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继妃生存守则

第16章 王府众生百相

继妃生存守则 依依兰兮 2255 2016-01-21 08:15:00

  她心中暗叹,嘴里泛起苦涩:当后娘的,这待遇挺正常!难不成人家还亲亲热热上前赶着她叫“母妃”不成?

  况且,这又是先头王妃所出的嫡子,又正是最桀骜不驯叛逆的年纪,还是燕王如今唯一的儿子!

  他有资格傲慢,有资格厌恶自己!

  徐初盈突然觉得有些心灰意冷,觉得自己还是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这燕王府,对她来说还真是龙潭虎穴啊!

  一路同行的亲卫队早已归队,只有远浦、绿鸳等领了二三十人随行一同回燕王府,这时候都不远不近的站在后边。

  绿鸳瞧了一眼被众人热热闹闹围着、欢笑着、奉承着的燕王,再瞟一眼冷清清站在燕王身后不远不近处仿佛完全被众人遗忘了的徐初盈主仆三人。

  轻轻叹了口气,小声向远浦道:“王妃真可怜!以后的日子,恐怕也不好过呢!”

  远浦也瞅了一眼,神情却是淡淡并不在意,只低声回道:“别说了!王爷的家事,不是你我该置言的!”

  绿鸳顿时俏脸微沉,轻哼道:“你可真没心没肝没肺没良心!再怎么说你也吃过王妃烤的东西吧?都吃狗肚子里去啦?”

  远浦顿时脸上有点挂不住,苦笑道:“那都是主子们的事儿,那你说咱们做属下的能怎样?以后王妃有什么吩咐,能帮的暗中帮她一把便是!你这样多嘴,仔细叫人听见了……”

  不但脸上挂不住,心里也委屈:我是担心你祸从口出啊!

  绿鸳也明白自己那话不能乱说,轻轻一哼便不再言语了。

  不说别人,单说王爷的侧妃元侧妃,那可是王爷生母元太妃娘家的侄女儿,向来在这王府中是个说一不二的主儿,便是先头的王妃也待她客客气气礼让三分,若她万一知晓了自己那话,还真是挺麻烦呢!

  那厢夫妻、父女、主仆厮见亲热了好半响,燕王才转过身,看向徐初盈。

  他一转身,元侧妃等人皆是一静,一双双眼睛齐刷刷的也看向徐初盈。

  那目光,有探究、有好奇、有兴味、有不忿、有嘲讽、有不屑、更有敌意。

  总之,绝对没有的就是欢迎和善意。

  徐初盈不喜欢这种感觉,苏嬷嬷搀扶着她手臂紧了紧。

  最可怜银屏小丫头,自打生出娘胎以来哪里见过这样的阵势、哪里被这么多双不善的目光齐刷刷盯过?唬得脸上发白、眼神慌乱,小身板控制不住的颤抖起来。

  燕王眉头微蹙了蹙,冲徐初盈点点头:“王妃过来,与大家见见吧!”

  离得这么远做什么?就这么怕他吗?当他是狼还是老虎?

  元侧妃的目光不停的在徐初盈和燕王之间不着痕迹的来回滑动,燕王蹙眉、以及眼底飞快划过的那一抹不悦并不能瞒过她的眼睛。

  她不由一喜,紧了紧手中的绫纱帕子,心道:看来,王爷对这位新王妃并没有什么好感,更谈不上喜欢嘛!这就好,太好了……话又说回来,这大夏皇帝赐的婚,王爷会喜欢她就怪了!

  徐初盈勉强挤出一丝笑意,柔顺的应了声“是”,微微垂眸敛目,老老实实走到燕王身边,那股子欲掩饰又掩饰不住的小心翼翼,只要不是个笨的都能看得出来。

  众人交换了一个眼神,意味各异。

  元侧妃心中更乐:还是个胆小怯弱、木头似的老实人啊!

  燕王脸色却更冷了两分,今日马车上她提出那样要求,他虽没有当即一口答应,可他也没有拒绝不是吗?她做出这副样子,给谁看?

  心里一股无明业火拱啊拱的,燕王索性也懒得命众人给王妃见礼,拂袖而行,淡淡道:“走罢!都散了吧!元氏,你留一下。”

  众人知晓燕王的脾性,是不喜热闹排场的,今日刚回府风尘仆仆、疲乏劳累,家宴照例会安排在明晚,到时候,自然见得到。

  众人便齐齐或屈膝垂首、或躬身答应,各自退去。

  井然有序,不见一声多余响动。

  元侧妃则含笑柔声答应,往燕王身侧近了近,微笑道:“王爷可是要问王妃住处?明春殿已经修葺完工,人手也都配备齐全,一应所需物件亦亦备好,王妃且先住下便是!若有什么要添置、修改的,回头同妾身或者管家说一声都使得!王爷,妾身陪王妃过去,太妃挂念着王爷呢,王爷还是赶紧去看太妃吧!再说王爷也累了,见了太妃好休息去!”

  燕王脸色缓了缓,露出几分满意点了点头,向徐初盈道:“既如此王妃先去歇着吧!明早再去给太妃请安!”

  徐初盈答应了,与元侧妃站在那里,看着燕王走远了,方领着丫鬟婆子们朝明春殿方向走去。

  元侧妃待她既和气又友好,转过脸便笑吟吟的一口一个“姐姐”的,叫得徐初盈老大不自在,也纳罕她怎么就叫得那么自在!

  一路上元侧妃又各处指点给她看,哪儿是薛夫人住的鸣琴馆、哪儿是秦夫人住的水仙楼、哪儿是宁美人住的宁萱斋、哪儿是昭美人住的广恩楼,哪儿又是自己住的玉琼殿、太妃住的福安殿。

  也不知是真忘记了还是无意,独独漏掉了燕王所住的福宁殿没有说到。

  不过徐初盈并不介意,她又不可能主动往燕王面前凑讨他的嫌,知道与不知道他住哪儿都无所谓!

  指着方位介绍这些住处的时候,元侧妃少不得又顺口笑着点评一二各处的主人。

  太妃不必说,是最慈祥和蔼、疼爱小辈的老人家。

  薛夫人是吏部主事的嫡女,性情很开朗,最爱说笑,育有一女六岁。

  秦夫人是陕西西安望族秦家的姑娘,知书达理,是有名的才女。

  宁美人家里是行商做生意的,乃燕城数一数二的大富商之家。自然,宁美人极有钱,出手最是阔绰。本人长得也十分美貌,很受王爷喜爱。

  昭美人呢,原本是先头王妃的陪嫁大丫环,先头王妃病逝前,请求王爷收了的。是个性子沉闷的,平日深居简出,不太与人来往,顶多偶尔去探望探望大公子。

  至于她自己,元侧妃呵呵一笑,只说自己有个九岁的女儿就没说别的,倒说起徐初盈来,笑吟吟的道:“妹妹一见姐姐便觉亲近,姐姐这般人品模样儿,到底是京都来的,由不得不叫人赞叹!不叫人喜欢!往后咱们姐妹相处的日子还长着呢,得了闲,姐姐尽管找我说话解闷儿,多说些京都掌故与妹妹听听,叫妹妹也长些见识!”

  苏嬷嬷忍不住飞快瞟了语气诚挚无比的元侧妃一眼,不知她说这话是并不知自家主子的底细呢,还是有意嘲讽!

  新书求收藏!求推荐,么么哒~~

  喜欢的一定要支持依依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