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春秋激荡

作品已下架,章节未解锁
通过目录页查看可阅读章节

为您推荐相似作品:
展开

战国大魏王

作者: 一夜星辰天 更新时间: 2024-04-25 23:58:06

连载中 历史上古先秦

魏惠王,姬姓魏氏,名罃。
他是魏国第一个王,却西丧于秦、东败于齐、南辱于楚。
在位五十二年之后,他带着深深的不甘倒在了大梁的宫室之中。
当死去的灵魂重新回到年轻的躯体之中,他又能否带领魏国走上一条不同于前世的道路……

第一章 重回过去

战国大魏王 一夜星辰天 2384 2022-07-25 08:44:03

  魏国,大梁。

  伴随着殿门缓缓开启,一阵木头挤压声在魏王宫之中响起。

  当这一阵声音在耳畔响起,已经在外等候许久的众人,纷纷将视线投向了殿门之外的一道身影。

  下一刻,魏国太子魏嗣出现在了那道身影前,他的眉宇之间满是焦急。

  “敢问医官,父王情况如何?”

  “唉……”

  一声长叹之后,医官面带无奈道:“启禀太子,大王生机已逝,恐怕……”

  听到医官的话语,魏嗣脸上的焦急化为了悲苦,一时之间他已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

  就在太子魏嗣和医官在大殿之外交谈的时候,今年已经八十二岁的魏王魏罃无力地躺倒在殿中一张卧榻之上。

  曾几何时,他也曾风华正茂,立志强盛自己所统治下的魏国;

  可是如今的他已然满头白发,拖着油尽灯枯的躯体无力地躺倒床榻之上,曾经立下的誓言恐怕永远无法实现。

  弥留之际,回忆往昔他的心情有些复杂,心中最多的却是那一份深深的不甘。

  乘夏车、称夏王,这一生他也曾有过高光的时刻。

  可是他所犯下的一个个错误,却是让他逐渐从舞台的主角沦落了配角。

  西丧河西七百里于秦、东败于齐、南辱于楚。

  魏国,在他的手中从第一强国,逐渐衰落成为了天下之间的二流强国。

  感受到自己的生命即将消逝,魏罃只觉得自己的视野渐渐模糊。

  这个时候,这一生所遭遇的对手的身影,一个个地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赵种、韩若山、嬴师隰、田因齐、嬴渠梁、熊商……

  渐渐地视野之中的光亮越发微弱,魏罃只觉得自己的眼前只剩下了一片漆黑。

  此时此刻,一股由死亡带来的巨大的恐惧在魏罃心中浮现。

  他用尽全身气力将自己的右臂举起,一道带着浓浓不甘的声音在大殿之中响起。

  “寡人不甘心,不甘心!”

  这道声音响彻整个大殿,达到最高点之时却戛然而止,那只高高举起的右臂猛然坠下,无力地垂落在了床榻边。

  此刻,这位度过了八十二载春秋、在位五十二年的魏国君主生机已然全无。

  公元前319年,魏王魏罃薨逝于魏都大梁,史称魏惠王。

  ……

  魏国,浊泽之畔,魏军大营。

  军营之内,一队队魏军武卒持戟而过,自然是一片肃穆与森严。

  只是在表面的肃穆之下,却好像有一丝阴霾笼罩在军营的上空。

  那些带领着麾下士卒巡逻大营的魏军将领依旧是忠于职守,可是如果仔细观察的话,这些人的目光都隐隐落在了同一个地方。

  这便是魏军大营的核心所在,中军大帐。

  此刻,大帐中的一张卧榻之上,身穿一袭赤色衣衫的魏侯魏罃缓缓睁开了自己的眼睛。

  目力所及,那片映入他视野之中的帐顶,却是让他整个人都陷入了一片的呆滞之中。

  他明明记得自己已经薨逝在了都城大梁的王宫之中,如何又会出现在这个令他有些陌生的地方。

  自己是谁?

  自己在什么地方?

  自己为什么会在这个地方?

  饶是他已然经历了八十二年的岁月,但处在这完全陌生的环境之中,也不禁生出了几分不知所措。

  因为未知而产生的巨大恐惧,让魏罃本能地从卧榻之上坐了起来。

  顿时之间,一股长久睡卧的不适,从他那有些僵直的身体之上传来。

  眉头微蹙,魏罃忍着那股不适径直从卧榻之上站了起来,他的视线开始打量起了自己周围的一切。

  不知为什么当大帐之中的一幕幕景象、一件件器物映入他的视野之中,魏罃只觉得眼前的一切是那么地熟悉,仿佛自己就曾经处在过这样的环境似的。

  越是观察,魏罃就觉得自己心中的那份预感越是正确,直到他的目光落在了大帐正中的一张地图之上。

  “那是……”

  一股惊疑从魏罃的胸中涌出,似乎是本能似的,他的脚步缓缓向着那张地图走了过去。

  当他的身影站在地图之前的时候,当他的视线看清其上内容的时候,魏罃只觉得脑海之中记忆的阀门已然开启。

  眼前的这张舆图,魏罃又如何会忘记呢?

  他还记得这是自己在父侯死后与仲弟公仲缓争位之时,曾经使用过的一张地图。

  说起来这一战可谓凶险万分,若不是上苍垂怜、先祖护佑,魏国恐怕在那时便已经一分为二。

  也正是因为有感于这一战的凶险,魏罃便将眼前这一张舆图命专人好好收纳了起来。

  在他继位的五十二年之中,魏罃没有少将这份地图拿出来端详,以感怀曾经自己登位之路的凶险。

  可以说,这张地图以及其所代表的事件,给魏罃留下的印象是几乎无法磨灭的。

  如今当这一张地图重新出现在自己的视野之中,魏罃心中立刻便生出了一个令人有些惊骇的想法。

  “难道是上苍垂怜我魏国,这才令寡人重活一世吗?”

  一念至此,魏罃下意识地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所穿衣衫,下一刻一股激动之情出现在了他的心中。

  “是了,是了……”

  现实与脑海之中尘封的记忆完美地结合,这让魏罃确认自己是重活一世,重新回到了自己的年轻岁月。

  重新低头,看着那双还没有被岁月所侵蚀的手,魏罃此刻的心中只剩下了满满的悸动。

  他魏罃年轻,他还有数十年的寿命;魏国还未衰落,依旧还是那个令天下诸侯不敢轻视的强魏。

  一切的一切都还来得及。

  双手紧紧地握成拳,狰狞的血丝出现在皮肤之上,重回一世的魏罃在心中立下了一道誓言。

  他魏罃一定不会辜负上天的垂怜,他魏罃一定会让魏国成为天下无可置疑的霸主。

  “魏国万年!”

  在心中呐喊出这一句话语之后,魏罃的双手缓缓松开,脸上的激动也逐渐消失。

  片刻之后,魏罃整个人都恢复到了平静的状态之中,只有一抹坚定在他的双眼之中久久未曾散去。

  “末将公孙痤,求见君上。”

  就在魏罃的思绪还在脑海之中流转之际,大帐之外传来的一道身影却是将他拉回到了现实之中。

  轻轻整理了一番自己的思绪,魏罃缓缓转过身来看向了帐帘,一股淡淡的威严出现在了他的身上。

  “公孙将军,进来吧。”

  只听得魏罃一声令下,大帐帐帘一阵轻舞,下一刻一道身披赤色甲胄的身影出现在了魏罃的面前。

  看着那一道有些熟悉的身影,魏罃的心便更是安定了几分,此刻的他已然彻底确定自己是回到了五十二年前。

  因为刚刚过去的浊泽之战中,正是眼前这名显得有些英武的将领,与他一起率领魏军与韩赵联军大战。

  如果他魏罃没有记错的话,眼前的公孙痤将会在八年之后的少梁之战中,成为秦军手中的战俘。

  就在魏罃思考着眼前公孙痤未来的命运之时,就见公孙痤直接在他的面前半跪了下来。

  “末将无能,使得我军战败于韩赵联军之手,使得君上受困于大营之中。还请君上治末将战败之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