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凤凰谋:一品皇后

饭局1

凤凰谋:一品皇后 珊人无妙计 1215 2011-10-17 13:33:07

    淑儿听在耳里,心头却隐隐对凌苓此人存了些别的心思,主子都要仰仗的奴婢,会是个什么样的人?

  晚膳未到,就听说王爷、世子回来了,听说还带了个客人回来,凌苓一直想着能否找机会到前院儿去看看。

  送膳的时候,恰好有位送膳的姐姐闹了肚子,她的工作顺其自然的便让凌苓顶上了,凌苓端着菜出去时,抱歉的看了眼茅房的方向,心里偷偷吐了个舌头。没想到她自制的泻药也这般有效。

  来了静王府快一个月了,可凌苓这下等的身份还从未到过主院儿,今次倒是个名正言顺的机会,一路上她边走边细细的记下了路,走了约莫半柱香的功夫,便到了饭厅。

  凌苓一直规律的跟着前头的人,手里端着盖好盖子的新鲜菜色,到了饭厅,布完菜却仍没见半个主人出现,心中不免焦急,不觉的偷偷抬起头四下打望。

  正巧这时旁侧的珠帘被人撩起,帘内一行数人边走边笑的朝厅内走来。

  凌苓立刻将脑袋垂下,她注意到一行人中走到最前面的是一位穿着深蓝色衣袍,年龄不过二十来岁,风度翩翩、器宇不凡,面如冠玉,看起来极为低调的青年男子,此人莫非就是东方荆?她猜想着。

  上完菜按道理下院儿的奴才便不能留在饭厅了,凌苓恋恋不舍的准备跟着大伙儿一起离开,正巧这时,紧随在那位深蓝色男子身边的另一位身穿黑色绕金线宽袍的男子出声唤道:“留两个丫头下来斟酒。”

  “是。”管家领命,正巧这时别的人都出去,房间里只剩凌苓与另外一位丫环了,管家只好朝两人喊道:“就你们,留下来伺候,可机灵点。”

  凌苓心里一喜,满口答应着,端着壶酒便站定到饭桌右边。

  郎嫣捏着秀帕,对着黑衣男子嗔道:“二哥也真是的,公子难得到咱们府上来一次,怎么你就想着将他灌醉不可?”

  郎嫣都称那深蓝衣袍男子为“公子”了,看来此人果然就是东方荆。一时间凌苓心口一紧,端着酒壶的指尖泛起了些许青白。仇人如此近在眼前,她却什么也不能做。

  郎清下颚一抬,不言其他,端起酒杯直直的对着首座的深蓝衣袍男子道:“总之我不管,公子既然难得来府上一次,今日更要不醉不归了。”

  那深蓝袍男子倒也和煦,轻笑着同样端起酒杯,看着郎清笑道:“你我相识十几年,莫非喝酒的时候还少了?”说完仰头,将一杯清酒全数下肚。

  郎清见了豪迈的大笑两声:“好,爽快。”而后一抬首,也饮了自己手中的这杯。

  静王爷与王妃笑看着这两位晚辈,摆摆手,退拒着说:“饮酒作乐是年轻人的事,我们两个老人家就不跟着起劲了。”

  郎嫣倒是不娇柔,端起杯子朝深蓝袍男子甜丝丝的唤道:“今日公子前来,嫣儿未及准备什么迎接,只好敬公子一杯,聊表心意。”说完动作优雅的一饮而尽。

  郎茜见郎嫣喝得爽快,心中虽然不服,却不敢跟着敬酒抢她风头,只好将酒杯推开,故意说道:“茜儿不胜酒力,还望公子海涵。”

  郎清是个爱热闹的性子,此刻又已经闹开了,他抢过身旁侍女的酒壶,亲自斟满酒杯后,刚欲再与众人喝一杯,却突然想到什么,倏的朝身后的丫环喊道:“到后面去将我大哥叫出来,只是有点舟车劳顿,怎么还真跟娘们似的休息起来?快叫出来跟咱们一起喝酒,我们俩兄弟可有些时日没与公子共饮一番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