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继妃生存守则

第39章 王爷驾到

继妃生存守则 依依兰兮 2141 2016-02-11 08:30:00

  “是,王妃!”徐姑姑恭声道。

  徐初盈点点头,便带着银屏、碧罗进了殿中。

  碧染心不在焉的听着徐姑姑的分派,心里头暗暗发急。

  干活还没多大会儿,趁人不备便悄悄偷个空儿溜了出去,急急去往元侧妃那里报信,顺便通了个气,省得万一在燕草所言上露出马脚。

  徐初盈进了东次间,便将银屏和碧罗也打发出去帮忙监督,自己一个人坐在榻上,顺手拿过一本地理杂记翻看,管他里里外外一片嘈杂吵闹。

  要处处仔细收拾擦拭整理好,至少也要到半夜!等着吧!

  她倒要看看,这些人下回还敢不敢再如此。

  不想,门外突然响起一声充满惊怒的呼喝:“这是怎么回事!”

  声音之大直透屋里,徐初盈不但吓了一跳,也分明看到烛火也猛的晃了晃。

  是燕王。

  她忙将手中书卷搁下,起身匆匆迎了出去。

  “王、王爷!”

  “参见王爷!”

  外头奴才们已经乱作一团,顾不得手里正做着什么,忙不迭的跪下行礼。

  “王爷!”徐初盈上前,屈膝福了福身,微笑道:“臣妾失迎,还请王爷恕罪!”

  燕王凤眸幽暗,本就冷冰的俊脸因为绷着更显得线条冷硬、棱廓分明。

  他显然不耐烦徐初盈这一套官面上的虚礼,不耐挥手打断她,眉梢上挑,冷声道:“这是怎么回事儿?”

  众人脸色一白,心中越发惴惴,有的吓得腿脚都软了。

  徐初盈淡淡一笑,道:“臣妾离开这阵子,屋里屋外都有些脏乱,便让人收拾收拾!”

  跟聪明人说话向来不费力,燕王自然听得出言外之意,脸上更黑,轻哼一声拂袖进殿。

  徐初盈忙跟了进去。

  众人惴惴站在原地,一动也不敢动。

  看到殿中处处凌乱,随便一瞥,便看到嵌螺钿梅花高几上蒙着一层灰,燕王不由大怒,喝道:“这些混账东西!一个个反了天了!”

  外头被这一喝唬得面如土色,好几个“啊!”的低呼一声软倒在地,筛糠似的抖起来。

  这边正紧张得空气仿佛都凝固了,谁知又来了一批不速之客。

  只见灯笼齐亮,元侧妃带着一群丫鬟婆子急急涌了进来,看到满院子的人也不及细看状况就心下气恼,高声道:“姐姐回来了怎也不叫人去妹妹那说一声!这些奴才们越发大胆了,竟敢如此怠慢姐姐!妹妹若知晓了,断断饶不了她们!”

  她故意放纵明春殿奴才们胡作非为,原本以为徐初盈回来之后看到如此状况定会气得揪着她一通发作大闹!

  正好呢,叫太妃和王爷也好好看看这泼妇的样儿!

  不想,徐初盈压根在她那儿连面都不露,只管关起门来发作明春殿上下。

  这边大张旗鼓的做着整理收拾通宵的打算,元侧妃如何还坐得住?

  这不分明在打她的脸、指责她管家不利吗?

  且经了如此一事,明春殿上下怕是再也不敢轻易怠慢这位王妃吧?

  得了碧染的禀报,她哪里还坐得住?当即气急败坏的带着宋嬷嬷、名嬷嬷、梅英、菊芳等赶了过来。

  一看到这满院子的人她就气得眼前阵阵眩晕,压根没注意到众人大气也不敢出的诡异情形。

  燕王和徐初盈在殿中也听到了元侧妃的话,徐初盈暗自苦笑:元侧妃,实在是你自己的运气太差,可怨不得我!

  她料到元侧妃必定会来,到时她自有一番理论敲打。

  但没想到燕王也会来。

  而且还在元侧妃来之前就来了!

  燕王怒冲冲出殿,冷着脸盯着元侧妃。徐初盈微微垂眸跟在一旁。

  那两道锐利的眸光如两把利剑,直直插入元侧妃的胸膛,她顿时一滞,脸色大变。

  “王、王爷!妾身见过王爷!”元侧妃惊吓意外之下一个脚软跪了下去。

  众婆子丫鬟早连连跪倒。

  燕王背着手,就这么站在廊上,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静谧。

  直安静得叫人呼吸凌乱短闷、心脏怦怦的几乎要承受不住这无声的压力,燕王才慢慢道:“你是王府侧妃,也是太妃的亲侄女,大呼小叫成何体统?规矩都学到哪儿去了!”

  自幼,元太妃就从娘家一众女孩儿当中挑中了她要嫁与自己的儿子。可以说,她与王爷是青梅竹马,从小儿一块长大的情分!

  因着这份不同寻常,燕王从来没有在人前如此下过她的脸面,这是头一遭。

  头一遭下她的脸面,竟是为了这么一个女人!

  元侧妃脸上火辣辣的,眼眶一酸,屈辱的泪水涌了上来,好在天黑,无人看得清。

  “妾身,妾身知错了!请王爷责罚!”元侧妃低垂着眉目努力平缓着声调,寸余长的指甲狠狠的掐入掌心几欲滴血,分明刺骨的痛,但比起那刺心的恨意羞怒,元侧妃根本感觉不到!

  他竟然,让她跪着回话……

  从来,都没有过……

  徒然而生的恨意翻江倒海般袭来,冲击得她险些就昏了头恨不得不顾一切的发作!

  她却不知,同时徐初盈也在暗叹:王爷对这位元侧妃,还真是颇有情意呢!

  她早就看了出来,燕王是个重规矩的人,一个侧妃对王妃如此咄咄逼人、大呼小叫的说话,他也不过口头训斥一二——还用的是隐晦的方式,从头到尾就没点出她对自己不敬这几个字来!

  “起来吧!”燕王轻哼,声音依旧冷清。

  “是,王爷!”元侧妃气得腿脚无力,梅英和菊芳很是用力才将她搀扶了起来。

  “明春殿这边,是怎么回事?你管着府中,平日里竟不知照看?”燕王又道。

  元侧妃的手紧紧的攥着,轻颤不已。

  恭声道:“都怪妾身大意了!妾身实不知这些刁奴吃了雄心豹子胆竟敢如此放肆!这些日子,又忙着准备消夏宴,越发叫这些奴才们钻了空子!可不管怎么说,妾身——难辞其咎!”

  见她到底认下错误,燕王脸色略缓了缓,道:“既然你忙不过来,明日叫薛氏、秦氏帮着分担分担便是!还不赶紧叫人把明春殿整理收拾妥当,真要过两日叫人看笑话吗!这干奴才如此放肆,不能轻易就这么过去了!不然王府中规矩何存!”

  听了这话,便是胆子大些淡定的人,也忍不住肝胆俱裂起来。

  元侧妃一滞,为难的看向徐初盈,道:“不知姐姐意下如何?这到底……都是明春殿的奴才……”

依依兰兮

求收藏、推荐,   下一章在晚上7点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