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长镜头

玫瑰的红,容易破碎的梦1

长镜头 Hera轻轻 1317 2012-07-16 21:12:00

  高二开学的那天,亦瑾一进教室就被小米拉到她的旁边坐下。

“哈哈,亦瑾,我们又同班了。”

亦瑾也异常兴奋。坐下后环视了一圈教室,人已经来的差不多了,都三三两两的聊着天,大多都是生面孔,就是没有看到辛辰。

“你找谁呢?你的竹马万嘉帆吗?”小米歪着脑袋的看着她,笑的贼兮兮。一个暑假下来,小米黑了不少,定是又去做了很多的兼职。

“他选文科的,在14班。”

亦瑾想起万嘉帆刚刚得知她选理科时的那张臭脸,就心有余悸。

他说“凌亦瑾,我就知道。”

可是,他知道什么呢。她都不知道,为什么在纠结了千次万次之后,却那么轻易的因为心里的一份悸动而选择了理科。似乎太冲动太冒险了,可是她就是想抓住这份喷薄而出的勇气。

暑假的前一个月万嘉帆几乎没怎么理她。傍晚两家人在院子里纳凉的时候,只要亦瑾一坐过去,他马上就换掉嘻嘻哈哈的面孔。亦瑾死皮赖脸的坐到他边上去,他干脆坐起来,闷声闷气的朝两家家长说“我先上去看电视了。”

爸爸看出点端倪,执着手里的棋子问她“亦瑾,你是不是惹嘉帆不高兴了?”

“那小子不知道闹什么别扭呢,亦瑾你别理他,越理他越来劲。”万爸爸抬起头看着亦瑾,很温和的笑。亦瑾觉得嘉帆的性格一点都不像他爸爸。万爸爸一举手一投足之间就让人想起谦谦君子,温润如玉。万嘉帆则是永远都和这八个字搭不上边。

八月初的时候,万爸爸单位组织去旅游,万妈妈和他一起去了澳洲。万嘉帆一个人在家里,天天空调房里进进出出,得了热伤风,烧到38°5,亦瑾在楼下喊他,怎么喊都喊不应。她以为他还在闹脾气,也兀自生气的回房间不去理他。

直到晚饭的时候万嘉帆还不下楼来,妈妈觉得奇怪,拿了万妈妈留下的备份钥匙上楼去看他。他一个人蜷在被子里,空调打到18度,睡得迷迷糊糊,嘴唇干裂,头发凌乱。亦瑾一见到他这狼狈的模样就哭出声来。

万嘉帆则是挠了挠后脑勺,没好气的咕哝一声,“凌亦瑾你哭什么,我没死呢。”

亦瑾妈妈一个毛栗就下去了。“臭小子,你说什么胡话呢。”

从医院回来,嘉帆就住进了亦瑾家。妈妈怕他一个人呆在家里又发烧没人知道,亦瑾也坚持让他呆在自己家里。他吃过药就去客房里躺着了,亦瑾每隔十几分钟就跑进去看他一眼,摸摸额头,试试体温。他的躁脾气又上来“姐姐,让我好好睡个觉好吗?”

亦瑾体谅他是个病人,也没跟他较劲,很听话的点点头,出门还嘱咐他,千万别打空调,出身汗就没事了。

万嘉帆嗯嗯啊啊的应承她,她后脚刚跨出房门,他就把门给反锁上了。

嘉帆到底是经常运动的男生,第二天起来就又生龙活虎的。趁着爸爸妈妈没起床,还跑去街上把早饭买好了。见亦瑾从楼上下来,就大声喊她“凌亦瑾,你猪啊,起得这么晚。”

这场别扭总算是落了幕。

亦瑾回神的时候,看见辛辰正从前门进来。他灰白的短袖格子衬衫里穿着白色的T恤,浅色系的牛仔裤,清清爽爽的走进所有人的视线。他在环视一圈班级之后,目光很自然的落在亦瑾的身上。没有讶异,像是早有预料一般。褚楚走在他的边上,很开心的比划着,指了指最后的位置,他顺着她的指尖看过去,笑着轻轻地点了一下头,心情也不错的样子。他们两个就径直走到最后一排。

亦瑾觉得自己的心都要跳出来了。当初因为他淡淡的两个字“选理”,自己最终才选择坐在这里。他出现在这个教室里,就是此刻收到的最好的开学礼物。无论他的身边跟着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