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凤凰谋:一品皇后

厢房相见

凤凰谋:一品皇后 珊人无妙计 1179 2011-11-05 14:24:00

    果然,此话一出在场的所有人都惊住了,舞台上的容妈妈更是笑得合不拢嘴,就连从刚才就一直未置一词的晚瑈姑娘,都别有深意的看了郎清一眼,还朝他腼腆的笑了笑,似乎很满意他说的。

  而毛言甫显然没料到此人这么舍得花血本,他神色惊了下,却又立刻恢复如初,故意面色无异的说:“既然阁下说的是黄金,那在下说的也自然是了。”如今牵扯的已不是花魁晚瑈的初夜问题,而是他本人的面子问题了。

  郎傲隔着悬栏,拧眉看了毛言甫一眼,又见他说话间总是不自禁的朝一楼一处角落望去,他心中起疑,也跟着看过去,可除了看到几个侍从在下面拉着一个个的客人问个不停,其他什么也没有。

  他又重新看向毛言甫,却见一个侍从走到他耳边,递给他一张纸条和一个耳坠,又在他耳旁说了些什么,他听过侍从的禀报后脸色立即大变,神情顿时惨白起来。而后他又紧张的朝侍从吩咐了些什么,可待侍从离开后,他的表情竟然露出害怕。

  而郎清则正低头认真思索要不要继续加价,一万两黄金不是小数目,但他也不是出不起,只是……他在纠结到底要不要甘心佘本,出动自己的私房钱却是为大哥竞标?

  想着想着他突然一咬牙,算了,做兄弟的有今生没来世,大哥一生清淡,也从未流连过半刻温柔乡。家里先有母夜叉银汐,后又有未来娘子凌苓,恐怕他若错过今晚,往后也别想有什么机会能逃脱那两头老虎,出来寻男人快活了。

  这么想着,他猛然抬头,对着毛言甫大声说道:“在下出一万五千两。”

  “哗……”在场所有人都沸腾起来……

  毛言甫心中有事,竞价起来也心不在焉,虽然此刻他十分想竞得舞台上那令他神魂颠倒的花魁娘子,却又不想耽搁太久,刚才侍从的禀告说楼下无人,却在地上发现了一张纸条和一个耳坠,捡起纸条一看,上面只有简单的四个字——厢房相见。

  纸条不打紧,打紧的是侍从将纸条递给他的时候,他清楚的看到上面的字迹。他真怀疑自己看错了,那纸条上的字迹竟然是出自他死去的夫人凌彤的手笔,凌彤与他夫妻五载,他又怎么会认不出昔日枕边人的字迹?而那个耳坠,更是当年他特地命人定制给凌彤的生辰礼物,全世界独一无二。

  真的是她吗?……可是……她明明已经……

  无论那人是谁,厢房相见?但那人说的厢房又是哪一间?

  “怎么了?公子莫不是连一万五千两都竟不下去了?若真是这样,在下准备的一荷包的银子,岂不是都用不上了?”郎清见对面的毛言甫心不在焉,只是一脸紧张的往着一楼看,以为是他出不起钱了,整个人顿时变得得意起来。

  郎傲蹙眉,轻轻拉了拉他的衣角,用只有两人的声音对他道:“事有可疑,他的身份咱们尚且不知。何况……你看……”说着,朝楼下指了指。

  郎清俯头一看,楼下那些青衣侍从的搜寻面积竟然越来也大,都快惊动了舞台上的容妈妈了。被翻查的一楼客人开始悄悄的议论起来,交头接耳间都不约的指向二楼的毛言甫。

  “他在找什么?”郎清问道。

  郎傲眯着眼睛静看了一会儿,才说:“他在找一个女人。”说完眉头越皱越紧。虽然隔得老远,但那个耳坠他也看到了,并且还有点面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