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继妃生存守则

第35章 王爷怎么来了!2

继妃生存守则 依依兰兮 2144 2016-02-08 20:00:00

  燕王啼笑皆非,笑道:“你倒很会给自个脸上贴金!”又笑道:“听说王妃厨艺很了得,这蔷薇花可能做什么吃食么?”

  徐初盈想了想,便笑道:“可以啊!晒干了可以泡花茶,捣碎成浆可制作蔷薇露,还可以和馅做鲜花馅饼,拧了汁子可和面做蔷薇糕,晒干磨成粉可调卤汁,嗯,冬日里下锅子也能用上!啊对了!还能做蔷薇酿!做好后埋入酒窖两三个月便可饮用,香醇绵和,余味悠长,别有一番风味!”

  燕王听得大为纳罕,道:“本王随口一问,竟还真能做这么多吃的?”

  他不由瞥了徐初盈一眼:原来真娶了个吃货王妃……

  徐初盈颇为得意的笑道:“那是自然!天生万物,自有其道理!在能家手里,没有什么是不可用的!”

  燕王忍不住失笑,她倒得意上了!

  不过,看着眉眼飞扬的她,他的心情没来由也好了几分。一挑眉,笑道:“那么本王可有口福?”

  徐初盈遗憾摇头,小巧的双肩一垮,很是抱歉的笑道:“要用蔷薇花入食,得赶在太阳出来之前挑选那清晨将开未开的花朵,因其花瓣带有淡淡的苦涩味,要去掉这味道,还得将花瓣放入清水中浸泡一个时辰,然后方可进行处理,磨人着呢!且若是做糕点、馅饼,得趁热吃才有滋味儿,放凉了就硬了,而且也失了原本那一股子天然带着的香味!不过,蔷薇酿倒是不妨的,臣妾这几日便索性做些蔷薇酿吧,过二三月请王爷尝尝如何?”

  燕王听她絮絮叨叨说了一大通,分明就是拐弯抹角的告诉自己别打着让她做好了差人送去王府这种事儿,原本还有一两许不悦,听她主动说要做蔷薇酿并且请自己尝尝,心里这才舒坦了些。

  便点头笑道:“好,那么本王就等着你的蔷薇酿!”

  说话间已到了疏影苑外头,二人便住了话题一同进去。

  徐初盈自然没同燕王并排走,而是错后一步半步。

  看着徐姑姑、苏嬷嬷、碧罗等俱是一脸惊讶错愕,徐初盈明白了:敢情这厮一来就去了花园里了!

  待他净了手脸,徐初盈便含笑奉上香茗。

  淡绿釉暗花弦纹杯中,澄黄色茶水清亮透明,袅袅热气升腾中茶香四溢。

  燕王既是借口解渴才来的,居然自己也记得这个借口,喝了半杯才将茶杯搁下,向徐初盈笑道:“王妃在这儿住的还习惯吗?”

  徐初盈眸子亮晶晶的连连点头,笑道:“臣妾,很喜欢这个地方呢!开阔大气,处处又干干净净的,又是这样的季节,时气也好,怨不得人喜欢!”

  燕王一笑,道:“王妃喜欢就好!花园东面还有座山,遍植红枫、香樟、松柏,山顶建有亭塔,王妃闲了可登山远眺,倒也有几分趣味!”

  徐初盈自是笑着答应。

  二人略说了一阵话,碧柔便进来小声道:“王爷,商统领请示王爷,是不是该启程了?”

  燕王微微不悦,却仍站了起来,向徐初盈道:“本王还有事要忙,就先走了!王妃有事便吩咐方管事,他是个妥帖人!”

  徐初盈笑应了,起身相送,燕王制止了她,她也没再坚持,只笑着道谢。

  没走几步,燕王忽又停下脚步,转身向她笑道:“院子里清净,王妃不妨让花匠弄几盆开得好的花儿来!添点颜色也是好的!”

  徐初盈原本也觉得这院子什么都好,就是没个花草点缀看着略显萧索了些,闻言大喜,冲他感激一笑,说了声“好!”

  看那笑意直透眼底,眸光亮亮,两眉弯弯,燕王心情没来由的也跟着飞扬轻盈了几分,心胸痛快,脚步也轻快了些。

  燕王一走,银屏便舒了口气,忍不住笑道:“今日王爷瞧着倒和气,必定是有什么喜事吧!”

  徐姑姑和碧罗忍不住抿嘴偷笑。

  徐初盈瞅了银屏一眼,正色道:“口没遮拦!王爷哪一日都是一般和气,不得胡说!”

  银屏眨了眨眼睛,看徐初盈,愣愣的说了个“是”。

  徐姑姑“嗤”的笑出声来,笑道:“王爷待王妃,总归是不错的!”

  “这是自然!”徐初盈笑笑,心道只要不惹他发毛,想来他待他的女人们都是不错的吧?毕竟,他不是个小心眼儿的人。

  得了燕王首肯,徐初盈用过早饭,便兴致勃勃的带着银屏、碧罗、碧染等在花园里走了一圈,又传了花匠说话。

  到了傍晚的时候,便有大大小小十来盆花送到了疏影苑,点缀在白墙青砖之间,娇艳而鲜活。

  用过晚饭,又在院子里溜了一圈看花散步消食。

  暮色渐浓,天边的晚霞被云层浸染变成了一种奇异的蓝色,天渐渐的黑下来,廊下的八角彩灯一盏一盏的亮起,徐初盈也回了屋里。

  沐浴洗了头发之后,徐初盈只在寝衣外头穿了件粉白色绣折枝绿梅的阔袖大袍,蹟着软底绣鞋。头发用干毛巾细细擦拭过后,索性就这么披散着,进了东次间与徐姑姑、苏嬷嬷说话。

  横竖这是在庄子里,也没人会管束她。

  徐初盈往贵妃榻上一歪,只觉浑身骨头都疏懒松散了下来,怡然自得的想:倘若这种日子能一直过到老,她一点儿都不介意回不回王府什么的。

  “奶娘,刘大娘他们,不知这会儿到了燕城没呢!”徐初盈悠悠说道。

  苏嬷嬷猛然睁大了眼睛,一掌拍在脑门,叹道:“还是王妃您记性好,这阵子忙着,老奴几乎都给忘记这事儿了!”

  说着不必徐初盈吩咐,便向一旁的徐姑姑解释起来,“王妃口中的刘大娘,是我的堂妹,那年家乡遭了灾他们一家四口索性卖了田地上京讨生活。唉,原本他们是要投靠我的,可那时候我陪着王妃自顾不暇,哪里照看得了他们?说起来,王妃真正是菩萨心肠,那会儿才七岁多呢,愣是瞧出了我为难逼问着我说了,把好容易瞒下的几件首饰悄悄给了出去,这才让他们安置下来。还剩下几个本钱,王妃又指点他们做点卖吃食的小生意,这么些年下来,也积攒了些银子!王妃远嫁燕地,他们心里头感恩,便也说要跟着来,不管怎样,到底彼此有个照应!我同王妃商量了,就叫他们晚几天启程,也不知道这会儿到了没有!”

  苏嬷嬷说着又叹了口气。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