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长镜头

我想我的思念是一种病6

长镜头 Hera轻轻 1512 2012-08-26 06:46:20

  亦瑾是在A市念的大学。当时宇文浩泽的母亲罗奇珍罗教授是亦瑾在优木大学的导师。或许是因为宇文浩泽的关系,她对她的生活学习都格外照顾。

虽然是在本市读的大学,但是优木在A市的最南,亦瑾家在A市的最北端。亦瑾节假日基本都不回家,罗奇珍经常请亦瑾去她家吃饭。亦瑾借故推脱过几次,但她还是乐此不彼的邀请她。

宇文浩泽也说“让你来吃饭,又不会吃了你。”

亦瑾还是犹犹豫豫的,她在学校一向低调。她不和任何一个老师走的近,以免招来溜须拍马之嫌。

宇文浩泽当然不会知道这个烦恼。他和学校的每个老师关系都很好,就像高中的辛辰一样。因为母亲是教授的缘故,倒也没有流言蜚语,权当是理所当然。

“不会因为一顿饭就让你当我媳妇的。”他坏笑着撺掇亦瑾。

亦瑾最后还是答应了。这样轮番上阵的热情她自是抵挡不了,况且每逢佳节倍思亲,她需要这样的温暖。

她虽是低调的人,但也不是那种过份在意别人看法的人。见风使舵,是这个世界上最累的事情。

何必为了介意别人如何评价自己,而失去了这些更有血有肉的感情。

第一次去浩泽家吃饭,亦瑾其实是有点紧张的。那天下午只有两节课,浩泽有实训课,比她下课晚,让她先过去。亦瑾一想也好,她是应了罗奇珍的约,如果和浩泽一起去,反倒显得有些尴尬。

结果那天浩泽家的阿姨老家临时有事请假了,罗奇珍又胃病复发,看她惨白着一张脸,亦瑾就自告奋勇来做饭。

高考结束的那个暑假,亦瑾在家闲着无聊,就跟着妈妈学了厨艺。暑假的后一个月,家里的伙食几乎都是亦瑾包了,爸爸凌振华直夸亦瑾有这方面的天赋。她一高兴,就乐呵呵的把什么菜色都尝试了一遍。

她按照厨房里买好的素材,简简单单的做了几个家常小菜。番茄炒蛋,栗子西芹,糖醋排骨,水波蛋。

其实宇文极在接到罗奇珍的电话之后,就在自己的酒店,打包了好几个菜。尝了几口亦瑾的手艺之后,宇文极就大赞亦瑾的厨艺好,说是有家的味道。一顿饭下来把亦瑾夸了个遍,弄得亦瑾很不好意思,但那股子的紧张感就消失的一点都没有了。

气氛很融洽的一顿饭。浩泽后来送亦瑾回宿舍,在路上有点惋惜的说“凌亦瑾,如果你是我的女朋友,今天见家长就是满分了。”

吃饭的事情有一就有二。

宇文浩泽的姐姐宇文思绮出嫁之后,宇文家就一直需要亦瑾这样一个女孩子来暖暖场,就像是醉人的春风一样。

罗奇珍和丈夫宇文极待亦瑾是真的好,像亲闺女一样。至于这是为什么,各种缘由亦瑾却不想多想。

有些事情,想透了反而就做不了最真的自己了。

后来临近毕业,宇文极甚至说要给亦瑾在凯萨安排工作,直接就是部门主管。亦瑾一口就拒绝了,在这些大事上,她还是极度有分寸的。

收受别人的好处,太过份,就成了贪得无厌。她不想成为那样的人

这些感情上的恩惠,她受着,心里倒是也不愧疚。因为不论他们夫妇是出于什么样的心情在对她好,她是真真切切的感激着他们,并且爱着他们,像家人一样。

罗奇珍的胃一直不好,经常不定期的胃疼。这亦瑾是知道的,这次胃出血,被紧急送往医院,倒是真的严重了。

她今天起了个早,早早的去A市中区的福吉铺,罗奇珍最爱那里的鲍鱼粥。她看着做粥的师傅,动作娴熟的在新出炉的粥上撒上绿油油的葱花,心情一下子就好了起来。

她也没告诉宇文浩泽,自己今天早上会去医院。她今天太早,而浩泽一向起的晚,她不想让他配合她的时间。

就像他没有告诉亦瑾母亲住院的消息,这是一样的心情。

大清早的马路上,人还很少,车子开得很慢,生怕粥会洒出来。

车子刚停稳,亦瑾还没下车。就看到孟逸尘靠在附近的一辆车上,烟抽的很凶,脚边一堆烟头。

亦瑾下了车,孟逸尘的目光正好过来,一飘而过。他胡茬微现,大概是昨天当班了。像是不满亦瑾看着他。把手里的烟头扔到了地上,他转身就走了。

她像是哪里见过他。

这个场景像是有点熟悉。连带孟逸尘这个人都觉得似曾相识起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