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月老给我牵了条线

作品已下架,章节未解锁
通过目录页查看可阅读章节

为您推荐相似作品:
展开

我家仙子多有病

作者: 潭子 更新时间: 2024-04-30 08:05:27

连载中 仙侠奇缘古典仙侠

从思过涯走出来的顾成姝,看谁都是想杀她夺宝的人,别的能忍,这个能忍吗?
来来来,干吧!(。•ˇˍˇ•。)
此文又名伏魔,讲述女主如何在将被外魔占领的修仙界努力求生,在即将崩溃世界的自我救赎,以及热血修士们不屈的奋斗之心和坚定的守护信念。科学炼器,思维导图学阵,顾成姝用实力在告诉世人,什么叫最强二世祖。

第一章 思过崖

我家仙子多有病 潭子 2306 2022-05-01 06:08:08

  凌云宗,思过崖,呜咽的风,围着挂满薄霜的人打着旋儿,好像在寻找热源,随时扑灭。

  蒙头蒙脸,以一种怪异姿势打坐的顾成姝努力的忽略它,一再加快天地决的运转。

  不是她不想撑个灵气护罩护住自己,实在是思过崖的风,暗含下方寒潭的寒煞,又被设了特别的禁制,元婴之下的灵气护罩,就是助涨寒煞的,谁撑谁倒霉。

  只是这思过嘛……,她没有过,又如何思?

  顾成姝现在能想的只有一个字,快!

  如何更快的让天地决跑起来。

  它跑起来了,思过崖的风再大,下方寒潭的寒煞再重,于她也不算什么了。

  被收了法衣,收了储物袋,餐风饮露快三个月的顾成姝,已经知道如何在这里生存下去。

  曾经……

  想到曾经躺在病床上看网文的日子,顾成姝轻轻叹了一口气。

  现在的这具身体,跟她同名同姓,表面上有身家,有师父,有青梅竹马,灵根资质勉强也算不错,但事实上,身家是虚的,师父是青梅竹马的爹,青梅竹马心有所属。

  如果只是如此倒也罢了,偏偏……

  顾成姝长长的吐了一口气,不让接收记忆、情感的魂团后,几乎无缝对接的情绪再影响天地决的运转。

  不管怎么样,她首先得活着,才能说以后。

  手心脚心间的桥梁,再次通顺起来,体内的小天地重新成形,顾成姝又变成不知日月,沉浸修炼的状态。

  ……

  “你说什么?成姝被罚到思过崖了?”

  门下弟子的话,让才下飞楼,回到宗门的凤澜真君非常不快,“为了什么?”

  “顾师妹把外门的一个弟子打伤了。”

  回话的江畔蹙着眉头,“那弟子说她挟恩图报,欺负尹师弟,不配当尹师叔的弟子,还说若是顾师叔还活着,也一定以她为耻。”

  什么?

  凤澜霍然转身,“你尹师叔怎么说?”

  “尹师叔闭关了,不在。刑堂的耿师伯说,同门相残是为大忌,不管怎么样,顾师妹在众目睽睽之下,把人打了个半死,就是她的错,所以……罚思过崖三个月。”

  “那你呢?你在做什么?”

  他?

  师父的话好冷。

  江畔的面上一白,急忙跟上她去刑堂的脚步,“我去求情了,耿师伯把我骂出来了。”

  此时他真庆幸,自己意思一下走了个过场,要不然……

  凤澜真君的面容缓和下来,“尹程呢?成姝怎么欺负他了?成姝被罚后,他又怎么说?”

  “事情的起因,据说是因为一株阴元草,那阴元草被不识货的散修摆在摊子上当普通的阴月草卖,他们两个可能同时看到,最后那阴元草被顾师妹买下了,然后就有弟子为尹师弟报不平。

  听说,在这之前,还有好几件小事,不过都没闹大,这一次大概是那弟子说到顾师叔,师妹气不过,才打的狠了些。”

  江畔嘴巴有些干,偷看了一眼师父,“至于尹师弟,他一直拉架来着,可是,顾师妹还差点伤了他,当时,耿师伯问他的时候,他说不关顾师妹的事,是他自己不小心。

  他也想替顾师妹求情,奈何那个被伤的人不同意,这些天,听说,他时常过去照顾那名弟子,一边替顾师妹赎罪,一边想让他消气,再一同去求情。”

  “成姝在思过崖多长时间了?”凤澜还算满意,边走边问。

  “啊?”江畔愣了一下,停顿了数息,“已经快……快三个月了。”

  大步往刑堂的凤澜猛的顿住,转头盯了徒弟一瞬,声音冷的恍若结冰,“还有几天是三个月?”

  江畔咽了一口唾沫,飞快计算,“四……四天吧!”好像有什么东西在脑子一闪而过,他一下子没抓住。

  “四天?”

  好胆!

  凤澜眯眼,“那弟子现在何处?”

  “在……在耿师伯处,耿师伯说他能够不畏强权,不受利诱,正是做刑堂的好苗子,已经收他为记名弟子了。”

  “嗬!”

  凤澜被气笑了,“真是好大一出戏,这些天你到思过崖见过成姝吗?”

  “耿师伯接手刑堂之后,管的特别严,不让我们任何人随意进出。”

  风澜闭了闭眼,“江畔,你是不是很讨厌顾成姝?”

  “没有没有,弟子不敢!”

  “那到底是没有,还是不敢?”

  “顾……顾师妹有些娇纵,我……我虽然不是很喜欢,但是,也绝对没有讨厌,我……”

  “行了,不要再说了。”

  凤澜一口打断,“回去面壁三个月,没我的吩咐,不准出来。”

  啊?

  江畔张了张口,到底低下了头,“……是!”

  尹师弟对顾师妹似乎是有些不对。

  他……

  想到师父临行前,郑重交待让他照应顾师妹,江畔心下一颤,忙忙回去面壁了。

  凤澜冷哼一声,在天祥峰和思过崖两处犹豫了一下,到底一闪转往思过崖。

  半晌后,她看着被剥了法衣,只着中衣的女孩,借着中衣的长度,脱了袖子蒙了头,还是受不住冻,就那么弯着腰,伏在腿上运转功法对抗思过崖的寒煞,眼中忍不住闪过一抹疼惜。

  但三月刑期转眼将至,她现在再出来干涉,姓耿的就算愿意让步,肯定也不会有什么好话。

  她……

  凤澜突然感应到什么,身形一闪,隐去形迹。

  “成姝!”

  没一会,一道身影急速靠近,却是适时出关的尹正海亲自来了,“你受苦了,随为师回家。”

  家?

  周边的寒气,瞬被温暖所替,顾成姝哪能无感,她缓缓收功,抬起头的时候,看到一个朦胧的影子。

  “师父来接你了。”

  尹正海看到徒弟中衣上凝固的大片黑渍,目光闪了闪,声音更柔了,“你放心,这件事,师父一定会给你一个交待!”

  交待?

  拽下套头的薄衣,顾成姝终于看清了面前的人。

  天祥峰峰主尹正海,元婴初期修士,她的好师父。

  “师父……”

  “是师父!”

  尹正海满脸疼惜,“走,跟为师回家。”

  回家,回天祥峰吗?

  顾成姝悚然一惊,“师父,我打人是真,耿师伯按律处罚,算不得违规。您放心,再有几天,弟子就能回去了。”

  尹正海:“……”

  很好,这丫头似乎又懂事了些。

  他的面容一整,“没关系,我已经跟你耿师伯说好了,你现在就可以跟我回家。”

  “……师父,我……我不要您欠耿师伯的人情!”

  顾成姝差点控制不住脸上的表情,“我都忍了这么多天,还在乎区区四天吗?”

  这?

  尹正海很欣慰这小丫头能一直有这份心气,“如此,为师就再等几天,你放心,尹程那里,为师已经骂过他了。他……”

  “师父,不关尹程师兄的事。”

  顾成姝努力按下心里的愤恨,“是张明林,他不怀好意。”

  “为师知道,他现在……”尹正海脸上显过一抹怒色,“已经拜了耿黍为师,加入了刑堂。”