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继妃生存守则

第17章 入住明春殿

继妃生存守则 依依兰兮 2334 2016-01-22 08:30:00

  居然让她多说京都掌故!自家主子从前那般日子,哪里能够知晓什么掌故!

  不过,对于徐初盈来说,她是真不知也好,有意嘲讽也罢,她压根儿就不在意。

  这种言语上的争锋,最无聊了!

  如果这位元侧妃是为了故意刺她、不动声色给她下马威,那她还真白费了功夫!因为自己根本就不可能会威胁得到她的嘛!

  “元侧妃客气了!往后有空再说吧!”徐初盈淡淡一笑。

  “嗯,呵呵!那妹妹可就记下了哦,往后姐姐不要嫌弃妹妹烦才是呢!”元侧妃打蛇上棍,掩口咯咯的笑起来。

  徐初盈也敷衍的笑了笑。

  不一会儿,就到了明春殿外,圆拱形的朱漆两扇开合大木门紧闭着,黄铜门钉一颗颗足有鸡蛋大小,泛着程亮低调的光,一对兽首门环同样为黄铜所制,仿佛瞪眼而来,威风凛凛。

  大门厚重而庄重,门楼雕檐画栋,气势不俗。

  门口是一片宽阔平坦的青砖广场,远远的两边摆放着许多开得正艳的盆花,姹紫嫣红,分外热闹。

  便是谁见了,都会生出这宫殿必定庄重而奢华的感觉。

  至少这么看去,表面功夫极体面。

  “姐姐,妹妹还有好些事情要忙,就不送姐姐了!”元侧妃笑吟吟道:“姐姐且回去歇着吧!要什么,打发人去妹妹那说一声!”

  “多谢了!”徐初盈客气含笑。

  “应该的!”元侧妃挑了挑眉,冲她微笑轻轻点头,转身扶着丫鬟的手,施施然离去。

  银屏撇撇嘴,小声嘟囔道:“明明我们小姐才是王妃,这个元侧妃,好大的口气,倒像她才是王妃!”

  徐初盈瞅了她一眼,脸色一肃,正色道:“银屏,以后这种话不要再胡说!这里是燕王府,不是徐府,不知有多少双眼睛盯着咱们!旁人或许一时半会儿不能拿我怎样,可未必不敢动你们的主意!你若还主动把把柄送到人家手里,到时候出了事,我也救不了你!”

  银屏吓得小脸一白,忙道:“是、是,奴婢、奴婢再也不说了!”

  徐初盈见她如此心中反倒不忍,叹了口气柔声道:“我知道你是为我打抱不平,可是真的不需要这样的!银屏,我不在乎,你们也不要在乎!咱们先看着,等我看情况想个主意,咱们三个,再好好的过咱们自个的日子!”

  “王妃也别太心急!”苏嬷嬷忙道:“我们会凡事小心的!您就放心吧!”

  “是啊,王妃,您才是最重要的!您好了,我们才有希望!”银屏也道。

  徐初盈和苏嬷嬷都笑了起来,道:“你这丫头,冷不丁冒出一句话,倒还真像那么回事儿!”

  一时苏嬷嬷上前敲门,半响,才有人拖长着声调问道:“谁呀——”

  那份不耐,是个人都听得出来。

  若不是有了徐初盈方才那番话,苏嬷嬷和银屏肯定心中又要怄气,此刻却是十分淡然处之。

  “奉王爷之命,王妃来了!还不快开门!”苏嬷嬷高声应答道。

  她们如何不知王爷王妃今日回府?却是大门紧闭,若说没有人授意吩咐,绝无可能!

  这明春殿里,还不知是个什么状况!

  “王妃?”里头反问一声,随即大门便打开了,两名四十岁出头的粗壮妇人慌忙迎了出来,躬身赔罪陪笑道:“奴婢该死!奴婢该死!竟不知王妃来了!”

  “王妃有点累了,带路吧!”徐初盈自不会亲自应付两个看门婆子,苏嬷嬷也懒得与她们多话,直截了当道。

  那两妇人松了口气连忙答应,将主仆三人迎了进去。

  明春殿前后两进连着左右厢房及跨院,又有倒座、后罩,大大小小也有三四十间房子。

  主仆三人进来时,分配在明春殿服侍的丫鬟婆子媳妇以及小太监也陆续得到了消息纷纷赶来,天井中一时乱糟糟站了好些人,七嘴八舌的请安。

  徐初盈实在有些累了,且这时候也没心思搭理她们,只点了点头,便命她们各做各的差事去,穿过天井,往起居处走去。

  正殿乃是五开间三进的歇山式建筑,绿檐朱窗琉璃瓦,斗拱上绘着宝蓝底的彩绘,廊下悬挂着六角、八角的彩绘宫灯,显得十分气派。

  推门进去,眼前便是一亮,殿中锦帐帘幔皆为橘红底绣各种缠枝花纹的锦缎制成,或归拢或轻垂,地上铺着蓝底绣大朵大朵牡丹花的地毯,陪着架格案几、桌椅座榻清一色紫檀木的家具,富丽而奢华。

  恰到好处摆放的金玉瓷水晶象牙等质地的瓶炉雕件又为这份富丽奢华增色不少。

  别说银屏小丫头看的又惊又喜,便是苏嬷嬷也有种眼花缭乱的感觉。

  徐初盈却知,这些摆设皆太过贵重,定都是库中登记在册的极品,摆放是一回事,但绝对不是属于她的私人物品。

  万一弄坏了,没准还会惹正主子——燕王或者太妃不快。

  徐姑姑是明春殿的掌事姑姑,带着碧绮、碧染两个丫鬟也跟了进来,上前两步陪笑道:“王妃且往东次间坐下歇歇吧!奴婢这就叫人打了水来,王妃可要洗一洗再休息?”

  徐初盈有点意外,看了徐姑姑一眼,同时没有忽略掉碧染亦飞快的也朝她瞟了一眼。

  对这位神色宁静,容长脸儿柳叶细眉的掌事姑姑倒忍不住生出两分好感。

  便点头一笑,道:“便是如此吧!”

  徐姑姑含笑应是,自去吩咐安排。

  碧绮、碧染欲跟进东次间侍奉,被徐初盈止住了。

  东次间布置得更人性化、更舒适一些,这才像是个日常起居坐立的地方,外边正殿,想必更多用途是接待正式的或者并不怎么熟悉的客人的吧?

  徐初盈在嵌着螺钿折枝玉兰花鸟描金线的乌漆座榻上坐了下来,榻上垫了大红金蟒绣铜钱纹的坐垫,轻柔舒适。

  “王妃,看来燕王府待王妃还不错呢!奴婢之前可真正担心死啦!”

  银屏调皮的吐了吐舌头小声说道,看见朱漆小圆桌上的茶壶茶杯,习惯性的便过去执了起来欲给徐初盈倒茶。

  笑意未退的脸上一僵。

  “壶中可是没水?”苏嬷嬷脸色也微微一变。

  徐初盈嘲讽的勾了勾唇,了然一笑。

  如果这明春殿里里外外都是元侧妃负责安排布置的,这位侧妃娘娘可真是不简单呐!

  处处富丽奢华,精致绝伦,便是再挑剔的人也挑不出半点儿错处来。

  可是,却总能在细枝末节上叫人心里头腻味,就跟吞了一只苍蝇似的,偏偏你还拿她没有办法!

  比如分明知晓她来了却紧闭的院门,比如眼前这空荡荡的茶壶。

  银屏的笑容变得苍白难看,咬了咬唇,眼泪差点儿掉了下来,道:“她们真是——欺人太甚!”

  嘤嘤嘤,小伙伴们、姐妹们快点来收藏一个嘛,依依的数据太惨淡了,看见的顺手点击一下加入书架啊!反正书架又不会满,动动小手,支持一下依依哈,么么哒~~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