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我家仙子多有病

第二章 挟恩以报

我家仙子多有病 潭子 2614 2022-05-01 06:16:44

  拜耿黍为师了?

  顾成姝沉默下来。

  她不知道原身的爹到底跟那耿黍到底有何仇怨,在原身爹死后,连小孩子都要针对。

  “我暂时……避着他些。”

  待她忍过这一劫,以后再说。

  “避倒是不必,只要你不犯错,哪怕耿黍当面,也不能把你怎么着。”

  尹正海抬手摸出一件厚毛大氅,“这里太冷了,为师正有一件六阶的青狐大氅,从现在开始,它是你的了,好好披着,四天后,为师再来接你。”

  “多谢师父。”

  顾成姝没拒绝。

  知道她在这里,师父却给了一件男式大氅,什么意思她还不知道吗?

  什么给她,分明就是从她这里转一道手,给他亲儿子的。

  以前……一直都是这样。

  当着人前,他大把大把的给她丹药、灵符、灵石……,回头,尹程唉声叹气,这个也缺,那个也缺。

  然后,这傻姑娘连自己的东西,都要贴出去。

  但是现在……

  “师父您快走吧,我会好好的。”

  她干嘛要送那王八蛋?

  不好穿,不会卖钱吗?

  师徒二人温情脉脉的挥别,直到再也看不见,披了厚毛大氅的顾成姝这才重新弯腰,两手手心贴回脚心,运转天地决。

  这样修炼天地决,也是她的无奈之举。

  原身被罚思过崖,又气又恨,当场吐血,又几次控制不住情绪,若不是她穿来,不是冻僵死在这里,就是摔入下方的寒潭,承受更恐怖的寒煞强侵身体的痛苦。

  但就是她来了,也一样九死一生。

  因为吐血伤了心脉,再加上原身死前,无法排解的怒、愤,哪怕她得了原身的记忆,天地决运转的也是磕磕绊绊。

  再那样靠着冰冷的崖壁,直着腰打坐,就算不会摔到寒潭,也一样会活活冻死。

  为了保住身体的热量,顾成姝很干脆的伏下腰,把手心对准脚心,让两者的热量循环起来。

  却没想,这样一来,本来有些晦涩的天地决,反而通顺了,因吐血伤了的心脉,也被天地决慢慢安抚好了。

  如今……

  顾成姝怀疑手心脚心相对,自成人体小天地时,更合天地决这部功法。

  正所谓,人体小天地,天地大人身,道家本就有此天人合一之说。

  重新进入修炼状态的她,不知道原身临死前还惦记的凤澜真君,就隐在不远处。

  那是能给原身找场子的人。

  原身临消散前还不忘叮嘱,如果她也顶不住,无论如何,也要留下血书,所有一切转赠凤澜师伯,绝不便宜所谓的师父、未婚夫。

  顾成姝轻轻叹了一口气。

  她知道原身最恨的是什么。

  什么挟恩以报?

  她爹真的是因为救尹正海陨落的。

  本来就是恩。

  婚约更是所谓的师父在他爹死前,上赶子定下的。

  她爹活着的时候,别人说她娇纵,还情有可原,因为那时候,她有娇纵的本钱,她爹愿意宠着她,别人看在她爹的面上,也愿意捧着她。

  可是,她爹死了,她可怜巴巴地从小河谷搬到了天祥峰。

  师父好像很疼她,灵石、丹药、法器,什么都紧着她,连亲儿子都甩在了一边,可是事实真是如此吗?

  一开始,小姑娘还懵懵懂懂的,感觉对不起尹程,什么东西都跟他分享。

  甚至因为分享而快乐,可是,慢慢的她却发现,不管她怎么分享,哪怕把自己该得的配给,都填进去,把家中的产业也填进去,天祥峰上,尹家族里,她也是一个外人。

  好像连杂役弟子都觉得,因为她,峰头能分发给他们的东西变少了。

  她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更加的小心翼翼,更加的懂事,把师父赏下的所有东西,尽量摆到明面上,当着大家的面,一次次的转赠出去。

  但是娇纵之名,还是一日更甚一日。

  尹程面对她的时候,也越来越不耐烦。

  那株阴元草,分明是她发现,是她花钱买下的。

  只是因为耿若琪喜欢,尹程才想让她懂事的割爱,还要以捡漏的价格割爱。

  凭什么?

  小姑娘早就发现,面对耿若琪时,这所谓未婚夫的不对劲。那满是爱慕的眼神,给的一直都是耿若琪。

  可她和他明明有婚约。

  尹程也明明知道,耿家一直在若有若无的针对她。

  这一次张明林说的那么难听,可尹程听到跟没听到一样,还要催促她快点给出阴元草,她哪里还能退让?

  能怪她把他也打了吗?

  只恨巡察到的太快,打得太轻。

  不过,想到最终全身而退的耿若琪,顾成姝的面色也非常不好起来。

  天地决的运转,在手心与脚心的桥梁处,再次滞碍。

  顾成姝只能按下翻涌的情绪,努力呼气,吸气,告诫自己先忍,忍过这一波,把她家的东西,全拿回来,然后再慢慢算账。

  好半晌,她周身的灵气,才重新稳定下来。

  隐在暗处的凤澜若有所思,又陪了好一会,确定她这里没问题,才又无声离开。

  ……

  天祥峰,听到父亲传召,尹程急急赶了过去。

  “爹,您叫我?”

  “坐吧!”

  “爹!”尹程边坐边问,“凤澜师伯真去思过崖看成姝了?”

  “她有没有去看成姝,跟你有什么关系?”

  尹正海揉了揉眉心,再看儿子的时候,目光犀利,“我倒要问你,阴元草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们平日胡闹也就算了,张明林那般把我和你顾师叔都编排到里面的时候,你在干什么?

  你拉架的时候,到底是偏帮张明林多些,还是成姝多些?

  我怎么听说,成姝连你都打了?”

  “……”

  后一句话,让尹程有些狼狈,“不就是一株阴元草吗?我也没想到成姝会这么小气,这么计较。

  张明林又没骂错……”

  眼见他爹的面色不对,他的声音都小了些,“我没想拉偏架,但张明林才刚筑基,哪是成姝的对手?

  她那天就跟疯了似的,要不是坊市巡察到的及时,连我都要在床上躺几天,我真是受够了,爹……”

  “蠢才!”

  什么?

  看到父亲怒气勃发的样子,尹程的面色一下子就白了,“爹!我知道我们家欠顾师叔的,可是,您不是已经收成姝当弟子了吗?

  天祥峰有什么好东西,都是她的,我不跟她争,可是,我真的不喜欢她。

  爹,我从小就喜欢若琪,您就成全我吧,我以后一定把成姝当亲妹妹疼,我……”

  啪!

  尹程重重摔倒在一边。

  他不可置信地捂着脸看向父亲,“您打我?又因为顾成姝打我。”他也无法再忍下去了,“爹,你到外面听听,大家都是怎么说顾成姝的?报恩的方式那么多,为什么要搭上我的一辈子?”

  啪!

  又是一巴掌,让他的两个脸肿成一个样。

  尹正海好像没看到伸头的侍者,轻弹一个结界,这才道:“耿若琪?我就知道这里面也有耿若琪的事。”

  他咬着牙,真是恨铁不成钢,“你知不知道,你在当耿家手中的一把刀?耿黍和你顾师叔不对付你不知道吗?

  阴元草是不是耿若琪想要,然后拿你做幌子?”

  尹程:“……”

  他知道耿师伯和顾师叔不对付,若琪……

  若琪当然也不喜欢顾成姝。

  如果没有顾成姝,他们一定可以在一起的。

  耿师伯那么厉害,若琪灵根资质又不差,爹一定会同意他们的婚事。

  “你这是什么眼神?你是情愿当耿若琪手中的那把刀是吧?”

  他怎么生了个这么蠢的东西?

  尹正海气的想拿鞭子抽他一顿,“你那样做的时候,有想过你爹我吗?怪不得成姝连你都一块打。”

  怪不得今天见她的时候,小丫头的眼神有点不对劲。

  “你们的婚约是你爹我上赶子定下的,是全宗都知道的事,你那么朝耿若琪献殷勤,让成姝怎么想?让别人怎么想?”

  “别人只会想成姝配不上我。”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