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长镜头

可惜不是你,陪我到最后10

长镜头 Hera轻轻 934 2012-07-20 17:35:35

  辛辰出国了。

在他送亦瑾的第二天,亦瑾就再也没有见过他。一开始亦瑾并没有想到他已经走了,毕竟两个人不在同一个楼层,几天不见面是很正常的。

当她偶然碰到褚楚,她口气悲伤的提起辛辰说“他走了这么多天了,我还是没习惯。”

亦瑾瞪大了眼睛,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她看着褚楚问“辛辰去哪里了?”

“他出国了,你不知道吗?”

出国?出国!

亦瑾愣了几秒,眼泪就开始在眼眶里打转,她硬是吸了吸鼻子,扭头就往楼上跑。万嘉帆正好捧着篮球从班里出来,见亦瑾一脸的失魂落魄“你干嘛?”

“辛辰是不是出国了?”她攥住嘉帆的手臂,很重很重,她的指甲硌的他倒抽了一口凉气。

“他没告诉你吗?我以为那天他送你回家的时候告诉你了,他妈妈回来接他了,他也许会移民。”他甩开亦瑾的手,不知道是不是力气太大,亦瑾往后倒退了几步,他又急切的扯住她。“凌亦瑾。”他喊得很大声,有点恨铁不成钢的味道,但更多的是深深地无奈。

亦瑾想起那天辛辰的反常,他一次一次的欲言而止,那没说出口的话,居然是告别。在送到她回家之后,他很郑重的冲她挥了挥手“凌亦瑾,再见。”

那是不是他第一次这样喊她的名字,但后面跟的那两个字,居然是再见。也许,还是再也不见。亦瑾还一脸俏皮的朝他招招手,回应他“辛辰,再见。”

那天无限铺陈的温情,竟然是在酝酿一场离别。

是不是句号,都该画在最美好的时刻?

亦瑾跑到5楼的阳台上。五月中旬,太阳已经开始火辣辣的,她找了个阴凉的角落。刚刚蹲下来,眼泪就滴答滴答的掉在水泥地上,留下一个个深灰的黑点。她紧咬着嘴唇,不让自己出声。脑海里唯一还能思维的事情是,他走了,她不会和他一起经历高考,她也许这辈子都见不到他。

晚饭的时候,爸爸问起高考后有什么打算。亦瑾记得辛辰那天也问过她,他说自己没有选择的权力,原来是再指这件事。眼眶又开始涩涩的,亦瑾摇了摇头,说吃饱了,先回房间了。

“看你问什么问,孩子已经压力很大了,这件事不能高考完了再说嘛?”妈妈压低了声调在指责爸爸。亦瑾关上门,挡去了一切声响。

同学录静静的躺在书桌上,只有辛辰一个人写过。亦瑾走过去,翻开封面,辛辰干净的字眼就跃入眼帘。他似乎填的很认真,每一栏都填了,在背后的留言却只有两句话“祝:高考顺利,生活顺心。”

高考顺利,生活顺心。亦瑾默念几遍。可是,失去你,我要怎么顺心?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