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继妃生存守则

第7章 梦靥

继妃生存守则 依依兰兮 2152 2016-01-13 08:00:00

  梦境,如潮水般袭来。

  光怪陆离,杂乱无章,却充满着哭喊、尖叫和挣扎。夜色沉沉,火光乱晃,刀剑铮鸣,鲜血四溅,无数的凄惨的嚎叫仿佛在耳畔响起!

  徐初盈“啊!”的惊叫着猛然惊醒坐起,额头上,冷汗涔涔。

  “王妃!”值夜的苏嬷嬷赤着脚就从外间榻上奔了进来,麻利的将覆盖在灯上的杏色灯罩拿开。

  室中一下子明亮了许多,也驱散了徐初盈心头的阴霾。

  “可是做噩梦了!”苏嬷嬷将脸色苍白的她揽入怀中轻轻拍着她纤弱的肩,柔声道:“别怕!别怕!都过去了!一切都过去了!怨不得王妃的,怨不得您!”

  徐初盈抬眸看了苏嬷嬷一眼,笑了一笑,心中一暖:到底是伴了她十几年的奶娘,最是了解她不过。

  “我知道,”徐初盈勉强笑了笑,道:“奶娘,我没事的。”

  苏嬷嬷若有似无的轻轻一叹,抱着她的手臂紧了紧,又轻轻的拍了她肩膀两下。

  一早起床,洗漱后用过早餐,便准备出门。

  不想刚要出门,却见绿鸳带着两名轿夫抬着一顶小轿恰好进来。

  双方一愣,绿鸳唤了声“王妃!”笑着上前抱拳略弯了弯腰,笑道:“您的脚好些了吗?请上轿吧!”

  徐初盈冲她感激一笑,“有劳绿鸳姑娘了!你的药效果很好,已经好了许多了!多谢!”

  绿鸳摆摆手,抿唇笑道:“有用就好,王妃不必客气!”

  苏嬷嬷和银屏见有轿子,也松了口气,面上露出些喜色,扶着徐初盈上了轿,跟在旁边。

  小轿抬到了马车旁,徐初盈照旧上了马车。

  不一会儿,车身轻晃,辘辘而行,队伍又出发了。

  “王爷,”行了片刻,徐初盈终究开了口。

  手持书卷的燕王抬头,对上那双凝望过来的翦水秋瞳,莹莹眸光分明清澈,他却有种看不到底的感觉。

  徐初盈努力令自己露出一抹自然又柔顺的笑容,道:“臣妾有一事,想求王爷恩准。”

  她居然会求他?燕王倒有些好奇起来,微微一笑,“王妃但说便是!”

  徐初盈便道:“臣妾的嫁妆,能找回来多少便算多少吧!缺失的,也不要王爷补偿给臣妾了!臣妾,想求王爷派人将前夜遇难那些人好好安葬了,毕竟,他们是臣妾的陪嫁,主仆一场……”

  燕王心里没来由一落空,至于落空什么,他自己也不知道,只知道这种感觉令他有点不爽。

  “昨晚做噩梦了?”燕王不答反问。

  徐初盈眼皮一跳心也一跳,对上燕王似谑非谑的目光,脸上微微一热,有些尴尬。

  徐初盈不由气闷:这怎么问的?他干嘛就笃定她昨晚做噩梦了?哦,她昨晚做噩梦了,心里不安,所以才想起来那些人吗?他这是什么意思?

  好吧,她承认,是有那么一点……

  可是,昨天她心里乱糟糟的压根还没回过神来,加上脚上又痛,又要担心苏嬷嬷和银屏,哪儿还有精力去想别的?

  “是,”微微的有些恼羞成怒,徐初盈索性“破罐子破摔”的迎视着燕王的目光,轻轻道:“昨夜臣妾梦到前夜的情形了,心里有点不安!王爷,能答应臣妾吗?”

  你倒老实!燕王不禁笑了起来,俊逸的长眉一挑,道:“放心,本王早已吩咐将他们好好安葬了,既是王妃有心,本王再叫人做一场法事便是!王妃不必心里不安,那是个意外,谁也没有想到!”

  徐初盈的心狠狠的颤了一颤,手心一紧。

  清秀美丽的瓜子脸上却是神情淡然而感慨,柔声叹道:“王爷说的是,那是意外,谁也没有想到!臣妾能做的,也只有这般了!”

  燕王睨了她一眼,目光有点儿幽深,却是笑了笑,“唔”了一声不再说话,又低头看起了手中的书卷。

  望着被山石冲垮堆积的道路,长长的队伍不得不停了下来。

  午后行至这一段山谷时,不想前两日恰好下了大雨,山石坍塌,道路阻塞足足有二三十米。

  看来,三天是到不了燕城的了!

  虽是暮春初夏,但山中暗得快,才刚过申时,浓浓的山影树影遮挡下来,阴森森一片仿佛旁晚,凉意袭袭,令人心头也凉飕飕的。

  车帘一挑,苏嬷嬷和银屏将徐初盈扶了下去,苏嬷嬷苦笑道:“走不了了,今晚咱们又要在这山间过一夜了!”

  徐初盈一看,众军卫拴马的拴马,安营的安营,拾柴、打猎的忙了起来,果然是要住下了。

  她一笑,道:“这也无妨!这么多人呢!”

  银屏轻轻一哼,瞧了苏嬷嬷一眼,到底什么都没说。

  徐初盈反倒冲她一笑,轻轻拍了拍她的手背,笑道:“傻丫头,别总疑神疑鬼的!凡事有我呢!”

  银屏的心果然安定不少,与苏嬷嬷两个扶着徐初盈往一处已经扎好的营棚走去。

  没多大会儿,听到外头一阵喧哗吵闹,侧耳细听,原来是前去山林间打猎的军士们回来了。

  徐初盈带着苏嬷嬷也出去了,看了那边一眼,向苏嬷嬷笑道:“嬷嬷和银屏去跟绿鸳姑娘说一声,弄点东西来,咱们自己烤了吃吧!”

  苏嬷嬷还没答话,银屏眼睛一亮,拍手笑道:“好啊好啊!奴婢可是好久没有尝到王妃的手艺了呢!想起来真正馋死人!”

  说毕欢天喜地的拉着苏嬷嬷去了。

  苏嬷嬷和徐初盈相视一笑,笑道:“王妃稍候,老奴这就去!”

  不一会儿,苏嬷嬷和银屏身后便跟着两个军士一并过来,一人抱着一大捆柴、一人拎着一只洗剖干净的山鸡、一只野兔,最后连同一些调料一并交给了苏嬷嬷。

  那二人行礼之后,便蹲下来帮忙生火。

  徐初盈便笑道:“这种事情交给嬷嬷和银屏就可以了,这林子里有没有麻雀、斑鸠、鹧鸪、鹌鹑之类的小飞禽?两位可不可以帮忙猎一些回来呢?”

  银屏眼光一闪,情不自禁的想起在徐府中时冬日诱捕麻雀烧烤的滋味,忍不住舔了舔嘴唇,忙也讨好的笑道:“是啊是啊,两位大哥一看便知武艺高强、功夫了得,拜托拜托了!”

  两名军士受宠若惊,相视一眼,忙起身笑道:“王妃有命岂敢不从,您稍候,属下们去去就来!”

  山野林中各种小飞禽多得是,只是那么一点点的肉,谁稀罕去猎它们啊!既然王妃想要,也不过是举手之劳罢了!

依依兰兮

下一章在中午12点,记得收藏!推荐!\(^o^)/~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