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长镜头

可惜不是你,陪我到最后6

长镜头 Hera轻轻 1072 2012-07-19 10:22:02

  高三那个寒假的大部分时间,亦瑾都和妈妈住在Y市的外婆家。86岁高龄的外公李根摔了一跤,摔断了盆骨。本来老年人磕磕碰碰很正常,可是外公是个老烟枪,在住进医院的第二天,各种并发症出现,病情急转直下。医生说“患者长期吸烟导致肺部出了问题,大量的痰涌上来导致他无法正常呼吸。若不及时把痰排干净,会有生命危险。”

妈妈黎玉梅当场在医院哭成了泪人。黎玉梅是老来女,上面有3个哥哥,黎根夫妇平时对女儿是宠爱备至,眼见年迈的父亲还要受插管的苦,她自然是不能接受。

亦瑾一直抱着妈妈,她觉得此刻的妈妈比她还要脆弱好多。她跟着妈妈日夜守在病房里,直到外公被转到重症加护病房。加护病房只能在指定的时间探视,家属不得陪同,倒也绝了妈妈时刻陪着的念想。

亦瑾和妈妈被接到医院附近大舅舅的公寓里。黎玉梅已经好几天没合眼了,一沾枕头就昏昏沉沉的睡过去。亦瑾却在妈妈身边久久不能入眠。亦瑾上面也都是表哥,外公外婆在她出生之后,把以前对女儿的爱全部都转到了唯一的外孙女身上。她从小没有爷爷奶奶,外公外婆填补了这个空缺。现在变成这样,她替外公难受,更心疼外婆。她无法想象外婆如果失去陪伴她六十几年风风雨雨的老伴,该怎么办。

爸爸在周末放假的时候过来Y市,这几天他一个人在家,大概也是没好好吃饭,整个人也瘦了一圈。

舅舅们让亦瑾周末的时候在公寓复习功课。亦瑾看着一直在爸爸怀里哭的妈妈,无奈的点点头。

她坐在公寓的小书房里,发了近一个小时的呆。什么都看不进去,爷爷奶奶走的时候她还小,几乎没有任何记忆。可以说这是她人生有记忆以来,第一次可能失去至亲的人,原来这种感觉真的痛的噬心蚀骨。

生日时爸爸送的手机忽然响起来,吓了她一大跳。现在的同学大多还没有手机,所以她手机里只存了爸爸妈妈和嘉帆的号码。多数时候,手机只是个摆设,她偶尔玩玩连连看,看看电子书。

屏幕上嘉帆两个字忽明忽暗。

“喂。”亦瑾的声音低低的。

“凌亦瑾。”万嘉帆的声音稳稳的从那一头传过来,亦瑾忽然觉得眼眶湿湿的,她吸了吸鼻子。

“什么事?”

“你没事吧?”他带着小心翼翼的试探。

“嘉帆。”她的声音抖了抖,想说点什么。

“嗯。”

沉默了许久,亦瑾的千言万语都化成了一声叹息。她不知道从何说起,嘉帆和她一样,从小到大没经历什么风浪,此刻的她,就算把这份难受描述的再惟妙惟肖,他也未必会懂分毫。

“我知道你现在很难过,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他也重重的叹了一口气。“你在那里要好好吃饭,好好睡觉,我在家里等你回来。”

在亦瑾懂事之日起,万嘉帆就没有用这样温柔的语气和她说过话。她的眼泪顺着脸颊就掉了下来,她不动声色的悄悄抹掉,对电话那头的人轻轻地说“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