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凤凰谋:一品皇后

花魁选举

凤凰谋:一品皇后 珊人无妙计 1124 2011-11-04 13:18:58

    凌苓又往里头走了几步,眼睛则不断流连于在场的宾客间,想尽快找出自己要寻的人。

  突然,厅内灯火霍的竟全灭了,凌苓心中顿时一惊,可没一秒,丝幔围成的舞台竟然单独的突然一亮。接着只见一位年过半百,却风韵犹存的女人站在舞台中央,冲着下面门庭若市的宾客兴高采烈的说道:“各位公子老爷,恰逢花灯会节,正巧是我琼景阁争选新届花魁的日子,承蒙各位主子们待见,特地前来捧场,容娘在这儿谢过各位了。今日的花魁候选人总共有五位,主子们要是见了哪位姑娘顺眼,便把桌上篮子里放着的花瓣往台上扔,哪位姑娘得到的花瓣雨最多,那便是今届琼景阁的花魁娘子了。”容妈妈说完,只见她身后阴暗处突然火光一亮,五位蒙着面纱、婀娜多姿的美人早已侯立多时。

  凌苓站的位置刚好对着舞台的正中央,而她的前面只是坐不起贵宾席的普通客人,而她头顶上面则是二楼,二楼悬栏内,珠帘垂落,隐隐约约能让人看到些华服贵胄影子,想必真正有头有脸的贵客都在上面呢。

  凌苓暗忖自己怎么这么笨,居然在下面瞎了眼的乱找,她应该直接往贵宾区找去才对。

  正懊恼时,台上的容妈妈又说了:“各位主子们,在场的五位姑娘可都是****的处儿,今日要是哪位主子出的价高,便能抱着美人满怀归,现在选举正式开始……”

  伴随着一声鸣鼓,花魁大赛正式开始。

  凌苓唇角一勾,若有所思的往二楼悬栏内扫了一眼,现在她倒不急着大海捞针的去找了。依照那人贪色好财的性子,若他真的在此,这花魁娘子的初夜他必定竞标,既然如此,她尚且再等等,让那人一会儿自投罗网不是更省力。

  “第一位参选姑娘——明月,明月芳邻十六,知书识礼,娴静大方,见解独到,当真是朵曼妙妖娆的解语花。下面便是明月姑娘亲手作的一首月亮诗,还请各位主子赏鉴。”容妈妈话到此处,但见后面五位姑娘中,站在最右边的那位紫衫姑娘举步婀娜的走出来,手中一方白色的绣帕,帕上绣着正经小楷的四行清字。

  只见她缓缓伸出纤手撩开面上的轻纱,纱下一张玲珑剔透,白里透红的秀脸立刻跃于眼前,她摊正绣帕,看着帕上的字,声线柔媚的念道:“瑶池月前瑶台镜,举杯观思成侣庆,此时明月悬天晶,只盼贤人来相鸠。(此诗属原创)”一词念完,只见她又生涩缅甸的将绣帕往前一滩,面带红晕的又道:“容各位主子禀,这方绣帕也是出于卑妾之手,还请各位台鉴。”

  “果然是个心思缜密的妙人儿,在下不才,先就送上了。”说完,只见二楼天空漫飞的花瓣翩翩飞落,接着四周各处也是花瓣齐飞。那明月一双媚眼悄悄看了看二楼刚才有人说话的那方位置,面上的红霞越来越艳。

  凌苓闭上眼睛静静聆听,脑中判断着刚才的声音是否是自己所熟悉的,确认了半天,最后还是失望的睁开眼。

  容妈妈的声音再次响起:“第二位参选姑娘——轻缦,轻缦芳龄十七,琴画一绝,出口成章,才学兼备,实实在在一朵含苞待放的白玫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