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凤凰谋:一品皇后

未来的趋势

凤凰谋:一品皇后 珊人无妙计 1229 2011-10-19 13:31:56

    选秀之期日益月近,外头的八卦消息也越来越多,市井上甚至开设了赌盘,赌这次应选的秀女中,哪个能排编成最高的品阶。而当季最大热门的,自然就是皇上的亲表妹,淮南都尉府家的姜慕葶,姜三小姐。

  虽然静王府的大郡主郎嫣应该也大有可为的,只是朝廷中传着些小道消息,说是上次琠国之行,其间郎府大世子郎傲不仅没有尽力收揽琠国,反而怂恿琠国与南旌开战。最后幸得皇上亲自修书一封给琠国君主,才将此事尘埃落定。

  郎傲这么做是为什么呢?大家不禁的又将这事与静王府功高盖主、意欲谋朝篡位的事儿牵扯到了一块儿。因此这次选秀,郎府的长郡主恐怕能否选定都不得而知,更遑论什么编制的品阶。

  这些消息即使传得满城风云,可却好像对静王府没有任何影响。但凡城中有什么聚会、诗会,必然能见到郎家两位郡主结伴出行,一次次的将京都中的名媛淑女们击得头破血流,次次都凯旋而归,赫然完全没受到谣言的干扰。

  而郎家两位郡主诗词歌赋、美艳芳名的这些个名头,自然也传到了大江南北,甚至是传进了红砖绿瓦,传到了圣母太后的耳朵里。

  “哦?那两个丫头真如此了得?”太后纤细的手指随意掰下一颗葡萄,放进嘴里咀嚼起来。耳朵听着大太监鄂公公传报的消息,唇角饶有兴致的勾了起来。

  鄂公公跟了太后多少年,怎能不知道太后的心思。他佝偻着身子,恭敬的回道:“再是能耐,再是超群,也比不得姜家小姐,姜家小姐是娘娘最宠爱的侄辈,从小便呈了娘娘教诲,打小便是个知书识礼的大家闺秀,又岂是那些外姓的庸脂俗粉可以媲美的。”

  太后听了这话,唇角的笑意更加深了些,吐了葡萄籽,她执起秀帕捻了捻唇角,才说道:“葶葶这个孩子虽不是我看着长大的,但娘家这么多侄女些,却的确属她最灵巧,最得我心。”

  鄂公公听了,知道自己的马屁拍对了,也跟着笑起来:“那自然是实事,姜家小姐在宫里住的那几日时间里奴才也看出了品质。”

  “哦?你看出了什么?”太后挑眉,睨了鄂公公一眼,问道。

  鄂公公立即谄媚的回道:“自然是姜家小姐得人心,没架子的好品性。娘娘是没看见,就姜小姐在您这儿住的那几日了,您看着的时候,她是在您跟前陪您说话。没见着的,还不知她有多灵巧讨喜呢。”

  太后笑得更开心了:“那这么说这丫头还背着我做了些什么?得你们这么多夸赞?”

  鄂公公为太后添了一杯茶为她解口中食了葡萄的秽气,才道,“可不是吗,一到娘娘睡午觉的时刻,姜小姐就拿着跳绳,带着两个宫女往御花园走,没过一会子就搭起了架势,她那个跳绳子,踢毽子的本事,让好多人看了咋舌惊叹。玩累了就在凉亭坐坐,坐着也不闲,硬是拉着宫女陪她玩手绳,绕了好多奴才们看不懂的花式,眼睛都给看花了。”

  听到这里,太后却收了些笑意,拧了拧眉:“这顾着玩耍,倒也不是一国之母的风范。”

  鄂公公忙辨道:“可玩了闹了,这人心也得了啊。娘娘您可不知道,姜小姐离宫要回淮南那天,宫里头好多宫女舍不得都哭了。”

  太后的笑意这又恢复了:“虽知道这丫头爱热闹,却不想几天功夫,就把宫里头人的心思都给带到淮南去了。看来不将那丫头弄进宫里头,这宫里的人,倒全都没心思做事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