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继妃生存守则

第22章 给太妃请安2

继妃生存守则 依依兰兮 2061 2016-01-27 08:30:00

  这些女人摆明了就是今日齐齐约好了比往日提前时辰请安,为的还不是给她一个难堪吗?

  徐初盈自嘲,她的到来,倒令她们团结一致、同仇敌忾了啊!

  不过相信很快她们就会明白,她其实对她们真的没有半点威胁。

  徐初盈面上依然平静,甚至还微微的笑了笑,上前朝太妃屈膝福身,微微垂眸轻柔道:“臣妾给太妃请安!今儿不想,臣妾来迟了,还请太妃恕罪!”

  一身青金色缠枝莲纹云锦女袄、官绿色八宝奔兔双喜临门暗地织金襕裙、勒着钱宝石抹额的元太妃很是华丽大气,气度端凝,高高在上的身份地位令她有一股不怒自威的气势。

  那双狭长的眸子轻轻一瞟,眸光锐利似剑,仿佛能直达人的心底。

  徐初盈只飞快的一眼之后不敢再看元太妃,元太妃却是可以肆无忌惮打量她的。

  那两道光芒凛凛、威压如山的目光纵不见也能感觉得到。

  半响,元太妃淡淡道:“罢了!抬起头来。”

  语气说不出的淡漠。

  抬起头的瞬间,徐初盈清楚的看到坐在元太妃身侧的高绍远嘴角那抹嘲讽笑意和莫名的排斥恨意。

  徐初盈颇为无辜:半大不大半懂不懂的小子最是讨厌!搞得像她抢了他娘的东西似的!

  天知道,她才是受害最深的那一个好不好?

  若非如此,如今她早已离开徐府、离开京城,与奶娘、银屏,以及奶娘妹妹一家子不知道过得多么逍遥自在!

  他何至于恨自己恨到如此地步?

  他要恨,就该去恨他的父王!恨他的父王没有对他娘从一而终!

  殿中鸦雀无声,徐初盈微微仰头。

  肌肤光泽如玉,光洁的下巴小巧而线条柔和,菱唇微抿,琼鼻秀挺,长眉如柳,神色恬淡柔和,那双眸子却是黑亮得惊人,琉璃般透澈,望一眼,却望不见底。

  元太妃盯着她瞧了半响,大袖一拂,身子微微动了动,方道:“你既然进了我们燕王府、做了燕王妃,那么从今以后,你就只是燕王妃!凡事要考虑燕王府的利益、燕王府的脸面,女子出嫁从夫,须得以夫为天,你可记住了?”

  “是,太妃!臣妾记住了!”徐初盈答道。

  元太妃似嗯似哼了一声,微微颔首,道:“但愿你是真的记住了!那是燕王府的福气,也是你的福气!”

  语气蓦地一低沉凌厉:“倘若将来敢做出什么对燕王府不利的事儿出来,哀家定会教你知晓燕王府的规矩!”

  冰冷强压骤然袭来,就连元侧妃也微微的感觉脸上一僵,更别论旁人。

  徐初盈却依然是那般淡然处之,连眼睫毛也未曾多动一下,屈膝应道:“是,臣妾谨遵太妃教导!”

  元太妃对她的谦卑柔顺似乎颇为满意,一番话下来,神色也稍稍缓和了,摆摆手道:“坐下吧!”

  徐初盈含笑谢了,往左首第二张空位坐下。

  那左首第一的空位,自然是燕王的。

  而她这个王妃,断断没有坐在其他夫人美人们下首的道理。

  元太妃见她没坐那第一张空位,又满意一分。

  徐初盈刚坐下,只听得元太妃又淡淡的道:“论理,今儿你敬茶王爷该陪着你才是。只王爷离开燕地多日,许多事情还等着他处置,哀家就做主让他自去忙了!不过是个过场,有无他在也无分别,你说呢?”

  徐初盈哪里会在意这个?

  抬眸飞快反而瞟了元太妃一眼,黑亮的眼眸中笑意浅淡温润,点了点头,笑道:“太妃说的极是!一切正事儿要紧!”

  这时,一名穿着水红掐牙背心、白绫长裙、梳着双环髻的丫鬟便将一个圆形的锦垫轻轻放在了元太妃面前,迅速起身离开。

  另一名穿着豆青比甲、象牙白长裙的丫鬟者捧了个小小的圆形朱漆托盘上前,盘上托着一盏盖着盖儿的白瓷茶盅。

  徐初盈便站了起来,端起茶盅,上前轻轻跪下,双手奉茶高过头顶,恭声道:“儿媳见过母妃,请母妃用茶!”

  坐在元太妃身边的高绍远手心一紧,薄唇抿了抿,目光阴鸷的盯了徐初盈一眼。

  元侧妃尽收眼中,唇角不易察觉的翘了翘,勾起一抹轻笑。

  倒是忘了这位小爷了!

  有他在,王妃往后的日子,想必会过得很精彩呢!

  元太妃微微颔首“嗯”了一声,倾身接了茶盅,揭开盖子轻轻饮了一口,便将茶盅随手递给一旁服侍的嬷嬷,又从另一丫鬟手中接过一对鸾凤衔珠金钗,递给了徐初盈。

  徐初盈接了道谢,对元太妃磕了个头,方盈盈起身。

  元太妃扫了众人一眼,淡淡道:“行了,没什么事儿都散了吧!”

  众人连忙起身称是。

  元侧妃笑道:“母妃,不如妾今儿也陪母妃一块儿用早膳吧!还有大公子和两位小姐不妨也都留下,多一些人,也热闹些嘛!”

  元侧妃虽然当着燕王府后院的大半个家,在人前却也不能光明正大的唤自己女儿的名字。

  妾便是妾,侧妃也是妾。

  能光明正大在人前唤她女儿名字的,只有太妃、王爷和王妃。

  好容易先头王妃去了,元侧妃生出希望却又失望,心中如何能不恨?

  她自不会恨太妃、恨燕王,那么,就只能恨徐初盈。

  元太妃便嗔了元侧妃一眼,笑骂道:“也就是你,三天两头赖在哀家这儿蹭吃蹭喝,也不嫌害臊!”

  神态语气亲昵无比,到底是侄女儿。

  元侧妃便笑嘻嘻叫冤:“母妃可真正冤枉妾身啦!妾身这不是怕母妃闷嘛!也不知怎的,同样的东西,在母妃这儿用滋味儿也要好些,妾身倒确是有私心的!”

  “哀家说你一句!你倒顺着竿子上来了!”

  一席话逗得元太妃呵呵笑起来,丫鬟婆子们亦无不抿唇微笑。

  薛夫人、秦夫人、宁美人等也都附和着笑,只那笑意是发自内心还是不得不附和。

  元太妃瞧了薛夫人一眼,便笑道:“既这么着,薛氏也留下吧!照看照看二丫头!”

  薛氏是二小姐高文心的生母。

  薛夫人闻言,便上前含笑屈膝谢过。

  旁的女眷们黯然离开:谁叫自己没有孩子呢?

依依兰兮

收藏~~~~求   谢谢用户?的打赏~么么哒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