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继妃生存守则

第25章 飞来的麻烦

继妃生存守则 依依兰兮 2191 2016-01-30 08:30:00

  转眼又过了两日,日子如常。

  只除了高绍远始终没有来过明春殿请安,众人对这位王妃的态度近乎漠视和摆设。

  这么一来倒正对徐初盈的胃口——她可不就是个摆设!

  这日,自打来这王府之后就一直没有再见过的绿鸳终于出现了。

  她是给徐初盈送嫁妆来的。

  徐初盈其实早就想问燕王嫁妆的事儿,只是一直没好意思开口,一边又暗暗担忧着,生怕燕王贵人事多给忘了,这些天过得好不纠结!

  看到绿鸳终于将东西送来,徐初盈一颗心终于落了地,喜得心花怒放连连道谢,那热情亲切劲儿令绿鸳都有点受宠若惊。

  送走了绿鸳,徐初盈心情大好的带着苏嬷嬷和银屏以及徐姑姑点算嫁妆。

  那场大火中幸存的东西都在眼前,一共八口大箱子,徐初盈让绿鸳等将东西就放在偏殿中,清点的时候也没有避着人。

  于是,不一会儿碧染就拽着碧罗陪笑着凑上来了。

  徐初盈也没说什么,淡淡笑着道了一句:“既来了便一块儿帮忙点一点吧!”

  碧染于是眼睛一亮,陪笑应声,一双眼睛乱转四下打量着。

  不一会儿,碧绮和小太监石春也来了。徐初盈依然是那句话。

  偏殿一下子热闹起来。

  银屏撇撇嘴,有些不满扫了那些人一眼,委屈担心的看向徐初盈:王妃这是怎么了?为什么让这些人一块儿来?谁知道她们打的什么主意呢!

  碧染、碧绮等清点完,神色间不由露出几丝鄙夷,堂堂一个王妃,就这么点儿陪嫁,说出去也不怕人寒碜!

  徐初盈吩咐徐姑姑和苏嬷嬷将东西造册,放入小库房,便唤了银屏,自去暖阁中歇息去了。

  徐初盈有点沮丧。她的家底还真是薄。

  八个箱子,有一箱半幸免的绫罗绸缎,剩下的几乎都是瓷玉炉鼎雕件等摆设,还有两匣子金银首饰,也不知还成不成套。

  银票统统都不见了,只有一盒金子——一尺见方的木匣子,想必是因为放在箱子底才幸免于难。

  其实不管是燕王还是徐初盈都心知肚明,丢失的那部分,除了毁于火中,肯定也有趁乱被扮作山贼的军士们趁火打劫了。

  可这种事儿是无可避免的,纵然燕王也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徐初盈忍不住有点儿后悔,早知道当时燕王说赔给她,她就不说大方话了!

  当时也主要是因为她并不知道自己的嫁妆只剩下这么可怜的一点儿。

  堂堂王妃绝不可能去典当嫁妆,否则万一燕或者太妃知道了定饶不了自己——多有失燕王府的体面!

  也就是说,能动用的,就只有那一匣子不知道多少的金锭子。

  罢了,事已至此,也只能将就着了!

  嫁妆已经到手,所谓手里有粮心中不慌,总归是一件好事不是?

  又过了两日,这日中午,银屏和碧染去大厨房取饭食,不想回来的途中银屏一不小心跟人撞上了。

  那人是元侧妃那边的素兰带着两个小丫头,一口咬定银屏是故意撞翻元侧妃的饭食,不由分说蛮横的将银屏和碧染手中的食盒夺了过来摔个稀里哗啦,两记耳光掀在银屏脸上。

  这时候正是饭点,各房的奴婢们陆陆续续的都在这地儿出入,不少人将这一情景看了个清楚。

  人都是爱看热闹的,尤其是被关在后宅百无聊赖的奴婢们,平日里连两只猫打架都能津津有味的看上半天并且热热闹闹的讨论上一番,何况是人打架?

  “呼啦!”一下子,周围就围上了一圈人。

  “素兰!”碧染拉住银屏护在自己身后,柳眉倒竖冲素兰怒道:“你做什么?欺人太甚!”

  素兰“啊!”的一声笑,挺胸昂首傲然道:“我欺人太甚?分明是你们欺人太甚!好端端的,把我们侧妃的饭食撞翻了,还当没事人吗!就算是王妃面前得宠的,也得讲道理吧!”

  周围众人叽叽喳喳的小声指点议论开来。

  碧染怒道:“那你也不应该打人!”

  素兰冷笑道:“明明是你们先动的手!我避得开她没避开,怨的了谁?”说着又嘻嘻笑道:“瞧,你不是也避开了嘛!”

  “你!强词夺理!”碧染大怒,扬手就要去打素兰。

  “不要!”银屏一开始被素兰那一气呵成的动作给吓傻了,脸上火辣辣的痛,等她回过神来,碧染已经在同素兰拌上嘴了,她心中实在也气愤,一时又插不上嘴,只好听着。

  此时见碧染要动手才猛然清醒过来,慌忙一把拉住了碧染。

  素兰得意冷笑,目光张狂而挑衅。

  “银屏姐姐,她太过分了!”碧染气喋喋的,挣扎着还要动手。

  银屏却是咬唇摇摇头,果断道:“我们走!”不由分说硬是拽着碧染跑开了。

  背后还传来素兰嚣张的叫声:“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今儿的事情,没完!”

  “银屏姐姐,你怎么这么软弱,王妃的脸面都叫你给丢尽了!”

  跑开一段距离,碧染气呼呼的甩开银屏的手。

  碧染的维护令银屏颇有几分感动,苦笑道:“可是,王妃不喜多事的。王妃一早叮嘱过,有什么事儿去回了她再做计较,不可自作主张,难道你忘了吗?那个素兰,是元侧妃那边的人,咱们还是先同王妃说了比较好!”

  碧染一惊,不敢再多言,忙笑道:“还是姐姐想得周到,我差点儿就闯祸了……”

  银屏见她脸色都吓得有点儿白了,心下过意不去,忙笑道:“你也是一时气愤,是好心为我!”

  两人回到明春殿,银屏看到徐初盈,眼泪就吧嗒吧嗒的落下来了,把事情说了一遍。

  徐初盈脸色不太好看,苏嬷嬷、徐姑姑等亦脸色微变。

  “王妃,恕奴婢斗胆多嘴,那素兰眼睛里根本就没有王妃,她是故意找茬!王妃今日放过此事,指不定明儿、后儿还有什么事呢!”碧染愤愤道。

  徐初盈不答,片刻轻轻颔首,微笑道:“你没忘记维护自己人,这很好!难得你一片忠心!”

  她从发髻上拔下一根青玉钗,笑道:“来,这个赏你!”

  碧染一怔,心中一喜,忙上前接过,躬身陪笑道:“奴婢谢王妃赏!那都是奴婢该当的!”

  徐初盈笑着点点头,道:“好了,你先下去吧!银屏,你也先下去好好歇着!奶娘、徐姑姑,你们随我来!”

  银屏自是什么都听徐初盈的,擦干眼泪走开,碧染也不好再说什么,同样退下。

  苏嬷嬷和徐姑姑两人跟随徐初盈进了暖阁。

依依兰兮

求收藏、推荐嗷嗷嗷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