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继妃生存守则

第5章 言语试探2

继妃生存守则 依依兰兮 2150 2016-01-12 09:57:25

  只见燕王看了她一眼,又道:“王妃可为那些人伤心难过吗?毕竟,他们都是王妃的陪嫁!天灾人祸,事发突然,真是可惜可叹了!”

  徐初盈摇了摇头,坦然看着燕王,道:“臣妾为何要为不相干的人伤心难过?从前臣妾过着什么样的日子谁人不知呢?那些人,并不是臣妾的人,臣妾的人,只有奶娘和银屏!”

  燕王听她句句不离那婆子和丫鬟,好像生怕他会下黑手害了她们一样,有点儿生气,也有点儿哭笑不得。

  却呵呵一笑,道:“不相干?那也未必,他们毕竟都是王妃的陪嫁,王妃身为大夏人,一点儿都不在乎他们的生死吗?”

  徐初盈心中有点儿不耐烦起来了:这试探有完没完?

  面上仍是一脸的坦诚坦荡,嘲讽一笑:“他们名义上是臣妾的陪嫁,可他们有谁真正把臣妾当成主子呢?况且,臣妾这十几年在吃苦的时候,他们谁帮过臣妾、助过臣妾吗?王爷,臣妾没有那么博爱,臣妾很自私,只想平平静静过自己的日子,有奶娘和银屏陪伴,足矣。大夏也好,徐府也好,臣妾不欠他们任何人的!如今臣妾嫁了王爷,妇以夫为天,这么简单的道理,臣妾又岂会不明白?”

  燕王一怔,倒没想到她会如此立场分明、态度激烈的向自己表明了心迹,一时倒有点儿措手不及。

  忽然又想起洞房那日自己冷冰冰向她丢下的话,心中更觉滋味莫名。

  一时间,竟说不出话来。

  徐初盈等了半响也不见他答复,心下不由有些焦躁,暗道:您倒是给句明白话呀!我都表明心迹到这地步了,你还有什么疑心的吗?若有,直说便是!我主仆三个性命皆捏在你的手掌心里,还敢算计你不成!

  不管你说什么,我统统应了便是!

  又是半响,徐初盈悄悄抬头朝燕王望去,只见燕王身形挺拔直立,却不知何时靠在了车壁上,容颜更显冷峻,阖目仿佛睡了过去。

  徐初盈一时气结。

  中午打尖,燕王下了车去,徐初盈行动不便,就没有动。

  苏嬷嬷获得燕王允许,与银屏两个上了马车服侍徐初盈用餐。

  看见她们两个,徐初盈才真正的放松了下来,靠在苏嬷嬷肩上说笑了几句,又趁机将陪嫁队伍一事简单说了几句。

  苏嬷嬷和银屏听到两百多人全部丧命的消息,不由唬得脸色都白了,心头凉凉的发寒。

  徐初盈忙又安慰了她们一阵,叮嘱她们不要再提这件事,还有,对燕王的人,要客气一点,轻易不要麻烦他们等。

  苏嬷嬷和银屏自然答应。

  苏嬷嬷生怕徐初盈光顾着安慰她们两个,实则自己心里却想不开,反而还轻叹着劝道:“这事儿王妃也不必再想了,多想无益。横竖他们与王妃本就不相干,况且王妃能耐有限,碰上这种事儿,也是无能为力啊!”

  “奶娘,我无事!”徐初盈冲苏嬷嬷感激一笑。

  看着苏嬷嬷和银屏下车,徐初盈心中仍有些忐忑:他应该不会动奶娘和银屏的吧?

  几乎与此同时,商拂走到燕王身边,低声禀报道:“王爷,属下已经安排好了,今晚在驿馆动手干掉那婆子和那丫头,这一回,她们铁定跑不掉!”

  昨夜的混乱中,王妃带着那婆子丫鬟逃跑的方向是他们故意留的,而前方的树林里,就有陷阱,只要她们逃进去了,都会昏迷不省人事。

  当然,最后真正昏迷的只有王妃一人,那婆子和那丫鬟是不会再醒过来的。

  可没想到的是,王妃竟然会扭到脚,而那婆子丫鬟又没有抛下她自顾逃命,结果,就变成眼下这般了。

  其实,徐初盈并不知道那树林中有陷阱,扭那一下脚也不是故意的,而是扭了之后索性懒得走了。

  既然“山贼”是燕王的人,就不会来杀自己。

  却不想阴差阳错的,救了苏嬷嬷和银屏一命。

  她是后知后觉——

  燕王眼睛都不眨的杀了陪嫁队伍,一是永绝后患,二来未必不是为了更好的控制她这个王妃,那么,苏嬷嬷和银屏就有可能被他视为漏网之鱼。

  她冒不起这个万一的险,她不能眼睁睁看着她们死,所以,刚才才会硬着头皮对他说了那些话。

  至于有几分效果,他没有明确答复,她其实也是没底的。

  然而徐初盈在心里发誓,如果燕王真的杀死了苏嬷嬷和银屏,这个仇,她迟早定要报复回来!

  燕王听了商拂的话,沉吟片刻,淡淡道:“取消你的安排,那婆子和那丫鬟,留着别动。”

  商拂一怔,讶然睁大了眼:“王爷……”

  燕王抬手止住了他,道:“两个奴才而已,给王妃留着吧!另外,给商七传信,命他仔仔细细彻查有关王妃从小到大的一切相关人事!记住,是任何事!”

  商拂没奈何,怔了怔,只得拱手应声:“是,王爷!”

  见燕王点点头拂袖示意退下,商拂便施礼无声而退。

  燕王下意识朝马车的方向望了一眼,眼底划过一抹笑意,这个王妃,倒是有趣的紧,跟他想象中的,实在是太不一样了!

  这令他忍不住有几分好奇……

  既然好奇,他当然要查。不然,一个不知底细的人放在身边,变数太多!

  略作休息,一行人继续赶路。

  傍晚时分来到一处叫做鹤鸣县的地方,还没进城,远远便看到城门处乌压压挤着一堆人马,这是迎接燕王的地方官府。

  鹤鸣县是他的番地,自然与别处不一样。

  好一番行礼厮见,队伍才在本县县令、县丞的引领下,士绅名流簇拥,当地衙役开路,浩浩荡荡往驿馆行去。

  虽仍旧是住驿馆,但一眼便可看得出来,这驿馆是事先格外用心布置过了的。

  屋子里焚了香,还摆放着幽香淡淡的瓶花。

  徐初盈主仆三人进了东跨院。

  两进的院落就只有她们三人,静悄悄的,每一个脚步声都仿佛能响出回音。

  银屏忍不住嘀咕道:“往日那些人在的时候,吵嚷得人脑仁疼,今日乍然安静下来,还真有点不太习惯呢——”

  话没说完被苏嬷嬷暗瞪,银屏猛然回神,忙捂住了嘴巴。

  徐初盈眸光微敛,亦不由心下微黯。

  这种感觉她何尝没有?她虽对那些人没有好感,可一夕之间所有的人尽数灭了个干净,换做是谁,想要坦然接受都有点困难。

依依兰兮

求推荐、收藏!下一章在12点左右哦,么么哒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