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中夏风云录

作品已下架,章节未解锁
通过目录页查看可阅读章节

为您推荐相似作品:
展开

红楼之挽天倾

作者: 林悦南兮 更新时间: 2024-05-26 20:25:35

连载中 历史架空历史

千红一哭,万艳同悲。
白骨如山忘姓氏,无非公子与红妆。
后世青年魂穿红楼世界中宁国远亲之上,为了免于被贾府牵连之命运,只好步步为营,然而茫然四顾,发现家国天下,乱世将临,为不使神州陆沉 ,遍地膻腥,只好提三尺剑,扫不臣,荡贼寇,平鞑虏,挽天倾!
这一切,从截胡秦可卿开始……

第一章 贾珩

红楼之挽天倾 林悦南兮 2374 2022-01-06 17:42:24

  大汉·神京

  距宁国府四五里之地,左拐进一条绵长、逼仄的小巷,行不百步,可见一座青墙斑驳,略显破败的院落静静矗立。

  昨夜一场秋雨,院落正中的那棵石榴树,摇落了一地小灯笼似的榴花,愈发添了几分雨后的萧瑟之意。

  东窗下,翠竹青翠欲滴,伫立着一个年纪不过十四五岁的少年,少年着一袭浆洗的几乎发白的青衫,其面容清隽,手中捧着一本蓝色封皮的书,凝神读着,剑眉之下,一双黑白分明、湛然有神的眸子,不时现出思索之色。

  他本是后世一边防武警,却不想因着一场意外,来到这一方红楼世界,魂归在宁国远支的贾珩身上。

  虽已过了四五天,却仍有恍然若梦之感。

  贾珩其人,在红楼梦原书中,只有寥寥几笔记载。

  而红楼梦叙事又不言朝代年月,他第一时间,自是借来了史书,以求探寻原委。

  “高祖余姚人,上古帝舜之苗裔也……”

  哪怕不是第一次读到这文字,贾珩心中惊奇之意仍是不减,目光扫过书案前的两本史书,心下不由叹道:“这方红楼世界,与前朝多有不同,多了一些人物,也少了一些人物……尤其,至世宗之朝,嘉靖皇帝一心修玄,奸相严嵩用事,内忧外患,嘉靖二十九年,俺答入寇,进逼京畿,攻下京师,嘉靖不愿南狩,自焚于宫中……朱明一世,终历一百七十二年,幸有元末汉王陈友谅后人陈桓自余姚起兵,追亡逐北,席卷天下,再立陈汉,定都西京,至今日已然有九十余年了。”

  “大汉高祖陈桓在位二十三年,又经太宗二十一年,至于今日,太上皇在位三十九年,于十三年前,禅位于今上,承平日久,百弊积生。”

  贾珩思忖着,在心中暗暗推算着朝代对应,忽而眉头一皱,“今年是崇平十四年,倒是和崇祯皇帝……”

  “砰砰……”

  就在这时,外间突然响起的门环扣动,打断了贾珩的思绪。

  “来了,来了……”一道妇人的声音从左侧的院落中响起,一个荆钗布裙,年过三旬的中年妇人,腰间系着围巾,踩着荒草凄凄的碎石小径,前去开门。

  贾珩也踱步出了房间,站在廊下观看。

  妇人蔡氏是他前身母亲亡故后留下的陪房丫鬟,前身幼年失怙,由母亲董氏一手抚养长大,几年前,前身之母董氏也一病不起,缠绵床榻不久,病故了。

  而后,就由蔡氏一家三口照顾他的起居。

  “哟,我当是谁,这大清早儿的,就听着喜鹊叫,原来是珠大嫂子。”妇人蔡氏挺会说话,满脸堆笑说着,问道:“珠大奶奶来,您这是……”

  蔡氏心中也有些奇怪,暗道,除却过年祭祖,根本就不见荣国府中人,不知这贾珠的媳妇儿,来这陋巷寒宅做什么。

  贾珩虽是宁国之后,但宁国一脉在京中早已开枝散叶,在荣宁街住着,至于贾珩这一支,都快要出五服了。

  李纨主仆二人,一身宝蓝色水袖襦裙,头别凤头碧玉簪,体格苗条,气质端娴,面上不施粉黛,冲蔡氏微微点了点头,问道:“珩兄弟在家吗?”

  正在这时,一个青衫少年,从廊下徐步走来,在李纨对面立定,拱手见礼道:“贾珩见过珠大嫂,正想着吃罢饭,将书送还兰哥呢,不曾想竟烦劳珠大嫂亲自登门,是珩之过也。”

  说完,将一双沉静、幽邃的目光注视着李纨,暗道,不怪乎是金陵十二钗,单论这品容气质,都能打个九十分。

  李纨打量了贾珩一眼,见其衣衫虽简素,但眉眼清冷,神情萧轩疏举,举止自然有礼,原本心中的不悦,稍稍散去了一些,清声道:“兰儿他年岁小,还看不得那些前朝史书,我前个儿翻阅藏书,还纳罕少了几本,却不想是兰儿借给了珩兄弟,好在总不是外人,只是兰儿正换牙,珩兄弟,莫再给他买劳什子的酸呀甜的才是。”

  贾珩闻言默然,情知李纨登门有兴师问罪之意。

  说来,还是前天,他方来此界,为了弄清一些来龙去脉,就想找些史书来读,正巧碰上贾兰,于是就在街上买了两根糖人,上前搭话,言借他家中藏书一读。

  其实还是囊中羞涩,银钱购买四书五经、笔墨纸砚尚且不足,对于国史,就只能是书非借不可读也了。

  原本,他身为宁国远支,纵然来日抄家,也不会牵连到他,可如果想在这封建时代活得体面,就非得读书入仕不可。

  得益于前身之母董氏教导,此身早早入了学塾,只是性子跳脱,并不是读书材料,前身之母过世后,愈发荒废了学业。

  见贾珩沉默不语,李纨也无心继续多言,随口道:“珩兄弟,书应该看完了罢。”

  当然,她也仅仅是随口一问,她并不认为贾珩能读出什么名堂,虽来年打听过,贾珩之母董氏是个心气儿高的,但这贾珩少时顽劣,只习舞刀弄枪,常和表兄董迁厮混,并不怎么喜爱读书。

  贾珩面色如常地点了点头,应道:“珠大嫂稍等,我这就取来。”

  李纨颦了颦柳叶细眉,就有些担忧那几本书的“安危”,道:“我随你去吧。”

  贾珩也没再说什么,身后的丫鬟素云,也一并跟上。

  举步来到书房,说是书房,其实也是平日起居之所,陈设简单,不过却透着整洁素净。

  窗前放着一张长条漆木书桌,案角黑漆剥落,分明有着一些年头。

  烛台下,笔墨纸砚一应俱全,其中几本厚厚的书放在右角,显是有着翻阅的痕迹。

  李纨主仆进屋,本已做好屏息之态,但并无异味,反而有一种淡淡的香草气息,令人心旷神怡。

  贾珩将那几本书摞在一处,微微笑道:“珠大嫂子,完璧归赵。”

  丫鬟素云上前接了,唤道:“奶奶……”

  李纨玉容微顿,目光流波,倒是被案旁墙上的一副字吸引了心神,只见墙上写着一副似乎书就不久的对联:

  “风声雨声读书声,声声入耳;国事家事天下事,事事关心。”

  字是行楷,笔锋锐利,如铁钩银画,宛若一柄出鞘的宝剑,字如其人,锋芒毕露。

  “这是珩兄弟写的?”李纨一双妙眸微怔,似是有些难以置信,讶异问道。

  贾珩怔了下,笑道:“昨夜读书至三更,雨打芭蕉,一时心有所感,信手而作,却让嫂子见笑了。”

  他来此界之前,受着家中祖父身为道士的影响,苦练了十几年书法,虽不敢自比大家,但也自觉不虚此界任何读书人。

  李纨美眸打量了贾珩一眼,心中就完全收起轻视之意,沉吟片刻,说道:“珩兄弟,既想读书,为何不到族学中去?那里不收束脩,族中还管笔墨纸砚。”

  贾珩闻言,心头一动,眸中隐有湛光流转,笑了笑,道:“我一人清静惯了,在家中读书也是一样的。”

  贾家族学现在什么情况,他如何不知,真应了晋西北铁三角的话,学习?学个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