静的喝茶。而既然他不搭理自己,凌苓自然也识趣的站在旁边不动声色,等着主子率先开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