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咬春梨

第2章 误把凤梨看成梨

咬春梨 火几 1448 2023-10-31 23:42:17

  从繁城坐飞机抵达横城,一个多小时。

  此时已凌晨两点,灯火阑珊,行人稀疏。

  殷询亲自开车过来机场,接矜厘去影视城的剧组酒店休息。

  殷询跟她都是梨花文化传媒公司的编剧,之前原本是某个小说网站的男频大神,但被她撬墙角,掳来一起合伙创办短剧工作室。

  除此之外,还有邱柠。

  邱柠是企划创立梨花公司的发起人。

  矜厘其实最开始是被邱柠先掳来的。

  这段渊源,说来话长,大致要追溯到五年前……

  深夜的春风料峭,裹挟几分刺骨寒意,伴随矜厘钻进后车厢。

  殷询的副驾,全堆满他小青梅送的玩偶公仔,从来没有人敢去乱碰乱坐。

  矜厘第一次看到的时候,就在想,她以后若成功拿下谢霁延的话,也要把谢霁延车库所有车的副驾都塞满玩偶公仔。

  这样就专属她一个人的了。

  不过,她的幻想显然有些多余。

  因为这么久以来,她好像还未见过谢霁延的车有载过其他女人,而且她也应该不可能拿得下他。

  “殷神,你的短剧快杀青了吧?”

  调整了个最舒适的坐姿后,矜厘手臂支在车座窗沿,神情懒洋洋的寻找话题,填补心底空落落的欠缺感。

  先前初次认识殷询,她印象尤其深刻,是在一个鱼龙混杂的作者群里。

  大家都喊他殷神。

  殷询也早习惯了这个称呼,他匀长的指骨握住方向盘,声线温淡:“快了,后天。”

  短剧的拍摄周期,一般就十五天左右。

  殷询此次写的这部,是底层社畜拥有神豪系统一路装逼打脸的大爽剧。

  总共六万字,拍100集,每集两分钟。

  只是,对于习惯动辄就写几百万字悬疑小说的他而言,这短短几万字,却更具挑战性,约莫磋磨了他好几个月才完成,毕竟短剧讲究的是更快的节奏和爽点。

  不比矜厘,一早就接触过新媒体短篇,创作起来嘎嘎轻松。

  她灵感泛滥时,一个月都能写两三部。

  而明天上午八点,她新的短剧又要开机了。

  所以才连夜赶过来横城。

  但真正论起来的话,这只不过是她的第二部短剧而已。

  因为梨花公司去年才正式成立。

  即使她创作挺快,可制片预算,招募演员,选景……这些七七八八的东西,都需要时间筹备。

  譬如现下,她的第三部短剧《疯批王爵强制宠我》就正在筹备当中,主要是差选景这一环。

  想到这里,矜厘突然郁闷。

  她本来那么殷勤的给谢霁延熬药,就是想拜托谢霁延帮忙去跟帝都殷氏的掌权人殷显,租借他那座惟有百亿身价才可以进入的兰雾庄拍摄几日的。

  谁知……

  唉。

  真不应该跟他顶撞。

  “要是殷神你也是帝都殷氏的,那该多好啊。这样我就不用去求谢霁延了。”矜厘倏忽有感而发。

  殷询眸波轻动,嘴角浮起的笑意晦涩不明,“同姓不同命,我没那个福气。”

  他似乎话中有话。

  矜厘没意会出来,只顾自恹恹说:“那等回繁城,我还是得再厚着脸皮去讨好他才行了。

  ……

  破晓,天空东方裂开一道金痕,管家王叔养的大白鹅,在梨花树下啄食。

  谢霁延整夜没睡,伫在书房的窗前,吃了三颗糖。

  酸得他牙疼。

  他买错口味了,误把凤梨看成梨。

  伤神的揉揉眉骨,昨日的药碗还搁在桌上。

  王叔一大早就上楼来打扫,要拿去清洗,被他阻止了。

  也不知自己为何要阻止?

  直到鬼使神差的坐进圈椅,拿起一块绣着朵白色梨花的蓝帕。

  认真仔细的擦干净碗底的药渣,只留下那抹嫣红的唇印,再视若珍宝的放到古董收藏架上之后。

  他才渐渐意识过来,自己是疯了。

  上午,八点零八分,吉时。

  清风拂过片场香炉,烟雾袅袅缭绕。

  主角演员掀开摄影机上的红布,短剧正式开机。

  矜厘作为编剧跟组,除了跟演员和导演探讨探讨剧本内容,或修改一下情节,或提些建议,其余的,就是坐在导演旁边,看看演员的情绪演得到不到位。

  但不得不说,这些新生演员,演技都挺精湛的,丝毫不逊色有些大牌明星。

  特别是这次选的这名男主角,五官非常立体,浅浅的玻璃茶色眼眸,带着东方几分古老神秘的色彩与西方狂獗不羁的混血感。

  连名字也很好听,叫陆景絮。

  

火几

划个重点:   殷显在《他的小奶杏》中有出现过,晒妻酒会那一章。   而谢霁延和谢银澜是同个家族的,后面会慢慢解释。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