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继妃生存守则

第42章 发作碧染

继妃生存守则 依依兰兮 2131 2016-02-12 23:00:00

  风雨终于停歇,徐初盈仿佛死了一回,浑身都痛,又像是被车轮子碾过似的骨头都要散架了,一动也懒怠动,双手酸软得连握拳的力气都没有了。

  “你这混——”徐初盈呜咽着恨恨瞪向罪魁祸首。骂到一半猛然意识到彼此双方力量、身份的悬殊,她咬牙哼哼,不骂了。

  燕王低笑,笑声很是愉悦,又带着丝丝慵懒,像吃饱喝足的猫。

  他伸手,略带薄茧的指腹轻轻拭过她眼角的泪滴。动作可称得上温柔怜惜,口中语气却带着戏谑:“混什么?嗯?”

  泥人还有三分土性呢!得了便宜还卖乖,这么逗着人很好玩吗?

  徐初盈火了,恼道:“混蛋!”

  她圆睁着眸子瞪着他,一副豁出去的神情。

  却不知一场云雨后那眸中水光潋滟,眼角眉梢带着一股儿说不出的柔媚妩媚之意。眉眼含春,香腮带赤,柔腻挺翘的鼻,润红鲜妍的唇,如云乌发凌乱铺呈,掠过纤细的脖颈,精致雪白的锁骨香肩,分明诱人之极,偏要做出一副凶悍之态,更令人忍不住欲望叫嚣。

  燕王眸光骤然深邃幽暗起来,直勾勾的锁着她,呼吸不觉变得微微粗重。

  “你、你、你要干什么!”

  徐初盈吓了一大跳,顾不得四肢酥软无力胡乱挣扎向后退开,哭丧着脸道:“王爷恕罪!王爷您大人不记小人过饶了臣妾这一遭吧!臣妾再不敢胡说八道了!”

  一边说一边轻轻扇了两下自己的嘴。

  这位主儿自打出生便是高高在上、睥睨众生之态,何尝挨过人骂?便是玩笑话也不行啊!

  何况,自己那话可不是玩笑话,自己知道那是真心话!

  给了几分颜色就敢开染坊了?混蛋?她还真敢骂出口!

  这厮可不是普通的丈夫,更是主子啊!把他当寻常丈夫,不是自个找死么?

  “好了好了!”燕王见她这副样子一下子不但什么兴致都没有了,反而有些没来由的憋闷和扫兴,打了个哈欠挥手道:“出息!那点儿胆子还敢啰嗦!睡吧!”

  徐初盈暗暗舒了口气,虽身上黏糊糊的一点儿不爽,见他已经闭上了眼睛睡了,也不好打扰他,只得忍耐着不去沐浴了。

  只是,这回大半夜里被偷袭了一遭儿,可就睡得不那么好了。折腾了老大劲儿才勉强睡去。

  醒来的时候,身旁照例已经空荡荡了。

  身上还是痛,那种碾压过的疼痛非但没有减少,反而更余味缱绻。

  坐了起来低头一看,雪白的肌肤上,触目惊心偏偏淤青红紫,徐初盈又羞又臊,堂堂一个王爷,至于如此么?跟那没见过女人似的……

  忙取过中衣穿上,披了袍子下榻。

  桑园和碧罗从外头进来,齐齐施礼:“王妃!”

  碧罗忙上前扶着徐初盈为她更衣,桑园便陪笑道:“浴殿中已经备好热水,王妃要不要先去沐浴?”

  徐初盈眼睛一亮,顿觉浑身发痒,连忙点头笑道:“嗯,还是桑园细心!”

  桑园微微屈膝福了福,矜持一笑,抿唇含笑道:“是王爷一早吩咐的,王爷待王妃是真好呢!”

  徐初盈很配合的做出一脸娇羞,微微垂眸不好意思笑了笑,理所当然的受了燕王这份好:他对自己真好?不见得!若不是昨儿晚上他那般折腾,她也不至于身上黏糊糊的不爽需要沐浴……

  沐浴之后,换了衣裳,徐初盈便带着碧罗告辞回明春殿去了。

  桑园含笑送了出去,见她没有丝毫的不舍、流连或者骄傲、自豪的神情,心中微微有些诧异:这位王妃,不知是真豁达呢,还是真不在乎呢,还是——根本就不知这是多大的荣宠呢?

  要知道,便是先王妃,王爷也不曾如此体贴过……

  从前王妃即便偶尔在福宁殿过夜,也不过侍寝后就去了偏殿自个独寝,这事儿旁人不知,她们这些福宁殿的人一清二楚。

  徐初盈带着碧罗回到明春殿,院里殿中与昨天相比已经焕然一新,人人面上带有倦色,看来是真的折腾了整整一晚上。

  徐初盈神色淡淡,对元侧妃派来的名嬷嬷等人略道了两句辛苦赏了银子,便打发她们回去。

  又笑着向徐姑姑、银屏道:“你们也辛苦了,回房歇着去吧!”

  徐姑姑和银屏相视一眼,答应一声退了下去。

  碧染便忙陪笑道:“既如此,奴婢也下去歇着了!”一边说一边转身要走。

  “站住!”徐初盈声音一冷,冷冷道:“本妃说过你可以走了吗?”

  碧染一僵,转身扫了众人一眼,不服气道:“奴婢们昨儿也忙了一整晚,并未偷懒,为何徐姑姑和银屏可以回去休息了,奴婢们却是不行?左右不过,奴婢们不如徐姑姑和银屏更得王妃欢心罢了!”

  众人一声不吭,却很有几个一脸的同仇敌忾。

  “放肆!”徐初盈冷笑道:“你还有理了?昨儿晚上因为什么忙了一整夜,需要本妃再次提醒你吗?因着这个,倒在本妃面前摆起功劳来了!你还有脸拉扯上徐姑姑和银屏?她们两个平白受你们牵连也跟着熬了一整夜可有半句怨言?”

  众人面色一变,一声不敢吭。心中亦不由起了敬畏之心:王妃到底是王妃,这等事儿,今后可是再也不敢了……

  道道目光瞟向碧染,碧染脸上红一阵白一阵,尴尬不已也不敢再说话。

  徐初盈却又冷冷道:“碧染姑娘真个又聪明伶俐又心思活络、能言善辩,我这儿庙小,容不下这样的大才!石春、小缇子,即刻将碧染姑娘送到元侧妃那儿去,把方才的事情和我的话一字不落告诉元侧妃,这个奴才,让她安置别处去吧!”

  石春、小缇子面面相觑,小心翼翼应着“是”上前。

  “不要!”他二人还没靠近碧染,碧染尖叫一声猛的跪倒在地,冲着徐初盈砰砰砰的连连磕起头来,一边磕一边哭道:“奴婢错了!奴婢错了!奴婢再也不敢了,求王妃饶恕!求王妃您饶恕奴婢这一遭吧!您要打要骂要罚都是奴婢应得的,奴婢再不敢有半个字不满,只求求您千万不要赶奴婢走啊!求求王妃开恩!求求王妃开恩啊!”

  两三句话的功夫,碧染的额头就磕破了往外渗着血,殷红触目,令人心惊。

  众人紧张得手脚轻颤,却是谁也不敢求情。

依依兰兮

你们说,要不要设置一下加更条件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