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继妃生存守则

第11章 驿馆里的孤儿寡母

继妃生存守则 依依兰兮 2294 2016-01-16 08:30:00

  次日改道而行,在延城驿馆留宿。

  这日到达延城不过申时左右,还挺早,太阳尚斜斜的挂在天上,只是因为下一处驿馆又距离太远,只得停止赶路。

  徐初盈下了马车,与燕王一同往驿馆后头走去,一阵妇人的哭闹声从左边院落飘过来,其中还夹杂了孩子的哭声,徐初盈心中一软,脚步情不自禁的慢了下来。

  燕王原本是不在意的,见状亦微微顿步,睨了她一眼,示意延城县令上前,冲那边哭声的方向努了努嘴:“怎么回事?”

  这位蒋县令脸色一白,忙拱手陪笑道:“王爷息怒!王爷息怒!下官马上叫人赶他们走!”

  心中暗骂那一家子好不晓事,冲撞惹恼了王爷,她当得起吗!

  “这位大人,”徐初盈忍不住道:“王爷问你怎么回事,你可还没回答呢!”

  燕王听了这话,怔了怔,眼底忍不住划过一抹笑意,便不做声,算是默许了她的话。

  徐初盈虽没有看他,实则捏了口气,见他没有发作自己反而默认了,心下暗松。

  蒋县令一愣,只得吞吞吐吐的吱唔道:“回王爷、王妃,那妇人,那妇人乃是前任吴县令的妻子儿女,吴县令上月猝死,她们孤儿寡母没钱住客栈便一直住在这驿馆之中,还没来得及启程回乡。下官见他们可怜,也由着他们了。可今日……既然要招待王爷王妃一行,他们再待着自然就不合适了……都怪下官安排不周,下官马上叫人让他们搬走!”

  徐初盈不由暗叹,想说什么又忍住了。

  燕王却看向她,笑道:“王妃以为如何呢?”

  徐初盈见他问了,自然要说的,便陪笑道:“他们孤儿寡母的已经够可怜的了,况且又是官员遗孀,好歹她的夫君也是为王爷效过力的,不如,就算了吧!让他们住着便是……”

  “听见了?”燕王看了蒋县令一眼,道:“就按王妃说的吧!王妃说得对,那妇人的夫君好歹做过本王的官,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孤儿寡母落到这般下场,本王既碰上了,也不能不管!”

  便扭头吩咐绿鸳:“回头给那妇人送二百两银票过去。蒋县令,安排人好好送他们回乡吧!”

  “是,王爷!”绿鸳和蒋县令一同答应。

  一行人继续往里走。

  绿鸳便忍不住道:“那妇人的丈夫好歹也是做过官的,怎的就这么穷呢!”

  徐初盈便笑道:“这是好事嘛,说明那位县令大人是个清官呀!”

  “可是,”绿鸳一撇嘴,又道:“就算是个清官,那县令去世的时候,亲友同僚前来上香烧纸,总有奠仪吧?怎么至于连客栈都住不起!”

  徐初盈“嗤”的嘲讽一笑,道:“绿鸳姑娘没听说过一句话吗?‘太太死,压断街;老爷死,门罗雀’,奠仪,只怕没有多少奠仪的。”

  “什么意思?”绿鸳呆了呆,然后“啊!”的一声恍然大悟过来,也不由叹道:“细想想,王妃说的,可不正是这么个理儿呢!唉!”

  顿时有点意兴阑珊起来。

  官太太去世,拜祭的客人车马轿子能压断大街,那是在巴结官老爷;官老爷没了,谁还去巴结毫无用处的孤儿寡母呢?

  燕王却瞧了徐初盈一眼,似笑非笑道:“本王的王妃还真是博学多才,连这等话都知晓!”

  徐初盈心中一凛,随即淡淡一笑,波光盈盈清澈无比的眸子坦然看了燕王一眼,道:“这等话,毫不稀奇的!”

  她的话似乎有点太多了。

  或许,因为那陪嫁队伍二百多人的死潜意识里她到底是愧疚不安的吧?

  不管怎么说,纵然她无能为力根本没有办法救得了他们,可是,无可否认,那些人都是因为她才会死的。

  如果不是作为她的陪嫁,他们至少都还好好的活着!

  她不喜他们,但也没想过要他们死。

  在听到那孤儿寡母一家子的凄凉境况之后,她没来由的就受了感触、动了恻隐之心,好像做了好事、帮了他们,就能稍稍减轻一些心中的愧疚似的。

  燕王想到她出身大理寺卿徐府,纵再受冷落,到底官宦之家,片言只字总会听过,有此一言亦不为过,遂一笑置之。

  一时,两个人都不再说话。

  他们不说,其他人就更不会说。

  照例两个人分开住宿。

  燕王理所当然的住了最好的主院,而徐初盈主仆三个,则进了东边的小院落。

  不一会儿,蒋县令夫人便前来拜见。

  徐初盈一怔之下随即释然:这是燕王的番地,地方官员对他这位主子的态度跟朝廷官员自然不同的,她这位王妃,也算是水涨船高了。

  这位蒋夫人三十出头的年纪,圆脸宽额,皮肤极白,看起来一团和气。

  穿着一身绛紫色葡萄花鸟纹的窄袖褙子、深紫色银线挑边的十八幅湘裙,梳着油光水滑的如意髻,显得很是得体。

  或许是之前一番对话的缘故,蒋县令必定对她叮嘱了什么,蒋夫人对自己这位王妃很是尊敬客气。

  徐初盈初来燕地,自然也愿意多多的了解这一方的人情风俗,对方表示出善意,她当然就笑吟吟的接了。

  一个着意逢迎,一个有意探问,一来二去很快就熟络起来,相谈甚欢。

  眼见时候还早,坐着干说话也无趣。

  便唤了银屏,三人一同玩起了叶子牌。

  在牌桌上的人,更容易放松下来,便是闲聊,也能多问出些没有那么多顾忌的实话来。

  不想,三人玩得正欢的时候,燕王冷不丁的却来了。

  还没让苏嬷嬷通报。

  就那么无声无息的站在徐初盈的身后,看她手中的牌。

  察觉到其他两个人那怪异的表情和眼神,一头雾水的徐初盈慢慢回头,骇得手中的牌差点儿撒了一地!

  “王爷!”徐初盈眸光一撩,随即又平静下来,挑不出半点儿错的对着燕王屈膝、福身,微笑道:“王爷什么时候来了?也不让人通报一声,臣妾差点失仪了!”

  燕王将她前后的表情变化看得真真切切,面对这样一个瞬间又把自己调整到完美得无懈可击的王妃,他没来由的就有点气闷!

  看着她如此,他没来由的便有一种将她的这份平静撕破的感觉!

  然而,这般柔顺而恭敬的王妃,不正是他希望得到的吗?

  燕王一时也弄不清自己究竟是怎么一种心态,瞪了徐初盈一眼轻轻一哼,俊颜微沉。

  蒋夫人和银屏也忙起身见礼,两个人都有点惴惴。

  这牌自然是打不下去了,蒋夫人也不敢再留下来碍眼,连忙识趣的陪笑告退。

  燕王理都没理她。

  徐初盈只得冲她含笑点了点头,蒋夫人如释重负,忙不迭的退了出去。

  燕王径自在牌桌前坐下,目光一瞟,笑道:“倒是本王不请自来,扰了王妃的兴致了!坐下,本王陪你玩玩!”

依依兰兮

求收藏,么么哒~~   那啥,明天晚上8点才更了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