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继妃生存守则

第23章 招不在新,有用则灵

继妃生存守则 依依兰兮 2110 2016-01-28 08:30:00

  一时众人簇拥着元太妃来到膳厅,待元太妃在那铺呈着杏色流苏绣花桌布的金丝楠木圆膳桌前坐下,又笑着让高绍远、高文韵、高文心坐下,侍奉早膳的丫鬟们便将早膳的膳食摆放了上来。

  至于徐初盈和元侧妃、薛夫人自然是站着的。

  早膳出乎徐初盈意料的简单,只有不知道什么馅儿的小笼包子、烧麦、烧饼以及红小米粥、八宝莲子粥、鸡丝粥寥寥几种,对于一位番地上的太妃来说,确实太简陋了些。

  还不如寻常富贵人家的花样多。

  众人却都已经见惯不怪、********了。

  徐初盈面上自也不会露出来什么,便上前侍立在元太妃的身边亲自服侍她用膳。

  元太妃连多瞧她一眼都没有,更别提说两句场面话,也没有平日里给元太妃侍膳的丫鬟上前交代一二太妃的喜好习惯。

  徐初盈只得自己打起精神注意着。

  好在大夏皇帝赐婚的旨意下来之后,她也匆匆的受过一段时间的紧急培训,在大规矩上绝不会出错儿便是了。

  然而,计划赶不上变化。

  徐初盈没有想到,自己刚刚在元太妃身边站稳,元太妃笑着道一句:“都用吧!”

  不知道被谁在身后狠狠的撞了一下腰眼,一个不稳,身不由己的向前撞了一下,直撞到了元太妃身上!

  这还不算,连带着膳桌也受了力,一桌子碗碟碰撞轻响,一桌的糕点粥汤也摇晃起来。

  高绍远“啊!”的一声惨叫,摆放离他最近的一大青花瓷海碗鸡丝粥晃了大半出来,晃到了他的衣服上,前襟一大片湿漉漉。

  “疼!疼死我啦!祖母!祖母啊!”高绍远伸手抹了一把,扯着衣裳呼痛惨叫起来!

  膳厅中,惊呼声、抽气声、惨叫声、训斥声,一时好不热闹!

  徐初盈心中苦笑:招不在高,有用则灵!

  她受人暗算了!

  纵然知道受人暗算又能怎样?她只能老老实实的赔罪认错。

  她没有证据。

  背后也没有眼睛,根本没有看到谁撞的她,也不可能会有人告诉她是谁,或者,谁的嫌疑最大。

  “本还以为你是朝廷赐婚的,性子会稳重能干些,不想如此没用!给我出去,殿外跪着去!”

  元太妃既恼她撞了自己,又心疼孙子受伤、孙女们受惊,一腔怒火全撒在了徐初盈身上。

  “母妃,这样不好吧!”元侧妃忙道:“好歹,王妃姐姐是朝廷赐婚,不看僧面看佛面——”

  “够了!”元太妃恼怒一拍桌子,怒气冲冲喝道:“朝廷赐婚又如何?进了我燕王府,就得从燕王府的规矩!今儿头一天请安便闹出事来,你是存心触哀家的霉头、触燕地的霉头吗!”

  “臣妾不敢!臣妾知罪!”徐初盈垂首恭声。

  正要出去领罚,谁知燕王恰好从外头进来,正好听到元太妃的话,便笑道:“一大早的,谁这么大胆子惹母妃生气了?敢触母妃的霉头?母妃说出来,儿臣替母妃出气!”

  元太妃一抬眸,第一眼不是看燕王,却是利剑般直盯徐初盈。

  见她依旧低眉顺眼的束手站在那里并没有望向燕王露出祈求之色,眼神略缓。

  这才看向儿子,笑嗔道:“不是说了你自去忙你的便是吗?怎么又来了?”

  薛夫人听了这话没有什么反应,元侧妃却有点儿酸酸的瞟了徐初盈一眼,心道:莫非王爷是为这女人而来?

  此时元太妃等早已离了膳桌,一旁坐下。

  燕王便往母亲旁边坐下,一边笑道:“要紧事都处置好了,儿臣便想来看看母妃!这一趟儿臣出了远门,好久都没有陪陪母妃了!再者,儿臣忙了一大清早也乏了些,顺便醒醒脑子!”

  元太妃脸色完全缓了下来,满脸慈爱的笑道:“原来如此!母妃有孙子孙女们陪着,有丫鬟婆子伺候着,用不着你多惦记!不过,你如今懂得适当休息,这很好!”

  又不满的瞪向徐初盈,恼怒道:“都是你的好王妃,看不出来倒是个娇贵的,一大早惹是生非!若不然,这会儿你来,咱们母子正好一块儿热热闹闹的用早膳了!”

  燕王瞅了徐初盈一眼,挑眉道:“怎么回事?你刚来,怎么惹得母妃如此气恼?”

  徐初盈小声道:“臣妾,臣妾不留神,不小心——没站稳……撞到了母妃,膳桌上的粥也泼了出来,伤及大公子……都是臣妾的错!”

  反正他们母子俩一个鼻孔出气,自己不这么说,难不成还喊冤?

  那真是笑话了!

  元侧妃有些意外,很快又面色如常。

  她原本还以为,王妃会趁机向王爷诉委屈,求王爷做主呢!

  如此看来,她在王爷跟前,也不怎么样嘛!否则岂会不求情?

  元侧妃心头一时舒畅不少。

  她就知道,王爷是干大事儿的人,怎么可能会在女色上流连?

  可是,王妃如果诉委屈的话,只会令太妃更加恼怒,发落得更重!

  一时间,元侧妃也不知道自己心里盼着哪样了。

  “如此说来,都是你的错了?”燕王声音一冷。

  徐初盈的心一跳,道:“是,都是臣妾的错!”

  燕王一哼,道:“本来就是你的错!你的脚受伤还没好利索,逞什么强抢着伺候?母妃是宽厚人,你若早早说明了缘由,母妃绝无可能难为于你,这事儿也就不会发生!还不跪下请罪!”

  徐初盈一愣,只得跪下,垂首道:“母妃,请母妃恕罪!”

  她无论如何都没法儿坦然接受的就是动辄下跪,只是可惜,自打那道赐婚圣旨下达之后,她已经数不清自己究竟跪过多少回了。

  燕王又向元太妃微笑道:“母妃,徐氏的脚在路上伤着了,一直没好利索。许是因此没站稳才撞到母妃!虽说到底是她莽撞了,看在她知错份上,母妃便饶了她这一回吧!”

  元太妃见了儿子心情正好,瞅了儿子一眼,笑着点了点头,冲徐初盈摆手道:“罢了!既是情有可原,哀家也不是那得理不饶人的!这里不用你伺候了,你且去吧!下次若有什么,赶早说个明白,再有此等事儿发生,哀家决不轻饶!”

  徐初盈深感诧异,飞快的瞟了燕王一眼,忙答应起身,退下。

  他竟会帮她说好话,徐初盈是真没想到。

依依兰兮

谢谢枉凝眉、昨天那位问号君的打赏~~么么哒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