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继妃生存守则

第24章 他居然会帮她解围

继妃生存守则 依依兰兮 2187 2016-01-29 08:30:00

  苏嬷嬷和徐姑姑都侯在外头廊上,虽然隐隐听到里头有事儿,却不知究竟。

  两个正暗暗焦急,正好看到徐初盈初来,都松了口气,刚上前搀扶。

  苏嬷嬷目露忧色询问,徐初盈回以她一记放心眼神微微一笑,道:“咱们先回去吧!”

  主仆三个便离开了福安殿。

  回到明春殿,东次间里,徐初盈才简单向苏嬷嬷说了事情经过。

  苏嬷嬷不由叹气,愁容满面的道:“这往后,可怎么办呀!”

  不由得她不愁,王妃除了自己和银屏,没有半个可放心用的!

  天时地利人和,哪一样都不占。

  这一回有王爷,下回呢?下下回呢?

  “那些人,也太大胆了些!”叹气之余,苏嬷嬷又忍不住咬牙。

  徐初盈饮了口茶,慢慢笑道:“奶娘别这样!你这样,我可会紧张呢!放心,说起来这事儿也是我太大意的缘故,以后我会注意的!”

  苏嬷嬷嗔她一眼,轻哼道:“那也没个千年防贼的!”

  可想想,除了如此,又能有什么法子?

  便又叹道:“眼下也只能如此了!老奴只求观音菩萨、如来佛祖保佑王妃平平安安,老奴便是天天吃斋念佛也是心甘情愿的!”

  “奶娘!”徐初盈笑了起来,笑道:“您老人家别太担心过甚了,我自有分寸的!其实,只怕没有这个意外,太妃未必就不会找别的茬儿训斥我一顿。初次见面杀威棒嘛,少不了的!”

  她这个朝廷赐婚的王妃,怎么可能入得了元太妃的眼?元太妃怎么可能不给她下马威?

  不给,那才不正常!

  “王妃您真是!”苏嬷嬷也笑了起来,忽而又轻叹道:“老奴真正是心疼您,这都关您什么事儿呀!怎么偏偏却要您来遭这份罪!唉,也不知您什么时候才能过上真正安稳的生活!”

  “奶娘,”徐初盈微笑,道:“放心,不会太久的。”

  今日除了给太妃请安,一会儿王府的管事来请,还得去给去世的先燕王妃磕头行礼,然后回到明春殿,再接受元侧妃、薛夫人、秦夫人等以及高绍远、高文韵、高文心等的拜见,再然后,就是府中大管家、一二等内外管事的拜见。

  然后,这一天才算完。

  轮到给她敬茶拜见的时候,元侧妃母女和高绍远都没有来。

  高绍远称吓着了,且胸前肌肤受了伤,不方便行动。

  元侧妃那边遣来的菊芳则很是抱歉的表示,侧妃娘娘其实比谁都热切的想要过来拜见王妃,然太妃那里留着她和二小姐说话,因此她就先不来了!还请王妃别因此对她怀了嫌隙!横竖,明日大家就能见面的,请王妃海涵,云云。

  徐初盈一笑应之,表示府中一切以太妃为重,自然是太妃的意思更重要!正如元侧妃所言,今后见面的日子多着呢!

  菊芳暗暗观察她的神色,见真的并无半丝不乐意,心中微诧,随即了然:她敢不乐意吗?

  顿时生出几分轻视和不屑。

  薛夫人、秦夫人、宁美人等见元侧妃和大公子都没来,一时也失了兴致,瓤着一张张苦瓜脸,干巴巴说了几句话,也就各自托词告辞了!

  徐初盈巴不得她们赶紧走,十分痛快的命徐姑姑、碧罗、碧柔等将各位夫人美人送出去。

  其实她还很想同众人说以后都不必过来请安了,可想想元侧妃还没有来过呢,这会儿说这话似乎有点不太好,便暂且按下。

  略歇了一会儿,就到了晚膳时分。

  少不得要赶到元太妃那里去请安,因为她的脚“受伤”还没有痊愈,所以也没有在那里停留多久,也没有侍奉晚膳,告了个罪就回来了。

  晚饭后,燕王又来了。

  徐初盈忙殷勤招呼。

  她是真感激他。

  眼下她在这燕王府,所能依靠的,也就只有他的态度了。

  东次间里闲坐片刻,燕王使了个眼色,众服侍的下人们屈膝无声而退。

  碧染有意无意的想往门帘旁凑,银屏瞧见了:你丫的想偷听啊!

  索性搬了个小马扎坐在那里守着,睁着一双眼睛瞪向碧染。

  碧染甚是恼火瞪了银屏一眼,却不好再凑了,只得悻悻走开。

  里头,燕王一挑眉,淡淡问道:“早上究竟是怎么回事?”

  徐初盈滞了滞,道:“王爷……这话何意?”

  都过去的事儿了,何必再问?

  燕王却固执的道:“本王要知道真相,说吧!实话。”

  实话?你说的倒轻巧!

  徐初盈暗暗翻了个白眼,心道你眼中的小老婆们和母妃跟我看到的可不一样!

  换句话说,她们对着你的时候自然是千好万好样样都好,把最好的一面展示给你,对我却是不同的。

  我说了她们有人阴我,并且你的母妃也有嫌疑,你嘴里即便不说,心里能痛快?定要怨我小人之心了!

  斟酌再三,徐初盈便故意用一种淡化事情的语气微笑着道:“其实,也没有什么,可能是我初来乍到不懂规矩,没站在该当的位置上,叫人不小心给撞了一下,然后我就……”

  燕王闻言,抬眸盯着她,那双黝黑深沉的眸子深不见底,似乎含着不明的意味,半响没有说话。

  徐初盈叫他盯得有点儿发毛,勉强笑了笑,道:“王爷?”

  燕王眼睛轻轻一眨收回了目光,点点头道:“原来如此!以后机灵些,不懂的,多问!”

  “是,臣妾记住了!”徐初盈笑道。

  燕王便不再说什么。

  本想回福宁殿书房处置事务,可不知怎的,又有点儿不太舍得起身。

  他其实也平心静气、公正客观的寻思过,她这人其实很无趣,不懂风情,也不会奉承讨好,在他面前连话都少。

  可他在她面前却总有一种前所未有的轻松自在的感觉。

  思索良久,他想,想必是她那恬淡怡然的神情令他没来由的心境也平和下来吧?

  “可会研墨?”燕王笑问。

  徐初盈抬眸,微笑轻轻点头“嗯”了一声。

  燕王便命人去书房将未处置的奏事公文匣子取来,就在这明春殿的小书房中,命徐初盈一旁研墨伺候。

  看着那窈窕玉立的身形站在书桌前,身上穿着的橘红绣折枝菊花窄袖交领褙子、鹅黄挑线长裙,敛袖展臂,纤细白皙的手指拈着墨条,一舒一缓轻轻的研着墨,黑白分明,却又相得益彰。

  静娴优美得如同一幅画卷。

  燕王处置完所有的公文,已经夜深了。

  索性也懒得再回福宁殿,在此洗漱歇下。

  今夜,他倒没有做什么别的事情,徐初盈心中稍稍一松。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