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继妃生存守则

第12章 王爷输惨了

继妃生存守则 依依兰兮 2309 2016-01-17 20:00:00

  又看了银屏一眼,想不起来这丫头叫什么名字,只道:“还有你,也坐下!”

  徐初盈主仆相视一眼,她便笑道:“臣妾打发时间罢了!王爷不嫌弃,臣妾便陪王爷玩儿两把,只是,臣妾技术不太行,王爷不要嫌弃才好!”

  说着便盈盈坐了下来。

  银屏一点也不想玩,她怕燕王。

  但是却不敢不玩,同样因为怕燕王。

  燕王“哦?”了一声,挑了挑眉,目光扫过桌面上的筹码,笑道:“王妃太谦虚了!”

  徐初盈唇边笑意微僵,不由暗暗思索:她到底要不要正常发挥呢?

  好纠结啊!

  最后把心一横,还是正常发挥吧!

  一来,她未必赢得了他,像他这样精于算计的人,自然是一通百通的,区区叶子牌何在话下?

  二来,倘若作假被他察觉,深受刺激、恼羞成怒给她小鞋穿怎么办?

  银屏洗牌的手都在发抖,牌没洗好,倒是哗啦哗啦的响个不停。

  徐初盈既叹又暗暗好笑,道了声“我来!”将牌拿了过去,纤纤素手十指翻飞灵巧如燕,一套动作行云流水的完成,煞是好看。

  燕王看的微微有些失神。

  他从不知,原来洗牌也可以洗出这么令人赏心悦目的感觉。

  两三局下来,燕王眼中的戏谑和慵懒无谓的神情渐渐的不见了,渐渐为凝重肃色所代替。

  又玩了大半个时辰,燕王别说筹码了,带的银票、配饰——除了不能做赌注的东西,统统都输光了。

  徐初盈很有点不好意思,不过瞧着那堆放在自己面前的青玉扳指、白玉佩、金瓜子、金豆子等物,心情还是很不错的——谁叫她需要钱来傍身壮胆呢?

  “王爷,”徐初盈瞧了眼神色晦暗不明的燕王,试探着陪笑道:“要不——不玩了吧!”

  燕王暗松了口气,睨她一眼,心道:怎么才说!

  “嗯”了一声将牌一推。

  “王妃的牌技如此了得,先前果然是太谦虚了!”燕王半是夸赞半是不服,他真的没有想到自己会输,而且是完全一边倒的输。

  那叫什么的小丫头并没有同她主子作弊,这一点他看得真切。

  于是,就更不甘心了,暗暗发誓:这场子将来不找回来,也忒没面子了!

  徐初盈浅浅一笑,柔声微笑道:“臣妾从前无事可做,玩这个解闷玩得多,自然熟能生巧。王爷您是做大事的人,又哪里会在乎这些些雕虫小技呢!”

  怨不得好听话人人爱听,因为好听话听着就是舒畅啊!

  燕王纵然英明神武,也不能免俗,听了徐初盈这话,心情一下子不觉也开朗了不少。

  忍不住一笑,甚是不甘的道:“本王平日里与侍卫们出去,路上有时无聊了也会玩玩牌,本王从来没怎么输过!”

  意思是,本王虽然输给了你,但其实本王的本事也不弱。

  徐初盈心中却大叫后悔!

  心道早知如此,我一定也会让你没怎么输的。

  嘴里不知怎的,却是说道:“因为他们都是王爷的属下——呃……咳咳!”

  话没说完更是后悔,慌忙用咳嗽掩饰过去。

  可燕王又不是蠢人,这话纵然她只说了一半他又有什么听不出来的?

  顿时眸光一闪,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俊脸微沉,怒道:“那帮混账东西端的!”

  居然敢耍他,暗地里让着他!

  很好!当他是傻子吗?

  徐初盈暗骂自己多嘴,一不小心就真相了!

  惹怒了他,于自己有什么好处?

  她忙陪笑,结结巴巴的道:“王爷其实、其实无需介怀,王爷出行,想必定是有要紧事务要办!身为属下,哄王爷开心、让王爷心情顺畅愉悦,以便更好处置各项事务,这个,也是、也是身为属下的职责所在……”

  “哦?”燕王却不领情,反而轻轻一哼,似笑非笑的瞅了她一眼,挑眉道:“哄本王开心?让本王心情顺畅愉悦?王妃的意思是,本王的牌技真的很差吗?”

  徐初盈狠狠噎住,真是越说越错!

  “不、不是、不是!”她慌忙摇手,忙道:“臣妾那番话都是胡说的,全是胡说,王爷您就当臣妾什么都没说!什么都没说!”

  心中却由衷的道:平心而论,王爷您的牌技真的一点都没有技术性可言……

  真是没想到啊,心狠手辣、心机深沉的燕王,牌技会这么差。

  其实,并非燕王在这上头很差劲,而是徐初盈她并不知道,自己那技术有多高!

  “哼!”燕王轻轻一哼,没好气瞅了她一眼,不知是对她这般没骨气墙头草似的行事风格不满,还是对她对他的态度而不满。

  不过,不满归不满,燕王却没有离去。

  起身离开牌桌,又往榻上坐下了,瞟了外头一眼,淡淡道:“时候不早了,今日本王难得心情还不错,就有劳王妃下厨做两道好菜吧!”

  说着深深看了徐初盈一眼,眸底划过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

  昨日野营过夜,你露那一手不正是想要引起本王注意吗?现在,你成功了!应该感到高兴才是。

  徐初盈有些意外,也有种被看穿的心虚,不敢对上燕王的眼神。

  昨夜她的确是在向他展示自己的价值,但她并没有想到他会这样大模大样的吩咐她。

  这算是——认同了她的价值吗?

  可是——

  “王爷,这会儿有点晚了,臣妾怕来不及准备什么!不如明天晚上——”徐初盈有点为难的开口。

  “明天的事儿明天再说吧!”燕王却打断了她,半真半假的笑道:“事出突然,岂不是更能表现出王妃的真本事吗?让本王,再开开眼!”

  “……”徐初盈还能说什么?

  只得应了声“是”,立刻换了一身方便做饭的银蓝暗纹窄袖褙子和素绫烟蓝色长裙,干净利落的往厨房去了。

  “奴婢去给您帮忙!”银屏生怕苏嬷嬷让她留下来伺候燕王,一直紧跟在徐初盈身边,毫不犹豫的抢着去了。

  燕王不知看没看出她的心思,不过,他朝苏嬷嬷亦道:“你也去帮忙吧!”

  苏嬷嬷求之不得,恭声应是。

  厨房里,为了给王爷、王妃准备菜肴,七八个人早已忙得热火朝天。

  整个厨房烟熏火燎,蒸汽升腾,灶火熊熊,夹杂着切菜剁菜、滚水沸腾、主厨各种吩咐指令等声音,嘈杂一片。

  又有各种不同的香气从各个炉子上的炖锅、蒸笼里、锅里冒出来,将不大不小的厨房渲染得烟火气十足。

  徐初盈主仆三个的到来,令厨房里的众人有片刻的惊讶和混乱,但很快众人就各自继续着手上的活计了。

  实在是时间紧,招待的客人分量太重,谁也不敢分心。

  一名唤顾嫂子的伶俐厨娘陪笑领着徐初盈在厨房里转了一圈,介绍了一遍还有些什么现成的材料。

  说的时候她多半是向着苏嬷嬷的,因为她下意识的认为,做菜肯定是苏嬷嬷做——这才合理啊!

依依兰兮

看文愉快~~记得收藏、收藏、收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