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凤凰谋:一品皇后

另一件要事

凤凰谋:一品皇后 珊人无妙计 999 2011-11-07 11:00:00

    当她再次醒来时,发现自己正安稳的睡在一间干净的房中,身上盖着厚厚的被子,房间里灯火通明,她微微偏头,入眼的竟是一张安静的假寐睡颜,此人正是郎傲。

  他怎么会在这儿?发生了什么事?脑中混沌了一会儿,凌苓立刻想起来,是毛言甫,毛言甫还对她……

  想到这里她不禁想掀开被子想看看自己到底如何,却不料一动竟惊醒了原本就没睡熟的郎傲。

  “你醒了。”郎傲睁开略显疲倦的双眸,带着温和的笑意看着她道。

  她吃力的张了张嘴,却发现自己喉咙干涩,显然是之前吼叫得太久了,引致喉头不适。意识到她的困难,郎傲连忙站起来到桌前为她到了杯水,动作轻柔的扶起她,将那杯温水缓缓喂进她的嘴里。

  有了温水润喉,她喉咙舒服了很多,过了一会儿,她有些痛苦的看向他,想问什么又觉得难以启齿,脸上出现了一抹羞辱和懊恼。

  一见她这副表情,郎傲就知道她在想什么。他在她的身后垫了个枕头,将她安置妥当了才面带微笑的说:“你不用担心,那个畜生没对你做什么,他还来不及做什么已经被银汐打得恐怕连他父母都不认得了,你的衣服也是银汐给你换的,你放心,你还是清清白白,干干净净的。”下意识的,他相信即便过了那不为人知的四年,她也仍旧是个清白干净的。

  听到自己清白无损,凌苓总算放下了一颗心。可毛言甫呢?“那个混蛋他……”

  不等她问完,他便接口:“被银汐带到另一个地方去了,他是害你凌府一家的凶手,我怎么可能让他好过,你先好好歇着,现在什么都不要想,安心等着花灯会结束,等外头车马通顺了,我便吩咐马车接我们回府。”

  花灯会!

  凌苓突然脸色一白,糟了,今天除了毛言甫的事还有另一件更为重要的事要办,她居然耽误了。索性现在花灯会还没结束,她还有机会补救。

  “怎么了?”见她脸色不好,担心她是不是受了什么伤,不由担心的问。

  “我要去花灯会,带我去河边,去画舫。”她和郎嫣约在那里,今晚那出戏是她在郎嫣面前证明自己的最好机会,她不能放弃,也不可以放弃。

  “都这样了还要去画舫?你若是真那么想看花灯隔着窗子往外看不是一样,犯得着去那么远吗?外面现在人山人海,你又才刚醒,若是路上挤出个好歹来,那……”他还想继续絮叨,凌苓却不给他时间了。

  既然他不带她去,那她自己去好了。

  她果断的掀开被子,里面果然换了另一套衣服了,心中对郎傲升出了感激。她勉强的拖沓下床,穿好鞋,也不顾身边还在唠叨的男人,径直就要往外走。

  见她如此执着,郎傲气得快冒烟了,最后终是怕了她了,无奈的道:“行了行了,我送你去,我送你去总行了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