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长镜头

可惜不是你,陪我到最后8

长镜头 Hera轻轻 1748 2012-07-20 14:09:05

  葬礼很简单。

最让亦瑾难过的是平静的外婆。她不哭不闹,也不说话,安静的替外公擦身,换新衣。亦瑾却哭的比谁都厉害,风雨满楼,她积蓄了太久的情绪,在今天彻底爆发出来。妈妈哭晕过去,在一旁打点滴。爸爸走过来紧紧搂着亦瑾,他的手轻轻的拍着她的背。这是亦瑾记事以来,严厉的爸爸第一次这样亲昵地对她。

亦瑾只请了两天的假,她根本顾不上休息,就到学校上课。高三的课程,落下两天,赶超起来就有点力不从心了。她趴在桌子上,窗外阳光明媚,她眨眨眼睛,还是有流泪的冲动。

妈妈还留在Y市,照顾外婆。亦瑾想起,回来的那天,外婆拉着亦瑾的手,把一个晶莹剔透的翡翠镯子套在亦瑾的腕子上,说是外公原本打算她上大学的时候给她的。亦瑾抚摸手腕上的那片清凉,又在外婆面前哭的昏天暗地,外婆轻轻的搂过她,然后也低低的呜咽起来。亦瑾知道,那份悲伤是从心里流露出来,没有眼泪,只是因为难过到了极致。她失去的,是那个日夜陪伴她的人,这份悲伤,亦瑾知道自己还不能体会。

万嘉帆一直在走廊上晃来晃去,时不时的看看亦瑾。亦瑾知道他想安慰自己,可是她现在还不知道怎么回应那些安慰的话语。她不能说我真的很痛苦,这不能减轻自己的任何痛反倒让他担心。同时,她也不能为了让他安心撒谎说我没事了。

乘着午休的空档,亦瑾来到五楼的天台想透透气。这段时间,大家不是在做作业就是在休息,没有人会到天台上来。她没有告诉婳婳,她需要一个人静一静。她知道婳婳也很担心她,每天看着自己总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风有点大,她的短发也被吹得一片凌乱。她倚在栏杆上,风吹得她眼角湿湿的。

“班长,一个人躲在这里看风景。”

亦瑾几乎是猛地回过头,辛辰站在门框下,阳光普天盖的洒下来,亦瑾看不清他的表情,但直觉他在微笑。

他走到亦瑾的身边,和她一样斜靠在栏杆上。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亦瑾扭头看着他,有点好奇。

他耸耸肩,没有回答。“心情好点了吗?”

亦瑾打量了他许久,摇了摇头。

“我7岁的时候,爸爸妈妈就离婚了。”风呼呼的吹,少年的声音异常清冷,随着风飘得远远地,很轻。

亦瑾有点惊讶,紧紧地盯着辛辰俊朗的侧脸,猜不到他突然说这些的原因。辛辰没有转过头来看着她,他目视着前方,表情冷淡,像是在诉说一个别人的故事。

“妈妈改嫁,我跟着爸爸。爸爸因为生意忙,就把我送到了乡下奶奶家。从小,我就是和奶奶相依为命的。她既是我奶奶,又是我妈妈。我直到念高中,才被爸爸接回这里。”

亦瑾一直没有说话,但她的视线没有离开过辛辰的脸。辛辰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像是要下很大的决心,才能把话接着讲下去。

“高中第一个学期开学的第三个礼拜,奶奶在家中脑溢血突然去世,没有人在她身边。我连她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他的声音开始哽咽。“后来我在老房子里呆了整整一个月,才来学校继续上课。”

亦瑾想起来,怪不得以前一直没有见过他。

“在那段时间里,我想了很多很多。如果我没有来这里念高中,也许我可以陪她走过最后一段日子。如果那个周末我回去,我至少可以见她最后一面。可是……可是没有如果。她就是走了,心中纵使有再多的遗憾,也无法挽回什么。无论我在奶奶的房间里呆一个月还是一年,我还是要出来面对阳光,面对生活。想通之后,我就告诉自己,要笑,要让奶奶看见我的笑容。”

亦瑾想告诉他第一次见到他时的那个笑容,像五月最温暖的风,吹得她心荡神驰。

辛辰转过头,对上亦瑾的目光,他微微勾起嘴角,“你比我好的多,至少在你外公最后的日子里,你还能那样守着他。你还有两个多月就要高考了,外公一定不希望看到你现在这样。”

亦瑾低下头,辛辰的衣角被风吹起又落下。她好像伸手抓住它,就像抓住此刻这份感动。

“别让关心你的人担心。”

亦瑾抬起头,她知道自己此刻的目光有多炽热,她好想问,那你呢,你是不是也是关心我的那一个。

辛辰被她看得有点不好意思,忙补了一句“嘉帆他真的很关心你。”

上课的铃声响起来,辛辰率先迈开了步子,“走吧,上课了。”

亦瑾看着他的背影,终于开口喊他“辛辰,谢谢你。”

他没有回头,扬起手比了一个OK的手势。

亦瑾跑下楼的时候,嘉帆还在拐角的楼梯口等她。见她急匆匆的跑下来,他愣在那里一下子开不了口。亦瑾像是没看到他,直接越过他。走了几步,见他没跟上来。才回头“万嘉帆,今天等我回家。”

万嘉帆有些惊喜的抬起头,然后在她身后大呼小叫的,“我哪天不等你了,每次都是你不等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