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继妃生存守则

第4章 言语试探1

继妃生存守则 依依兰兮 2281 2016-01-11 12:00:00

  “王妃?”苏嬷嬷担忧的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

  徐初盈回神,勉强一笑:“奶娘,我没事。”

  正在这时,传来远远近近的“王妃!王妃!”的呼喊声,显然是赶杀回来了的燕王兵卫们在寻找她们。

  苏嬷嬷和银屏精神大振,忙扶着徐初盈起身,一边大声呼应着。

  “王妃怎样了?无事罢?”一个低沉微凉的声音响起,不怒自威。

  苏嬷嬷和银屏心中一凛,神情下意识变得恭敬:“王爷!”

  徐初盈亦抬眸,对上燕王那双黑沉沉的眸子,立即无声无息的滑开目光,强撑着站了起来,垂眸,屈膝,福身:“臣妾无碍,谢王爷关心!”

  燕王微微失神,总觉得在这种情形下、这种地方,这位新王妃如此正儿八经的行礼说不出的怪异。

  还有她这个人,那神情,看着也怪异。

  虽然他一时半会儿还说不上来哪里怪。

  “扭伤脚了?还说无碍!”燕王一眼便瞧见,浓眉微蹙,大步上前扶住了她,手一紧,顺势打横将她抱了起来。

  “王爷!”徐初盈大惊,双手抵在他胸前下意识的要推开他,意识到这举动不够恭敬生生又停住,涩声道:“臣妾……自己能走!请王爷放下臣妾吧!”

  “啰嗦!”燕王不耐道:“赶路要紧,等你磨蹭出去岂不费时!”

  口中说着话,人早已迈开步子了。

  徐初盈只得闭嘴,低垂着眉目,神情一如既往的恬淡。

  苏嬷嬷和银屏面面相觑,慌忙相互搀扶着跟上。

  两个人心里还是有点忍不住小激动和雀跃的,王妃从前过的太辛苦了,但愿王爷以后能够都像此刻一样对她好一点……

  燕王抱着徐初盈没有回昨夜扎营之地,而是林子外的路上。

  远远便可望见,路上一队人马正整装待发,当中那辆乌沉木制成、垂着湖蓝银丝刻绣帘子的大型马车格外显眼。那是燕王的马车。

  而自己那辆,想必已经毁于山贼之手了吧?

  看到燕王和徐初盈过来,众人慌忙行礼,许是没料到主子会抱着王妃过来,众人都有一瞬的错愕,以至于行礼的时候有点参差不齐。

  “准备出发!”燕王抱着徐初盈上了那马车。

  绿鸳则笑着领苏嬷嬷和银屏往后边一辆简陋的小马车去。

  隔着放下的窗帘,徐初盈就听到银屏絮絮叨叨的惋惜自家的马车、王妃的嫁妆什么的。

  徐初盈便微微抬眸,看向燕王,“王爷……”

  燕王自然也听到了银屏那话,眼底不由划过一抹笑意,很爽快的道:“嫁妆恐怕不能完全追回来了,但总有一部分,自会交还与你。回头缺失多少你给报个数,本王赔你便是!”

  徐初盈有点意外。

  嫁妆是安身立命之保障,所以她才不得不硬着头皮跟燕王提,不想燕王如此痛快。

  “多谢王爷!”徐初盈松了口气。

  “王妃不必客气!”燕王摆摆手,便道:“本王看看你的脚吧。”

  话音未落,早已毫不客气的将她的脚捉了过去,解她的袜子。

  徐初盈轻启的唇又闭上,心道这人可真霸道,既如此还同我说什么?

  遂不做声,由着他去罢了!反正她是他名正言顺的王妃,别说解她的袜子,便是解她的衣衫,她还能拒绝不成?

  “脱臼了,你忍忍。”同样是口中开始的时候手里也开始,他一个“忍”字才刚说到,徐初盈已经痛得“啊!”的叫了起来。

  猝不及防之下,徐初盈痛得眼泪水都跳出来了,忍不住略带埋怨的嗔了燕王一眼。

  恰恰燕王正朝她看来,对上这目光不禁低低一笑,徐初盈微窘,垂眸不做声,却是面色微沉暗自生闷气。

  “还有点肿,别用劲,等到了驿馆用热水泡一泡、热毛巾敷一敷,让那丫头替你轻轻揉一揉,明日便可无碍了!”燕王又道。

  徐初盈道了声谢,可没那么没自知之明的等着他为自己穿袜子穿鞋,主动收回了脚自力更生。

  还是有点痛,她忍不住道:“王爷没有消肿止痛的药膏吗?”

  燕王看了她一眼,说道:“有,没带!”

  徐初盈忙又道:“随行的军卫们想必总有人带有吧?能不能请王爷——”

  “不行!”燕王不等她说完便拒绝了,理所当然道:“你是王妃,他们用的药怎配你用?很痛吗……”

  徐初盈气得一滞,只得摇头:“也不太痛……”

  他哪里知道呢?她对疼痛最是敏感,不怕吃苦,却最怕痛。

  往日被一根针轻轻戳了一下,也要喊天喊地的痛上三四天。

  车身轻轻晃动,马车已经开始走动了。

  车厢中寂静片刻,徐初盈看了燕王一眼,问道:“王爷,臣妾那些陪嫁的下人……”

  燕王早料到她会问这个的,回望她一眼,淡淡道:“都死了。”

  徐初盈心口一滞,手心微紧,涩声道:“都,死了?”

  “是。”燕王难得温言的道:“王妃不必害怕,都过去了!”

  徐初盈却是轻轻的呼了口气,缓缓的摇了摇头,看着燕王,说道:“臣妾没有害怕,臣妾只是庆幸。”

  “庆幸?”燕王瞥了她一眼,挑眉似有不解。那双眼睛看向自己,眸光莹然澄净,他却仿佛看不到底。

  “是,”徐初盈一双莹然眸子依然一眨不眨的看着他,慢慢说道:“臣妾庆幸奶娘和银屏都无恙,她们俩与臣妾相依为命,没有她们,就没有臣妾。如果她们横死,臣妾——只怕也不能活了!”

  燕王浓眉上挑,眸光骤然一敛,深深的盯着徐初盈,线条硬朗的俊颜更显冷峻,半响,方缓缓道:“王妃放心,这种事不会再发生了!”

  徐初盈这话出口,实则心中捏着一把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得了燕王这话骤然一松,浑身几要脱力,感激道:“多谢王爷!”

  跟聪明人说话,什么都不必说透,彼此明白就好。

  火起惊醒时,她便有了此怀疑:什么山贼,那根本就是燕王自己的人马!

  当她们主仆三个几乎不费力的逃出重围,她就更加确定了这一点,所以,她摔了一跤不愿意再往前跑。因为没有必要。

  这一路上,她之所以处处忍让着蒋姑姑那些人,是因为她很清楚,燕王不可能不管这一支探子奸细陪嫁队伍,不可能任由他们去到他的地盘上捣乱。

  既然如此,她还费个什么劲儿同她们斗?

  然而,徐初盈做梦也没有想到,燕王会用如此极端惨烈的手段,还在路上便彻底的断绝了后患!

  二百多条人命,毁于一夕之间……

  燕王的手段,光是想想,便令她不寒而栗。

  这个男人,太可怕了!

  最好这辈子,她都绝对不要惹到他,否则,绝对不会有好下场!

  徐初盈下定了决心,从今往后,她会拿他当神一样的供着。

依依兰兮

今天更新完毕,么么哒,求收藏、推荐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