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继妃生存守则

第14章 您没留下王爷吗?

继妃生存守则 依依兰兮 2196 2016-01-19 07:30:00

  主仆两个正在这儿忧心忡忡,苏嬷嬷匆匆用过晚饭也过来了。

  一见只有她们俩,便道:“王爷又走了?”

  嗔了徐初盈一眼,略责备道:“王妃您怎么就让王爷走了呢!老奴瞧着今儿王爷心情正好,您该留住王爷啊!别忘了,如今您可是王妃,王爷是您的主子,也是您的丈夫啊!”

  徐初盈眉心一跳,傻眼。

  她不是笨,只是没有经验而已。

  所以,陪着银屏这憨货一起二了一回!

  脑子里电光火石般闪了闪,她明白了!

  他方才之所以恼,是恼她没有主动留下他,恼她没有主动要求服侍他……

  徐初盈的脸色瞬间变了好几回,有点茫然和慌乱。

  主动留下他?她打心底里不愿意,一点儿也不愿意!

  成亲那夜虽然受到了他给予的莫大的羞辱,然而只要一想到他说的话,想到他说的,只要她安分守己的坐在燕王妃的位置上,他不会亏待了她的时候,她就感到莫大的自在和安心!

  她所求,便是平平淡淡的生活。

  如此,不正是各取所需、各得其好吗?

  既然如此,她当然用不着留他、尽妻子的义务服侍他安寝。

  而自那夜之后,他也一直没有再碰过她!他们之间井水不犯河水,相处得相当的和谐。

  可是,今天晚上,他那是什么意思?

  是因为——队伍中没有女人,他这是——生理需求、憋不住了吗?

  徐初盈忍不住一阵恶寒。

  又想,若真是如此,那反倒好办了!他不是说了吗?还有三天,便可回到燕城、回到燕王府了!

  到时候,环肥燕瘦、媚的纯的,他要多少女人就有多少。自然不会再想起她!

  可若是从此缠上了她,隔三差五的命她侍寝,这个,还真是——

  她不是嫌弃他。所谓的入乡随俗,既然到了这个时代,又不得不做了继妃,她可没有那么天真的还去奢望什么一生一世一双人,那显然是十分可笑的!

  她想的只是——

  他的女人们不会放过她,从此不得安宁,该怎么办?

  “王妃!”苏嬷嬷见徐初盈先是怔怔的,随即神色变幻莫定,变得有几分难看起来,便忍不住心疼,忙扶住她柔声安慰道:“无妨!无妨的!王爷走了便走了!王妃您的厨艺这么好,以后有的是机会!”

  银屏不明所以,看看王妃,又看看苏嬷嬷,眨了眨眼。

  徐初盈知道苏嬷嬷误会了,也没有解释。

  勉强笑了笑,点了点头,笑道:“嗯,嬷嬷说得对。我只是,可能是我想的多了点儿!没事,歇着吧!”

  “对,对,赶紧洗漱了歇着吧!明日还要赶路呢!”苏嬷嬷笑了笑,叫上银屏,两个人忙碌起来。

  这一夜,徐初盈睡得一点也不踏实——心里装着这事儿,仿佛压了一块大石头,能踏实就怪了!

  燕王同样也睡得很不踏实。

  躺在床榻上,一闭上眼睛,脑海中便没来由的浮现那个女人的容颜,那般恬淡的神情,以及那双滢滢温柔的眸子,挥之不去,令他恼火不已。

  他想,必定是那个女人不知天高地厚惹恼了他,所以他才会这般!

  次日,燕王没有上马车,而是改骑了马。

  徐初盈一个人坐在空荡荡的豪华马车中,简直如坐针毡,总有种鸠占鹊巢的不自在。

  今日自出门起,她就没有同他照过面呢!

  只遥遥的看到了背影,修长的身姿挺坐在通体玄黑无一丝杂质如一匹黑缎子似的高大黑色骏马身上,玉冠束发,形容清朗,月白银边的披风被风吹得鼓掌起来,黑白是那样的分明,分明得有些冷清。

  徐初盈有些无力的往靠坐上靠了靠,轻轻叹了口气,看来他是真的生自己的气了啊!

  徐初盈不知道该怎么办,琢磨了无数种修补的法子最后又自己否定了。

  索性破罐子破摔:由着他去吧!

  他是心志高远干大事的人,她对他来说还有利用价值,所以,他是绝对不会因为些许小事儿就将自己作为弃子的!

  这么想着,徐初盈那不安的心总算又定了三分,连带坐在这豪华宽阔的马车中,也觉出了几分舒坦自在。

  仿佛又回到了那夜变故之前,一连三天,燕王都没有再过来寻过徐初盈,而徐初盈主仆也仍然一如既往的循规蹈矩,低调得令人几乎感觉不到她们的存在。

  直到这天早晨出发前,徐初盈听到几名军士极愉快的议论:今日下午,便能到达燕城了!

  徐初盈当时心中就是一跳,忐忑了一路,在中午用餐小做休憩的时候,终于硬着头皮命苏嬷嬷去请燕王来车中一叙,说是“有极要紧的事情同他商量。”

  苏嬷嬷露出一副“早该如此!”的神情,对王妃的关切大大超过了对王爷的恐惧,毫不犹豫的答应了。

  并且很快就将燕王请了过来,获得银屏崇拜无比的眼神追随。

  凤眸冷清,长眉入鬓,气质清贵又清冷的燕王神色淡淡,施施然上了马车。

  那份从骨子里透出的高贵、优雅、从容令徐初盈微微有些失神,慌忙站了起来,屈膝福身:“臣妾见过王爷!”

  燕王淡淡“嗯”了一声,或者是“哼”,便径直走到主位上,优雅落座,挑了徐初盈一眼,不紧不慢道:“王妃说有极要紧的事情同本王商量,不知是何事啊?”

  他这般开门见山直奔主题,倒令得徐初盈有片刻的滞怔。

  旋即很快便回过神来,定定神,眸光平而柔和的看向燕王,点点头道:“是,臣妾无意中听得军士们议论,说是下午申时左右便能到达燕城?”

  燕王“唔”了一声,漫不经心的点了下头。

  徐初盈见他没有半点儿接茬的意思,也就不再犹疑委婉了,便道:“臣妾今日,想跟王爷说几句心里话。臣妾与王爷成亲那夜王爷所言,臣妾字字句句谨记在心绝不敢忘!并且,臣妾务必会做得到!燕地、燕王府的一切大小事务,王爷放心,臣妾绝对不会插手,更不会算计图谋什么,臣妾相信王爷也是个言出必行的,必定会保臣妾平安!只是——”

  徐初盈苦笑了笑,幽幽轻叹道:“纵然臣妾无心图谋算计,仅凭臣妾坐在燕王妃这个位置上,只怕也已经成为无数人的眼中钉、肉中刺欲除之而后快了。为了避免诸多麻烦,让王爷和臣妾都省心,臣妾初入燕地,还请王爷在人前待臣妾敬重三四分,好歹,也让那些企图算计臣妾的人有个顾忌……不知王爷——可能答应臣妾?”

依依兰兮

还是收藏~~、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