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继妃生存守则

第3章 杀戮之夜

继妃生存守则 依依兰兮 2264 2016-01-11 08:31:19

  徐初盈如往常一样,低头摆弄自己的衣带,神情怯怯的一言不发。

  蒋姑姑和崔嬷嬷苦口婆心了半响,口干唇裂,见她如此不由来气。两人交换了个眼神,终于沉下了脸:“王妃,您倒是给句话呀!”

  “王妃,别怪老奴多嘴!您是王妃就该拿出王妃的款来,不然,谁会服您!”

  “蒋姑姑、崔嬷嬷你们说的有理,”徐初盈终于鼓起勇气抬头,怯怯的飞快瞟了她们一眼,然后很没脾气的老实无奈道:“可是,王爷决定的事我做妻子的怎敢胡乱多嘴?况且,不会那么倒霉吧……”

  蒋姑姑和崔嬷嬷气得恨不得上前给她一耳光,脸色极为难看。

  徐初盈似乎被她们的反应吓坏了,无措张惶,忙道:“要不、要不这样!咱们队伍里不是有几十个侍卫吗?嗯,就让他们专门负责保护两位,成不?”

  蒋姑姑、崔嬷嬷轻轻一哼,脸色稍有缓和。

  这还罢了!

  “王爷不是还留了点人吗?好像也有三四十个吧?”蒋姑姑又道。

  徐初盈立刻会意,忙笑道:“我这就叫苏嬷嬷去说,再分一半保护姑姑和嬷嬷!”

  蒋姑姑就横了崔嬷嬷一眼,觉得被她占了便宜。

  崔嬷嬷则不屑冲蒋姑姑的方向撇了撇嘴:有了好处想独占?也要看她许不许!

  两人原本就没指望徐初盈有胆量派人去追燕王,听她这么安排正中下怀,达到了目的,便各自告退。

  银屏早就在旁边气鼓鼓的,见状不由上前抱怨道:“都是王妃您惯得她们没上没下、不分尊卑!这她们把侍卫都要了去,王妃您可怎么办呀!”

  苏嬷嬷亦叹了口气,她越发觉得自己看不懂主子了。

  主子其实并不是性情软弱、任人拿捏的,并且非但不笨,还很聪明,她不知道主子为什么要这么做。

  徐初盈“嗤”的一笑,轻轻拍了拍银屏的手笑道:“好了好了,她们魔魇了,你也魔魇了不成?哪里就有这么巧的事儿呢!偏今晚山贼就会来?”

  银屏一想也是,心中稍安,只是到底仍不痛快,怏怏嘟囔道:“有备无患嘛,王妃您从前最爱说这话了,怎么如今倒忘啦!”

  徐初盈一怔,与苏嬷嬷两个忍不住皆笑了起来。

  她可是王妃,没有了王妃,陪嫁队伍算怎么回事?那些侍卫即便被派去保护那两人,万一真的有事,又怎么可能会不管自己?

  还有燕王,费尽心机娶了自己,她相信他绝对不会让自己死在这种地方的!

  所以,徐初盈是真的一点儿也不害怕。

  因为燕王一番话,众人草木皆兵,提心吊胆,匆匆生火做饭胡乱用些,便一个个进了帐篷,一步也不敢多走。

  整个营地几十顶帐篷延绵一大片,皆悄无声息,只偶尔传来稍远处的燕王留守侍卫们的说话声。

  徐初盈原本还想出去走动走动活络活络筋骨,见状也不好意思搞特殊,亦早早与苏嬷嬷、银屏睡下了。

  暮色渐渐深浓,天色全黑了下来,草丛里传来长长短短的虫鸣声,越发显得暗夜幽静。

  徐初盈主仆是被一片惊天动地的哭喊声、惊叫声惊醒的!

  晕黄的灯光,在营帐布上投射出摇晃不定的纷乱的各种影子,鬼怪般张牙舞爪。

  刀剑铮鸣声、喊杀声、奔走呼救声、惊恐尖叫声、绝望凄厉的哭声种种混杂在一起,以及那劈啪作响的火声风声,无一不在彰显着一个事实:她们中奖了!

  山贼,来了!

  “王妃!王妃!”银屏瓜子小脸雪白雪白,牙齿咬得咯咯响,连滚带爬奔到徐初盈身边,抓着她的手臂颤声道:“快逃!咱们快逃啊!”

  便是活了一大辈子、平日里从容淡定的苏嬷嬷也慌了神,手脚发抖的为徐初盈披裹着外袍,“王妃,快!快穿上!”

  徐初盈脑子里“嗡”的一下,同样心惊胆颤:难道她猜错了?燕王不在乎她的死活?燕王——

  徐初盈突然生生的打了个冷颤,瞳孔一缩,脸色骤然变得煞白,仿佛呆掉了似的一双眸子直勾勾的瞪着前方。

  “王妃!王妃!您可别吓唬老奴呀!”苏嬷嬷见状只当她吓呆了,拍了拍她的背后不由得也哭了起来。

  银屏原本就惊慌得像只受了惊的小鹿,见老成持重的苏嬷嬷也哭成这样,那还了得?也跟着嚎啕大哭起来。

  徐初盈回神,忙道:“奶娘、银屏,快别哭了!咱们、咱们——对,咱们也该逃!快逃!”

  人人都逃,她怎么能不逃?

  苏嬷嬷见她终于还了魂,欢喜无限连连点头,主仆三个跌跌撞撞的也奔出了帐篷。

  外边,早已天翻地覆、杀戮满场,火光四起,劈啪作响,整个现场逃命的,追杀的,打斗的,乱翻了天!

  三人急惶惶挑了个看起来似乎动静更小的方向飞奔而去,借着障碍物的遮掩,运气倒还好,竟逃出了那修罗场。

  前方就是高过人头的灌木草丛了,再往前没有多远就是黑压压的密林。

  平日里多看一眼便觉胆怯的地方,此刻却是那么的可爱,因为那是最佳的藏身之地。

  不想,在乱草灌木丛中没跑多远,徐初盈“哎哟!”一声跌倒在地,咬唇蹙眉,轻声抽气。

  “王妃!”

  苏嬷嬷和银屏同时低呼出声,慌忙一左一右扶住了徐初盈。

  徐初盈握着脚踝,苦笑道:“我,我的脚扭着了,跑不动了!”

  苏嬷嬷、银屏变色。

  “罢了!”苏嬷嬷一咬牙,道:“老奴瞧着这地方也还隐蔽,咱们、咱们索性就在这儿藏着吧!”

  银屏哆嗦着也一屁股坐在地上,重重点头,抖着道:“对,大不了一块儿死!”

  “呸呸!乌鸦嘴!”苏嬷嬷用力瞪她一眼,见徐初盈脸色煞白目光发直呆坐在那,不由心中大痛,跪在她身边揽着她颤声道:“王妃,别怕!别怕!”

  徐初盈僵了的身子顿了顿,慢慢扭头,看了她一眼,嘴角勉强扯出一丝丝的笑意,眸底却是冰冷。

  喊杀声、惨叫哭喊声以及各种嘈杂凄厉异样古怪的声音的弱了下去,周围的一切也渐渐的显出了轮廓。

  东方的天际,露出了鱼肚白。

  那一颗高高悬挂的启明星异常的明亮,如一只冷眼,瞅着世间百态。

  又是一阵疾驰的马蹄声、呼喝声、兵刃出鞘声夹杂而起,三人还没有来得及惊慌,便隐隐听到“王爷!王爷!”的叫声。

  苏嬷嬷一怔,大喜。

  身旁的银屏已经“呼”的出了一口大喜,喜鹊般欢声笑道:“王爷回来啦!有救啦!我们有救啦!”

  苏嬷嬷也不禁笑了起来,偏头去看徐初盈,不由愣住。

  徐初盈依然是方才的神情,仿若魂灵出窍,呆呆的望着前方,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