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继妃生存守则

第15章 与燕王的谈判

继妃生存守则 依依兰兮 2162 2016-01-20 08:00:00

  燕王挑了挑眉,似笑非笑的瞧了徐初盈一眼,道:“王妃说,让本王和王妃都省心、避免诸多麻烦?可本王只听到对王妃有好处,对本王——不知本王省什么心、避免什么麻烦呢?换句话说,本王能有什么好处!”

  那最后一句话不是询问,而是肯定的语气。

  尾音略重,带着些许慵懒的意味,就好像在说:你当我傻呢!

  徐初盈却是面不改色,更无半分心虚或者羞窘,仍眸光柔和的看着燕王,语气却是笃定:“王爷总不希望再娶一位王妃吧?臣妾若是死了,朝廷肯定还会给王爷赐婚!像臣妾这么合适的王妃,只怕不会太多吧!”

  燕王气结。

  且不知为何,听到她张口就说死,燕王的心突的一跳,竟生出几分恼怒,面色微沉,冷笑道:“王妃不嫌杞人忧天了吗?在本王的地盘上,本王要谁活谁就活,要谁死谁就死!哼,本王若不想谁死,便是她想死也死不了!”

  徐初盈不知道自己到底哪句话又惹怒了他,心下微微有些没底起来,低垂着眉目,轻柔的道:“臣妾,素来谨小慎微习惯了,或许,真是杞人忧天了吧!王爷既这么说,臣妾也放心了!若有言辞冒犯,还请王爷恕罪!”

  燕王轻轻一哼,马车中一时寂静无声。

  半响,方听到燕王冷冰冰道:“谨小慎微不是什么坏毛病,可若是太过了,对你自个没有什么好处!放心!”

  说毕,一撩袍子起身便下车了去。

  徐初盈动了动唇,站了起来无声相送,到底什么也没有再说。

  他说的“放心”,到底是个什么意思?是让她放心他不会让她这么轻易死去,还是他答应了她的请求让她放心?

  徐初盈头疼的揉了揉太阳穴:能把话说清楚吗!

  唉,算了,管他什么意思,只好走一步看一步了!

  她又不能追上去问个究竟!

  再次启程上路,渐渐感觉困倦,徐初盈往靠坐一靠,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等她醒来之后,没过多大会儿,便感觉马车平稳了许多,而且速度也明显快了起来。

  心中一动:想必,是接近燕城了吧?

  只有靠近燕城的官道,才有可能会修得比别处都好。

  她精神一振,没来由的也有点紧张,忙坐直了身体,轻轻掀起一角宝蓝缠枝宝相花纹的车帘子往外瞅了瞅。

  这一眼,但觉天宽地阔。

  前方的官道修整得宽大而平坦,道路两边各有一排粗壮的白杨树,银白的树干笔直修长,树干枝枝往上。

  从白杨树间望出去,两旁是一眼看不到边的平原,正是春末时节,平原上一片碧绿一片金黄,碧绿的是刚栽植没多久的水稻苗或者别的庄稼,金黄的,是已经成熟还没有来得及收割的冬麦。

  极远极远的,是起伏的山脉,只能够看到一抹墨一般浓重的深翠色,高大、雄浑、厚重,无峰无棱,弧度阔大,与国都金陵、江南一带那婉约的山脉完全不同!

  这样的山,这样的地,望之令人心怀亦为之一宽。

  徐初盈唇角不自觉的翘了翘,轻轻放下了车帘,心中的不安定仿佛一下子消除了许多。

  这样的山水养育着的人,或许,心胸都是宽广的吧?

  马车忽然停了下来,外头起了一阵骚动喧嚣,还有极庄重而节奏明快的鼓乐声。

  徐初盈侧耳倾听,才知已经到了燕城外十里的什么春风亭。燕地的文武百官都到了这儿迎接燕王呢!

  这跟她没有什么关系,为了以防意外,她连一点儿缝隙都没打开往外头偷看,而是耐心的等着,等着众文武百官见过了燕王之后,车队继续前行。

  在过了约莫两刻多钟辰光,马车一顿,终于又行驶了起来。

  徐初盈忙打起精神坐好,很快,就要进城了!

  燕王府坐落在燕城正北方,车马队从南边的含辉门而入,便是一条南北直通的宽阔大道,直直通往燕王府。

  说是府,其实跟宫差不多,只不过规模上比金陵的皇宫要小一些、宫殿建筑更低调一些罢了。

  进了城门,隔着车帘,徐初盈看到大道两旁挤满了乌压压的看热闹的人群影子,还有两边各一长排手持长枪维持秩序的衙役不停的将人群往后赶、再往后赶,喧嚣热闹得沸水一般。

  徐初盈不禁勾唇微微笑了笑,也难怪,燕王这次进京朝贺,娶了位王妃回来,百姓们岂有不爱看热闹的?

  进城之后车速并没有慢下来,没有多久,便到了燕王府门口。

  这一带许是早就清过了场,四下里静悄悄的不见一丁点动静,只除了马蹄声和车轮声。

  马车的速度渐渐慢了下来,并没有停下,而是匀速的驶进了燕王府,直到了内宅二门处才停了下来。

  徐初盈扶着苏嬷嬷和银屏的手下了车,眼前是一片宽阔的平地,周边栽植着绿树、摆着盆花,苍灰的墙壁显出几分古朴拙直。

  前方,是一群穿红着绿、打扮得姹紫嫣红、珠围翠绕的美人们,为一大群丫鬟婆子媳妇们簇拥着,她们的两旁稍远处,则是王府管家、管事以及男仆们。

  徐初盈一下车,正好看见领头的几位女眷在一位丹凤眼、瓜子脸、穿着绛红撒金绣牡丹花衣裙、钗环亮丽女子的带领下娇笑着迎上燕王,娇声呖呖的招呼着,管家也领着众仆齐齐跪了下去,叩首问安。

  而一着粉红一着鹅黄,一个八九岁、一个五六岁,梳着三丫髻戴着珠花的俏丽女孩儿更是咯咯娇笑着挣脱各自母亲的手,如乳燕投林般叫着“父王!”扑向燕王,拉着他叽叽咯咯的说笑个不停。

  徐初盈目光一转,落在唯一的一名男主子身上,想来那就是先王妃所出、燕王唯一的儿子、今年十一岁的高绍远了。

  只见他穿着一身姜黄色嵌青纹提花缂丝缎锦袍,圆领箭袖,腰间系着嵌白玉的腰带,玉冠束发,身形秀挺,小小年纪便显得风仪不俗。

  徐初盈并没有看清楚高绍远的长相,一眼望过去,只觉得看轮廓应颇为俊美。

  因为她望过去的时候,高绍远正好也朝她望过来,四目相对,徐初盈滞了滞,立即将目光移了开去。

  眼角余光没有漏过高绍远不屑的勾了勾唇,满脸嘲讽和鄙夷。

  而那双眼睛,锐利冷漠如同刀剑冰雪,带着浓浓的敌意,令徐初盈的心有些不受控制的“噗通噗通”狂跳起来。

依依兰兮

求收藏~~~   终于要进府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