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凤凰谋:一品皇后

灰蒙的清晨2

凤凰谋:一品皇后 珊人无妙计 1129 2011-10-12 10:00:00

    凌苓果然没再说话,郎茜刚准备松一口气,却又听她的声音响起:“长郡主,或许是奴婢刚入府,还不懂府里的规矩。但上头交代的如何,奴婢便听什么。长郡主温柔善良,待人宽厚,定然不会与奴婢这一区区丫环一般见识。”

  听她如此说,郎嫣的脸色这才稍稍有了收敛,口气却依旧不善:“本郡主念在你刚入府,就给你一次机会,现在本郡主就明明白白的告诉你,这静王府里只有一个郡主,便是我,可懂?”

  “奴婢知道。”凌苓垂着头,顿了一下又说:“可奴婢知道没用,京城里的达官显贵不知道,红砖绿瓦里的圣母太后也不知道。奴婢刚才不慎听到长郡主要让二郡主脱了衣服,可郡主有无想过,若是王妃追问到二郡主为何不穿她给的衣服,二郡主回答不上,那整个王府不是都知道了二郡主被您欺压了吗?王府知道也就罢了,恰又适逢咱们新皇刚刚登基亲政,往下面发布了好几条新的政令,且都是要求家和亲睦的。到时候若一些闲言碎语传到新皇耳朵里,长郡主的好名声可是会受到影响。”

  郎嫣拧眉,脸色不禁一凝,想到近些时日父王母妃一心为她搭建门路,希望她能找到机会往宫里头钻,再过没几个月便是新皇登基后第一任的后宫选秀了,若是在这个节骨眼上横生什么枝节那她之前的努力岂不前功尽弃?多少年来的苦练舞艺为的可就是那一天。

  她深吸一口气,别有深意的看了凌苓一眼,这丫环想事通透,也有急智,算是个能干的胚子。凌苓则是始终恭敬的低着头,表情也生硬得从头到尾一丝不变。

  “好,本郡主今日便大发慈悲……”说着转过头来,看着郎茜:“衣服也甭脱了,就这么穿着吃早膳吧,吃了收拾收拾跟着一同入宫。”交代完后又瞄了凌苓一眼,这才带着傲慢的神色离开,一袭舞衣飘渺,晨风吹起她的裙摆,荡漾出水波般的涟漪。

  待郎嫣走远了,郎茜才提着裙角,快步跑到凌苓跟前,她一抹脸上的泪痕,笑扬着一张脸,天真纯净的脸庞在轻雾的晨间如同精灵般曼妙。

  “这位姐姐怎么称呼?今日若不是姐姐,郎茜又要受欺负了。”

  凌苓面色依旧无异,依旧保持着低眉顺眼的回道:“奴婢凌苓,二郡主严重了,刚才是奴婢多嘴了才是。”

  郎茜一双大大的眼眸笑弯成了月牙状,她执起凌苓的手,嗔道:“姐姐是取笑郎茜了吧,这静王府里谁不知道我这个二郡主本就是摆着好看的,有几个人尊重过我,大家都说静王府只有一个郡主,父王只有一个女儿。”说着说着眼神黯了下来,脑袋也垂了下去。“大家都说我有个不知羞耻,做娼妓的娘亲,可从我长大到如今,我却根本一日也没见过她。听说我出生没多久她便将我合着一封信丢到了静王府门口,从此不知去向。”

  凌苓的脸微微一愣,似乎想起了什么不愿回首的过往,轻轻慰道:“也许她有自己苦衷。”

  “咦?怎么说?”郎茜大大的眼睛哧着迷茫。

  凌苓不由的将眼睛投向天边浅淡的橘黄,看着那太阳的微薄光圈,喃喃自道:“没有一个母亲,不爱自己的孩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