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长镜头

想知道现在你好不好8

长镜头 Hera轻轻 1512 2012-08-19 18:20:20

  忽然觉得烦躁,该是脾气又上来了。他把手里的笔扔在桌子,力道并不重,但还是摔断了笔尖。

每次想到凌亦瑾,他就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就像这几年,他总是控制不住自己去想念她。

嘉帆站起来,拿起桌上的咖啡杯,喝了一口。这咖啡不知道是秘书什么时候泡的,已经冷了。他含在嘴里,吐也不是咽也不是,于是愈发的苦。

窗外阳光很好。他开了窗,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很冷,但总觉得可以嗅到春天的味道了。他的心神慢慢的安静下来。

两声咚咚的敲门声,没等他说进来,门就直接开了。

“嗨,万嘉帆。”

一抹白色的身影,瞬间就从门外飘了进来。她裹在白色的羽绒衣里,还戴着一顶白色的线帽。

冲他甜甜的笑。梨涡微现。

“小图!”

万嘉帆的声音很响,带着火气。又烦躁起来,甚至胜于刚才。这个女人已经好久没有来了,怎么偏偏这个时候找上门来。

“师傅,童小姐她……”新收的徒弟小图犹犹豫豫的,站在门外,不敢进来。

“别怪他,是我硬要进来的。”

童婳婳干脆把门关起来,坐到一旁的沙发上。她每次出现在设计室都带着耍赖的霸道,所以很多员工都以为她与嘉帆关系匪浅,不敢拦她。

万嘉帆心想着,许是自己把她惯坏了。

“你来干什么?”

嘉帆没好气的问,他记得婳婳该是有八天没来了。

“来看看你,有没有被气死。”她笑着,左脸颊的梨涡越来越深“果然火气很大。”

万嘉帆不说话,瞪着她。

“你管人家说什么呢!什么抄袭?那些人就是嫉妒你。”

“你相信我?”万嘉帆在窗边慢慢踱步,听她这么一说,心情像是稍微好了点。

“信,当然信。”

“为什么那么肯定?”

她却突然没了笑意,愣了一下,不说话。

室内的暖气很足,她脱了羽绒衣,摘了帽子,露出一头短发。

娃娃头?

“你的头发……”嘉帆惊呼一声。

“剪了,好看吗?”

她又笑起来,走到嘉帆面前转了一个圈圈,短短的头发在耳际甩出一个小小的弧度。

“婳婳……”他叫她一声,声音低低的,很温柔,很无奈。

“算了,你别发表意见了。”她背过身去。

“你不需要这样的。”

“我爱怎么样就怎么样,你管不着。”

“婳婳……”他又叫了一声。

“你别这么叫我,你这么叫我,准没好事。”她走回沙发边,抓起自己的衣服“我要走了,午休时间很短的。”

万嘉帆看着她出去,没有再喊她,习惯了她这样的风风火火的。

童婳婳走出办公室,轻轻的掩上了门。屋外很多人正襟危坐的看着她,像是希望从她的表情中知道老板怎么样了。

“没事,让他一个人去发火吧,你们都别进去。”她伸手比了个嘘的手势。

有人看着她,嗤嗤的笑。

沉闷的气氛像是一下子被敲破了一个洞,大片大片清新的空气涌进来。

走廊里的电梯正好叮的一声打开,婳婳一头扎进去。她把帽子重新套在自己头上,摸了摸耳边的短发,心里一片荒凉。

她也不知道这是哪里涌出来的冲动。她原本只是去做个护理的。理发师很善解人意的替她打开电视机,万嘉帆的设计作品正好公布给媒体,T台上的模特身着“THEPROMISE”,曳地长裙,美轮美奂。

胸口一圈镶着最细的水钻,折射着灯光,随着模特的猫步忽闪忽闪的。

水晶璀璨,蕾.丝飞扬。

这曾经只是幻想中的婚纱。

只是被凌亦瑾描绘了千百遍的婚纱。

却那么细腻的被嘉帆诠释了,甚至连细节都不差分毫。

她知道亦瑾对他而言有多重要,一直知道,可是心还是会难受。

她忽然想知道,是不是变成亦瑾的摸样,就可以得到他的爱多一点点?

断了发,她却突然不敢见他了。她讨厌这样的自己,好像真的快要在这份爱里,迷失了自我。

当她从新闻里看到他抄袭的新闻,平日里什么都无所谓的她,顿时急的像是热锅上的蚂蚁,在办公室里坐立不安。

于是就什么都不管不顾了。

果然,他一看到她这样,就觉得内疚了,亏欠了。万嘉帆对她说话的方式只有两种,不是火气冲天,就是温柔如水。

其实她倒是希望他对她大呼小叫的。他温柔的时候,就是清醒的意识到不爱她的时候。就如当初那么温柔又决绝的拒绝她的表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