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那谁?

遗憾

那谁? 随疯而趣 1768 2023-05-26 23:53:59

  “你真的要找他吗?”声音传到小陈耳朵里,他没说话,只是看另一个人的反应。

  “他是我的朋友,这是当然的。”那个人从楼上的窗户里探出头回道,于是提问的人没劲的离开了,小陈看着楼上的人,涌起了各种情绪,更多的还是感谢吧。只是当窗户外的脑袋缩回去后,小陈也再也没见过他了。

  小陈睁开双眼,刚刚那一段回忆没来由的出现,他想起小时候,自己也没来由被卷入各种奇怪的漩涡中。他不记得那个人为什么不想再和自己玩,也不清楚另一个人为什么也没再和自己说话。

  “我的腿受伤了,不能陪你跑了。”叮当和小陈说。

  “我知道,我一直住在这,你治好了,再回来就好了。”小陈还记得叮当当时怎么受伤的,一辆车轧到了他的腿。第二天当小陈想再去看望一下叮当,只是他已经不在了,我知道他去治腿了,他总会回来,而我始终在这。

  只是叮当没回来,小陈也在四年后离开那了。

  小陈看着窗外的操场,又想到一些事。

  “如果我走了,你要记住我哦。”小蝶和小陈说过这句话,只是小陈记得不是很清楚了。

  “没有如果,这里就是我们的家,你走不掉,我也离不开。”小陈那时候还不大,说的话就好像大人喝醉酒一样不着调。

  小陈没有回答小蝶,她也没有道别,直到小陈发觉到几天都不见小蝶身影,才知道,她真的走了。

  头一年,小陈总会感觉她回来了,直到走到小蝶常去的地方,才醒转过来——她没回来。渐渐地,小陈习惯了没有小蝶和叮当的日子。

  “喂!想什么呢?”同学看着呆住的小陈,问道。

  “啊,没有,就发呆呢。”小陈目光重新聚焦在眼前的同学上,两个人聊一些有的没的事,小陈以后也不会想起这件事。

  小陈虽然口中在和同学聊天,看到的却是那个夏天,他的父亲拿着一支钢笔,面红耳赤地和店员争论包装盒的问题,小陈以为自己已经长大,他觉得父亲让他丢脸了,他责备父亲不应该为了一个包装盒如此失态,父亲不以为然,只是可惜地说道没有帮你拿到包装盒。包装盒没了,钢笔也早就没了,直到现在,小陈才发现父亲只是想为自己儿子多拿点东西,只是那句感谢直到小陈父母离婚也没说出口。

  “……你说这两个人怎么闹掰的?明明那么要好。”同学继续和小陈闲聊道。

  “怎么闹掰的?需要理由吗?待不在一起了呗。”小陈回道,眼睛淡淡地望向前方。

  “对啊,我跟你说啊,当时……”同学说的话在小陈耳朵里渐渐不是很清晰了,小陈看着微风吹拂操场橡树的枝叶,沙沙的声音很惬意,他想喊出来,但是最终没有。

  “听我说!”父母没有听见小陈说什么,小陈被夹在两人中间,他的话根本不重要,也没人听,于是小陈喊出来,却无济于事,只是让父母吵架的声音更大。

  “快午休了,你不睡会儿?”同学声音开始有点沙了,显然他说了不少话,但是大中午确实让两人都有些困意。

  “还是要睡的。”小陈说完,两人走回寝室,操场上的风更大了。

  “这只鸭子死了!呜……”小陈哭了,他养了一只还没他巴掌大的鸭子,只是没养多久,鸭子就被老鼠咬死了。其实他还没想到,如果真给他养大了,他的家人会亲手杀了它,那时候小陈会更难受吧。于是小陈再也没有养任何动物。

  小陈回到寝室,躺在床上,闭上双眼,他想到叮当其实回来过的。只是两个人都长得不和四年前一样,也不知道说什么,最终没有对话,也不相认了。

  小蝶也回来过,她和以前一样,笑起来很好看,只是她变得偏激,烦恼的时候不会再和小陈倾诉,而是点上一根她那个年纪不应该学会的香烟,小陈没能劝动她,两人不欢而散,至此,小陈也再闻不得烟味。

  小陈很多很多次,总会不知道那些事的理由,为什么昨日要好的朋友,今日就可以分道扬镳;昨日还在的玩具,今日就全换掉了;昨日欢笑的人,今日就愁眉苦脸;昨日相爱的二人,今日就要互相伤害。

  小陈看着人生的洪流,一跃而下,他想着,不如让迫不得已裹挟自己的一生,不要让自己在现实中挣扎,在理想中痛苦。只是这一切像海样一样,力量磅礴,深不见底,而恰巧小陈不会游泳,他喘不过气,逐渐窒息。于是小陈闭上了眼。

  小陈在梦里,总会想要弥补那些缺憾,做了他没能赶上的那些事,醒来更感空虚。小陈回顾自己的一生,一半的事都没能完成,只是他没想到,两条路完成哪一边,都会有一半无法完成。小陈把一半的责任归咎于自己,却没有把一点责任丢给让他做选择的人。

  眼皮外的光逐渐刺眼,小陈侧过头睁开眼,他醒了,看着被母亲拉开窗帘的身影,闻着饭香,他好像做了个梦。

  “吃饭了,小陈”母亲说道,小陈点了点头,跑去洗漱了,两个人在餐桌前,有说有笑的吃了起来。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