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继妃生存守则

第6章 脚上的伤

继妃生存守则 依依兰兮 2457 2016-01-12 13:49:39

  “王妃的脚还疼不疼?快些进屋坐下,老奴给您揉一揉!您啊,是最不经疼的!”苏嬷嬷笑着岔开了话。

  徐初盈蹙眉龇牙轻轻抽气,苦着脸道:“奶娘您不提还好,您一提,我可要迈不开步子了!”

  “哎哟!那您慢着些!”苏嬷嬷大是心疼,招呼着银屏,两人小心将她扶了进屋。

  一时银屏打了热水来,苏嬷嬷脱下徐初盈的鞋袜,浸了热毛巾拧干,为她敷了下去。

  燕王走到门口,就听到里头传来一声惨绝人寰的惨叫:“啊!奶娘轻点!疼啊!疼死我啦!”

  燕王脚下一顿,眉棱骨不自觉的跳了跳:他分明看过,轻微扭伤而已,至于这么痛吗?难道——她又扭了?

  说不出是什么心态,下意识的,燕王便毫不犹豫走了进去。

  脚步声惊动三人,苏嬷嬷和银屏慌忙放下手中的活计行礼,“参见王爷!”

  对于这位罗刹,她们是真的怕了,牢牢谨记着徐初盈的叮嘱:在他面前务必要恭敬、恭敬、再恭敬!

  徐初盈心中大为不满,一边暗暗抱怨燕王这时候过来做什么?一边慌忙起身施礼陪笑:“臣妾见过王爷!”

  燕王径自坐在徐初盈先前坐的榻上,一边道:“见过什么见过?今日一天马车里还没见够吗?不必多礼,坐吧!”

  徐初盈叫他噎得实在气闷,又不敢表现出来,敛眉低目柔顺应是,小心翼翼的仍旧坐下,远远的坐在软榻另一头。

  这是她表示尊敬、不跟他抢地盘的意思,落在燕王眼中,却没来由的有点不爽。

  他是王,不爽当然不会藏着掖着。

  脸色微沉,便听得他不悦道:“坐那么远做什么?本王是老虎会吃了你吗?”

  “臣妾不敢……”徐初盈陪笑着,只得小心的挪动身体。

  燕王瞟见,挥手又道:“算了!别动!”

  他往中间挪了挪,目光落在她嫩生生莹白如玉的脚上。

  脚形优美,纤侬合度,五个指头并拢在一起,圆润小巧,莹白的肌肤衬着修剪得平滑整齐的粉色指甲十分娇俏可爱。

  燕王看了两眼便觉得有点心里痒痒,不动声色滑开目光,挑眉道:“又伤哪儿了?”

  话说,他还从来没有仔细看过女人的脚,也从不知女人的脚可以生得这么好看,让人见了便有种忍不住想要握住好好的抚摸怜爱一番的冲动。

  苏嬷嬷和银屏悄悄相视,均有些纳闷:王妃什么时候又受伤了吗?我们怎么不知道?

  徐初盈也生怕苏嬷嬷或者银屏多嘴,忙陪笑着道:“都是臣妾不小心,刚才,刚才进来的时候又扭了一下……无妨的,奶娘敷一敷便好了!”

  徐初盈说着,下意识瞟了地上那盆无人搭理、自顾冒着热气的热水。

  燕王脸一黑:这是在逐客?怪他打扰她敷脚了?

  想想那一声惨叫,挺慎人的,或许她是真的痛得狠了,倒也怨不得她……

  这么想着燕王心里也不怎么别扭了,便起身道:“既如此王妃赶紧敷一敷吧!别耽搁了明日上路!”

  “是,王爷!”徐初盈忙笑道。

  正欲起身相送,燕王瞅了她一眼,道:“不必送了!小心着点,别再伤着了!还有三天就能到达燕城,本王希望到时候王妃已经无恙了!”

  徐初盈连忙答应,看着他去了,才又坐下。

  苏嬷嬷和银屏也同时舒了口气,银屏还夸张的拍了拍胸口。

  徐初盈有点啼笑皆非,忍不住好笑道:“奶娘、银屏,你们两个能不能举止神情自然点儿?”

  “王妃您说的轻松,”银屏小嘴一撇,向门口的方向溜了一眼,方才说道:“奴婢见着王爷就忍不住害怕,万一惹恼了他,岂不是找死!哪里能够轻松的起来呢!”

  苏嬷嬷虽然没说话,但神情无疑也是这个意思。

  徐初盈一叹,幽幽笑道:“可是你们那个样子太明显别扭僵硬,岂不是更容易惹恼了他?再说了,咱们三个如今就好比人家砧板上的鱼,人家想要咱们的命,随时都可以拿去,只要不有意为之,不必太战战兢兢的!”

  又笑着加了句:“怎么死也比吓死强嘛!”

  说得苏嬷嬷和银屏都笑了起来,轻松不少,徐初盈却是又“啊!”的一声惨叫,连忙捂住了嘴。

  是苏嬷嬷将热毛巾给她敷了下去。

  苏嬷嬷无奈看向她,叹道:“我的王妃,您忍一忍罢!您叫唤不叫唤,还不是一样的痛!唉,您怎么能这么怕痛呢!”

  徐初盈痛得眼睛都湿润了,捂着嘴,露出一双水濛濛的眸子,冲苏嬷嬷点头,口齿含糊的一边龇气一边道:“您别管我,敷,尽管敷便是!”

  苏嬷嬷知道她这毛病打小就有的,当下也不管她,一狠心,真自顾自的敷起来。

  等红肿开始舒缓疼痛消减的时候,徐初盈已经泪水涟涟,看得苏嬷嬷和银屏又心疼又想笑。

  “王妃,属下绿鸳求见王妃!”门口传来一个女子的声音。

  “绿鸳?快请!”徐初盈忙道。

  这位佩剑劲装的年轻女子应是燕王身边的女侍卫兼服侍丫鬟,徐初盈自然不会怠慢她。

  苏嬷嬷连忙迎了出去,笑着将绿鸳请了进来。

  绿鸳拱手施礼后,便奉上一个两寸来长的白瓷瓶,笑道:“这是属下用的跌打药膏,消肿去淤效果还不错,王妃若是不嫌弃,且收下用吧!”

  徐初盈哪里会嫌弃?是又惊又喜还差不多!

  眼睛一亮,忙命苏嬷嬷接过来,笑道:“多谢绿鸳姑娘,我求之不得,如何会嫌弃!”

  绿鸳听她这么说倒“扑哧”一下笑了,笑道:“王妃您这么说,属下可当不起呢!又不是什么好东西!您忙着,属下告辞了!”

  “绿鸳姑娘请便!”徐初盈笑着点头,让苏嬷嬷送了她出去。

  银屏不由欢喜道:“这位绿鸳姑娘,心肠可真好!”

  “可不是!难得竟然还肯为我送药!”徐初盈也轻轻一叹。

  这药膏效果还真的不赖,涂上去便觉得清清凉凉的十分舒适,淡淡的药香味也不难闻。

  到了晚上临睡前,那红肿淤血已经消掉大半了,疼痛也是隐隐的而已。

  躺在床榻上,情不自禁的想到燕王的话,还有三天,就到燕城了!

  燕城,那会是个什么地方?等待着她的,又是什么?她的将来,又在哪里?

  徐初盈的心渐渐的越来越沉下去,有点伤感,有点茫然,也有点苦涩和无奈。

  她从来没有觉得身为穿越人士便占有多大的优势、就一定能够比这个时代的人生活得更好!

  身处这个时代,女子本身所受到的禁锢就多如鸿毛,在绝对的权力权势下,一切的努力都是徒劳。

  可正因为她并不属于这个时代,她的思想和灵魂是自由的,她没有办法做到逆来顺受、没有办法说服自己认命!

  所以,就注定她比别的女子活得更加痛苦。

  清醒的,总是更加痛苦。

  明明知道也许最后是一场徒劳无功,但是她还是忍不住想要追求、想要争取、想要努力的搏一搏!

  徐初盈轻轻的吐了口气,紧了紧拳头,暗暗对自己道:不,我还是不会认命的!没有陷入彻底绝望的泥潭中,我绝不会认命的!为了自由我努力了十几年,我不介意再努力十几年!

  心中略舒坦了些,闭上眼睛,不觉沉沉睡去。

依依兰兮

今天有点麻烦事儿,所以传晚了,抱歉。   收藏、推荐不太给力啊,求支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